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超自然异闻录 > 第1044章 一张照片惹的祸
    离风的反应,邢老汉早就见怪不怪了,只是坐在一旁的板凳上,露出一脸忧愁的表情。

    不过,袁力他们却来了那股好奇心,接过离风递去的照片看了看,结果他们四个在刹那间都有种受到惊吓的感觉,甚至阿莲还险些将照片扔掉。

    待他们几个都看过了照片之后,袁力嚷嚷道:“我说老邢,你找谁P的,怎么这么传神,看着就跟真的似的?”

    提到这个,邢老汉立即苦笑回答:“哪里是什么P的,P的图有这么吓人吗?这分明就是照片中自带的,我当初在照相的时候,不小心把它拍了进去......”

    “啊?”

    这个回答,使得袁力、无极和阿莲三人异口同声的惊叫了一声,甚至阿莲还将照片赶忙又塞给了邢老汉,而且使劲抖了抖手。

    倒是离风和阿冰两人冷静些,他们探险这么久,遇到的恐怖事件实在太多,一般P出来的照片,再怎么恐怖也吓不到他们。但是这张照片里面,那个狰狞白衣女子,却仿佛真的在跟你对视着一样,一种恐惧感近乎发自内心深处。

    这种感觉,绝对不是P出来的图能有的!难怪邢老汉看起来变化这么大,面黄肌瘦,而且看似苍老了十岁,天天面对着这种照片,的确太打击人的心理承受能力......

    而邢老汉似乎早就习惯了照片中的白衣女子,重新拿到照片之后,没有丝毫的不适,他磨搓了一下照片,解释说:“这张照片,可不仅只是吓人这么简单,它简直就是我的灾星!”

    说到这里,邢老汉叹息了一声,将照片重新放回了背包,之后继续解释说:“从罗布泊出来之后,我就将电子胶片发给了照相馆,让他们帮忙洗出来。但是我后来去照相馆取照片的时候,却发现照相馆馆主竟然离奇死亡了!当时警察们正在调查这件事,跟我撞了个正着,我就很无奈的被他们调查了一番。结果他们发现,照相馆馆主死亡的时候,正在洗照片,而且洗的就是我发给他的照片......”

    “所以你就被他们怀疑上了?”阿冰询问。

    邢老汉则又叹了口气,回应称:“只是被怀疑就不至于这样了,我因为这件事还吃了一场官司呢,馆主的老婆实在太彪悍,硬是说我用恐怖的照片故意吓人,跟个疯狗似的!”

    “这场官司是怎么打的,实在太闹心了我就不说了,总之就是赔进去了大量的家产,免去了坐牢的苦头。事后,我总算有空见到了馆主老婆口中的恐怖照片,就是我刚刚给你们看的这一张,总算理解了她为什么会告我,这张照片我看了之后都险些背过气去,吓得实在太厉害了!”

    这个过程,他说得虽然简单,但是离风他们听了,却也能想象得到那些省略的内容究竟有多么闹心。

    无极听到这里,有些不理解了:“这么恐怖的照片,还给你招来灾难,那你怎么还把它留到现在?”

    提到这个,邢老汉脸上的苦涩更是浓重了几分:“这是最关键的,这张照片就像是黏上我了似的,根本就丢不掉啊!我在发现这张照片之后,连夜把它扔得远远地,但是第二天醒来却发现它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正放在我的耳朵边上!”

    “咦......”

    阿莲想象了一下这个话面,当即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想必当时的邢老汉状态也不会比她现在好了......

    “从那之后,我的这块玉佩就一直都有些发热,热得我都有些心慌!也是从那天开始,我那一向健康的夫人无缘无故的惹了风寒,高烧不退,一直折腾了一个星期之后才恢复健康。”

    “我当时也不知道是照片的缘故,等稍稍稳定下来之后,我又想要处理掉这张照片了,把它偷偷在院落里面焚烧了个干净,以为这样心里能安稳一些。可是谁想,从那之后,我的这块辟邪玉佩热得都有些发烫了,第二天早上,这张本应该成了灰的照片竟然又原原本本的放在了我的耳边,一睁眼就看到那个白衣女子好像在恶狠狠的瞪着我似的!而且,那一天里,我的儿子也无缘无故的被公司炒了鱿鱼,回家之后也是大病一场!”

    “嘶......”

    听他说得这么悬乎,阿莲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袁力也紧接着开口:“照这个样子看来,扔掉照片,你们的报复很快就会应验啊!那既然这样,干嘛不留着照片啊?虽然害怕了点,但总比这些报复好吧!”

    “您说的极是啊......”

    邢老汉苦笑着点头,回应说:“经过这些连续的报复,我也发现了祸头就在这张照片上,每一次把它丢弃或者毁掉,都会有报复出现,所以我在那之后也老实了起来,把照片放在隐蔽的角落,摆上香炉,希望它不要再闹事了。这么做,效果还是比较显著的,我们一家倒是没有再出现什么大事,但是我却发现,我们的运气比起之前来,却要糟糕了太多!”

    他举了几个例子,说开车的时候,经常莫名其妙的闯红灯,一家人事业上也不顺利,常被上司和同事打压等等,听得离风都感觉有些同情这个邢老汉了。

    “大概是在半年前吧,我实在受不了这种生活了,想要找个有道行的道士来解决这件事。后来,多方打听,认识了一个半吊子的道士,他倒是也指出了照片有问题,当天就把照片带回了他的道观。他把照片拿走之后,我开始还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解决了,但是没想到,我这块原本一直温热的玉佩突然间变得滚烫,都有些戴不下去了!当天夜里,道观着火,里面所有的道士全部都没能逃脱,而第二天早上,我的耳朵旁,那张照片果不其然又回来了!”

    说到这里,邢老汉变得格外激动:“不光是这样,我还以为这个报复,道观已经帮我们承受了,可是不成想,当天下午,我儿子就出了车祸,被撞进了医院,一直治疗了两个多月才离开重症监护室!”

    离风他们听到这里,尽皆默然,说不出任何话。从这些事例中,他们也清楚了为何被缠上的偏偏是戴有辟邪玉佩的邢老汉,因为罗布泊的探险途中,只有他自己在拍照!

    “后来,我跟我夫人商量了一下,她专门住在了医院,照顾儿子,而我则叫人在这里搭建了一个临时的简易房,带着照片上这里来,想要独自一人承受报复,不想再给他们娘俩增添什么负担了。到了这里,有一天晚上我突然想到了水骨道长和离风队长,照片闹得这么凶,可能只有你们的能力才有可能解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