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少年王 > 87 谁叫王巍,滚出来
    坦白说,我们今天晚上过来有家网吧,一是看中了这里独特的地理条件,二是瞄准了势单力薄的霞姐需要有人照顾。

    花少以前来过这里几次,知道霞姐的网吧被流氓盘剥,定期就会过来收份子钱。这些流氓并不属于陈老鬼的管辖,当然不是他们不想加入陈老鬼,而是陈老鬼完全就看不上他们。在我们镇上,虽然十之七八的势力都被陈老鬼所掌控,但是总有一些边边角角的势力能够悄然生存。

    我们来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拿下霞姐的网吧,将这里作为我们梦的起点,征服陈老鬼的第一步。

    杨帆已经查过潮哥,势力不是很大,顶天了不过十几个人,所以我们决定最先拿他下手。所有准备工作都已做好,只待这帮人自己往陷阱里跳。但,今天晚上的所见所闻,却真正正正地把我给激怒了,虎臂男等人的无耻下作已经远远超出我的想像。

    不是已经二十一世纪了吗,怎么还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霞姐无助而凄惨的声音敲击着我的耳膜,原本打算做个黑吃黑的买卖,横插一杠子将这网吧的管辖权给夺过来,但是现在不知不觉就变成行侠仗义的戏码。

    在我的一声暴喝之下,虎臂男等人果然停止动作。但是,当他看清原来是一个学生模样的人在叫唤时,当即不屑地哼了一声,指着我骂道:“小子,你是不是想死?”

    “放开她。”

    我阴沉着脸,朝他走了过去,乐乐、花少他们也迅速随我而上。

    看到我们这么多人走过来,虎臂男他们虽然只有三个人,但是一点都不害怕。一来他们都是成年人了,普遍比我们高出半个头;二来我们一看就是学生,再怎么装得深沉老辣,也终究稚气未脱。他们不光不怕,还指着我们嘻嘻哈哈地笑起来。

    霞姐也有点慌了,立刻冲着我们几个喊道:“你们不要管我,赶紧回去!花少,快领着他们回去!”

    花少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说:“霞姐,这我可管不了,巍子是我们的老大。”

    霞姐又赶紧看向我:“巍子,你赶紧带他们走,这不是你们能惹得起的……”

    然而我并没有听她的话,仍旧固执地走到虎臂男的身前,而乐乐他们则迅速将他们围成了一个圈子。虎臂男左看、右看,目光最后落在我的身上,声音里依旧夹杂着不屑:“小子,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放了霞姐!”我再次阴沉沉地说道,一双眼睛也变得凶狠起来。

    “我要是不呢?”

    “唰”的一声,虎臂男突然摸出一柄弹簧刀来,“咔咔咔”地将刀片推了出来,锋利的刀片在明亮的炽光灯下发出寒冷的光,接着他阴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小子,电视剧看多了吧,还玩英雄救美?作业写完了吗,赶紧回家去吧!”

    “哄”的一声,旁边的两个青年都笑了起来,霞姐的一张脸更是难看无比,不断冲我使着眼色,让我们赶紧离开。

    刀片上锋利的光映着我的眼睛,虎臂男等人的笑声也刺激着我的耳膜,在他们哄堂大笑的声音中,我冷冷地说:“你们是潮哥的人?”

    虎臂男哼了一声,说:“你不用管我们老大是谁,你还没有这个资格,老子让你滚,你听见没有?不然我手上的刀可不留情了。”他一边说,一边用弹簧刀在我眼前晃。

    我不为所动,依旧冷冷地说:“你回去告诉潮哥,我叫王巍,他要是不服气的话,明天晚上我还在这里等他。”

    虎臂男露出诧异的神色,似乎没想到我敢这么大言不惭,正准备再开口嘲讽我两句,我便猛地抽出怀里的钢管,狠狠朝着虎臂男砸了过去。

    虎臂男显然没想到我会突然来这一手,赶紧用弹簧刀来抵挡,但是薄薄的刀片哪里经得住厚重的钢管,一下就给他击飞了出去,同时重重砸在虎臂男的肩膀上。

    “啊”的一声,虎臂男发出一声惨叫。与此同时,旁边的乐乐也猛地出腿,狠狠一脚踹在虎臂男的肋骨上,杨帆、韩江他们也一哄而上,大家虽然个子、体型都不如对方,但好在人多力量大,瞬间就将他们给淹没了,将他们抡倒在地之后便是一顿拳打脚踢。

    而花少则赶紧把霞姐拉到一边,柔声细语地安慰着她,霞姐还在紧张地说:“够了够了,你们赶紧走吧……”

    对方只有三个人,我又先下手为强地干掉了虎臂男,我们这边呈现出摧枯拉朽的气势,干得对方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大概五六分钟过后,他们几人已经躺在地上无法动弹了,我一脚踩住虎臂男的胸膛,说我知道潮哥今天晚上过不来了,还是那句话,你回去转告他,不服气的话,我明天晚上还在这里等他。

    杨帆已经调查过,潮哥今天晚上不在镇上,所以他们要想再来的话只能是明天了。而我们白天要上课,所以就给他约到晚上。

    说完,我又踢了虎臂男一脚,说滚!

    这三个人立刻爬起,踉踉跄跄地逃出门外,隔了老远才传来他们的狠话:“给老子等着点吧……”

    虎臂男等人走了以后,我们这边的人都是一脸兴奋,这是我们第一次和社会上的人打架,算是打了个开门红,第一次就大获全胜。乐乐更是叼着烟,得意洋洋地说道:“早就跟你们说了,都是一个鼻子两只眼,怕他们干啥?”

    就在我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时,霞姐忧心忡忡地走过来,说:“谢谢你们帮我,不过你们还是赶紧走吧,以后不要再过来了,潮哥的可怕不是你们能想像的!”

    我回头看看网吧,好多客人还在探头探脑地往这边看,就让霞姐别说这个了,先把网吧重新运作起来再说。

    霞姐叹了口气,说都这样了,还运作什么?又回头冲着网吧里的客人摆手说道:“不好意思啊,大家也看到了,店里出了点事,等我把这事解决完了,大家再过来吧。”

    众人也没说什么,就站起来稀里哗啦地走了。有的还没结账,过来要给霞姐钱,但是霞姐也没有收,摆着手说不要了。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网吧里只剩霞姐和我们这些人,我才对霞姐说道:“霞姐,我们既然管了你的事,就一定会管到底的,那个什么潮哥,我不怕他。”

    趁着这个机会,花少赶紧给霞姐介绍,说我是我们学校的天,手底下有好几百号人云云,放翻一个潮哥不是问题。

    花少介绍完我,霞姐看我的眼光才不一样了,惊喜中还透露着不少的欣赏,又奇怪地说:“你们学校的天不是陈峰吗,怎么又成巍子了?”

    花少笑了起来,说霞姐,老土了吧,陈峰那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是我们巍子当家。

    花少一边说,一边搂着我的肩膀,说霞姐,我们巍子的大腿可粗得很,你只要抱好了他,包你从此以后无忧无虑。怎么样,要不要重新考虑下帮我们巍子破个处?

    霞姐抬腿就踢了花少一脚,说小屁孩,一天到晚就没个正经,别人拿我开玩笑,你也拿我开玩笑?说完,她才重新看着我,目光和之前也不一样了,像是对待大人一样的态度,认认真真地说:“巍子,你真要管到底么?”

    我点头,说:“当然!霞姐你放心,只要有我们在,就不会再让别人欺负你了!”

    听了我的话后,霞姐的眼睛都有点红了,她伸手抓住我的胳膊,有点哽咽地说道:“巍子,姐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非亲非故的,你就这么地照顾我……”

    我轻轻说道:“姐,我当然不是无缘无故帮你……我们也是有要求的。”

    霞姐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有点紧张地说:“什……什么要求?”

    我看着她,像是做出很大决心,眼神里也露出坚定,说:“霞姐,说句实话,虽然我已经是我们学校的天,但我的野心不止那里,我想往外面发展。有家网吧就是我第一个目标,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我的地盘了。”

    听了我的话后,霞姐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刚才的柔情和感激也完全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仇恨和愤怒,颇有种“走了豺狼又来了虎豹”的感觉。

    但,她一个弱女子,又怎么能和我们这么多人抗衡,只好露出无奈又凄苦的笑:“是吗,那可真是抱歉,我可没有保护费交给你们!”

    说完,霞姐便回过头去,走到吧台旁边开始收拾刚才的狼藉,将摔在地上的主机重新捡了起来,自始至终都没有再回头看我们一眼,似乎已经被我们伤透了心。我们几人面面相觑,只好重新走了上去,但是还不等我说话,霞姐就猛地推了我一下,说:“走开!”

    这时候我才看到,霞姐竟然流起了眼泪,眼神中也是满满的失望和无奈。我没办法了,只好看向花少,花少也没说话,反倒笑了起来,霞姐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说你还笑?本来还挺感谢你们,没想到你们竟是这样的人,和他们根本没有区别!

    花少乐呵呵说:“霞姐,冤枉我们巍子了是不?他确实想把你这收编为我们的地盘,但也没说要收你的保护费啊!”

    霞姐愣了一下,回头看看我们,又不可置信地说:“骗谁呢?你们干这行的,不就指着这个捞钱吗?不收我保护费,还要保护我,你们是慈善家么?”

    我往前走了一步,说霞姐,我们不是慈善家,我们当然也想赚钱,不过我们不打算从你这里赚。你本来就赚得不多,还要交各种税,我们要是再插一杠子,那不成周扒皮了吗?而且对现在的我们来说,赚不赚钱的倒是其次,我们现在只想打出去名声,想多收编一些地盘来扩充我们的力量。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让你帮帮忙,看看附近还有谁需要我们罩的,我们都可以提供免费的帮助。

    听我说完这番话,霞姐的表情更吃惊了,显然没想到有人会不收保护费来保护地盘的。她仔仔细细地看着我,确定我没有在开玩笑,才说:“如果你想提供免费的保护……那愿意投靠你们的肯定很多,但在这之前,你们总得展露出来一点实力才行……”

    霞姐告诉我们,她们这片非常的不安宁,不光是潮哥来收保护费,还有龟哥、小刚这些人也经常过来,搞得她们这些商家苦不堪言。大家经常说,如果稳定一家也就算了,大家也认了是吧,无非就是多交一种税而已。

    可这三四家都来收,收了钱还不提供保护,弄得她们一点办法都没有。

    所以霞姐的意思是,如果我能提供免费的保护,大家肯定愿意站在我们这边,捧我做这条街的老大都没问题。但我到底有没有能力镇住这条街,总得展示出来一点力量,她才能去帮我去当这个说客。

    “巍子,如果真的可以,别说你要提供免费保护,大家到时候都会主动给你送钱的!”

    听霞姐说完以后,我豪言壮语地说:“放心吧,我一定可以!”

    花少又搂住我的肩膀,说霞姐,我们巍子帅不帅?真的,你要不要考虑下……

    “我去你的……”霞姐又踢了花少一脚,只是这次,她没再像之前那么淡定,竟然羞得满脸通红,引得大家也是哈哈大笑。

    一阵大笑声中,大家又闹哄哄地去玩游戏了,我却一个人悄悄走出网吧,默默地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网吧外面的这条街道很黑,两边路灯基本上都坏了,只靠沿路的十多家商户里的灯光照明,偶尔有一辆黑出租跑过,卷起不少灰尘。

    这里地处偏僻,生意惨淡,号称贫民街,稍微有点本事的商户都不愿意在这里落户。

    而我,即将做这条贫民街的老大,将这里当作我展翅翱翔的起点!

    不知何时,花少轻轻走了出来,站在了我的身后。

    “感慨万千?”花少问我,同时递过来一支烟。

    我接过来,说:“还可以,凭咱们现在的能力,拿下这条街不是问题。有了“老大”的身份以后,也就有资格去接触其他的老大,并和他们去一较长短了。我现在只担心,在咱们的羽翼还没丰满之前,就被陈老鬼给盯上了……”

    “没那么快的。”花少搂着我的肩膀,说:“他那样高高在上的一个人,下面就是乱成个逑也不会看一眼的。等咱们真正进入他的视线,肯定已经成长为他无法轻易打击的存在了。”

    我回头看着花少,他的一张面庞依旧帅气无比,眼神里更是透着无穷的自信和乐观。我实在有点忍不住了:“花少,你为什么会相信我?”

    我不认为我和花少之间的感情是假的,但他毕竟是个很现实的人,从来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突然这么坚定地站在我这边,还真让我有点想不太通。我不否认我有能力,但要和陈老鬼相抗,真是有点蚍蜉撼大树的意思。

    花少没有说话,反而放开我的肩膀,抬头看向黑漆漆的街道,有点神秘兮兮的。过了好大一会儿,他似乎想好了该怎么回答,吐出一口浓郁的烟后,才缓缓说道:“第一,我肯定也是想报仇的。我花少是什么人,说风流倜傥、生性潇洒,不为过吧?结果那天却被打成那副模样,我心里肯定咽不下这口气,这是我愿意支持你的最大原因;第二嘛……”

    说到这里,花少突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虽然那天陈老鬼打你的时候,把你舅舅说的一文不值,可我还是看得出来他很怕你舅舅,所以对你下手的时候其实也并没那么狠。还有在老许饭庄,那个传说中染黄毛、骑摩托的青年来过之后,你就一扫之前的颓废和萎靡,还信誓旦旦地说要干掉陈老鬼……如果我没猜错,那肯定是你舅舅的人,他和你说了什么,或是给了你什么底牌,让你可以放心地去对付陈老鬼,是不是?”

    听完花少的分析,我确实吃了很大一惊,虽然他也没有完全猜对,但也八九不离十了。我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这家伙实在太聪明,简直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花少摆了摆手:“好啦,既然是底牌,肯定不能随便讲的,我也不会强迫你说。不过巍子,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即便没有后来那个黄毛青年来过,我相信你也会去对付陈老鬼,而我仍会毫不犹豫地站在你的这边!我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现实,是不是?”

    花少的这一番话无疑让我心里特别感动,就好像是一团火,照亮了我的世界、温暖了我的心脏。我长叹了口气,搂着他的肩膀说道:“现在我知道为什么女人都喜欢你了,我一个男人,都快要爱上你了。”

    花少哈哈大笑。

    他们还在里面玩游戏,我和花少则蹲在网吧门口聊天。我们聊过去、聊现在、聊未来,还聊彼此的家庭。我知道花少来自城里,家里很有钱,上贵族高中没问题,却偏偏要到我们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

    “为什么?”

    “为了一个女孩。”花少踩灭烟头:“她到这里来了,所以我也只能跟着过来。”

    “是谁?!”我吃了一惊,这可真让我想不到,花少这从来不缺女人的人,竟然也会做出这种痴情的事?

    “不告诉你。”花少嘻嘻笑着:“除非秘密交换,你把你的底牌告诉我。”

    “那还是算了。”我撇了撇嘴。

    之后,我们又开始聊其他的,聊学校的人,聊身边的人,还聊霞姐。花少告诉我,霞姐结过婚,不过又离了婚,因为男人嫌弃她不能生,所以霞姐现在自力更生、孤苦无依。

    “不能生孩子怎么了?!”花少好像比霞姐还气:“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讲究那个,领养一个不就行了?霞姐这么漂亮,能娶回家那是福气好吧?”

    我狐疑地看着花少:“你之前说的那个女生,不会就是霞姐吧?”

    花少“噗”的一声,哈哈大笑起来:“怎么可能……”

    那天晚上,我们在网吧玩到很晚,最后还帮霞姐打扫卫生,因为客人都走了,也没有人玩通宵,所以还帮她把卷帘门给拉上了。

    霞姐看着我们忙里忙外的模样还哈哈大笑:“我就没见过你们这样的黑社会,竟然还帮商户打扫卫生,啊哈哈哈哈哈……”

    我们一头黑线。

    黑社会?不不不,我们从来没有想过,我们只是想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只是不想让别人随随便便就来欺负我们。

    第二天,照常上课。

    除了忙活外面的事以外,我同样在努力学习,因为我还没有忘记另一个梦想。唐心知道了我们昨天晚上的事,嚷嚷着今天晚上也要和我们一起过来。我想了一下,对付个潮哥而已,应该没有什么危险,所以就答应了。

    到了晚上,我们照旧逃了自习,直接赶到了霞姐的网吧。

    网吧里面挺热闹的,几乎坐满了人,这地方还是头一次这么好的生意。霞姐也很开心,不断地走来走去,问这个要不要喝水、那个要不要饮料,温柔的就像邻家大姐姐一样。

    看到我们来了,霞姐赶紧过来迎接我们,一边说着欢迎我们的话,一边还吹嘘我们给她带来了福气,今天晚上网吧的生意实在是太好了,自从开业以来还是头一次这么好,又略带无奈地说:“可惜啊,待会儿潮哥那个王八蛋又要来搅局!”

    不过很快,她又看到紧跟在我身边的唐心,顿时眼睛一亮,说呀,这是巍子的女朋友吗?长得可真水灵!

    我正要失口否认,唐心已经紧紧搂住我的臂膀,还把头靠在我的肩上,说对对对,我就是巍子的女朋友,霞姐你好,久仰大名!

    我哭笑不得,如果是刚认识那会儿,我肯定会驳斥唐心,但是现在我们俩都挺熟了,也不好意思再和她生气,只好由着她去。

    霞姐让我们坐,她则又去忙了,唐心得意地像什么一样,说做大哥的女人就是好。网吧里虽满,但我们几人的机器还是有的。我们照旧打cS,乐乐去玩红警,而唐心就坐在我的身边,随时帮我点烟、倒水,为我助威。

    怎么说呢,还真让我有了点当大哥的感觉,身边有个扒蒜小妹是标配啊。

    网吧里气氛很好,到处都闹哄哄的,大笑声和叫骂声此起彼伏、不时响起。不过霞姐时不时地跑到外面看看,过了一会儿又走到我这边来,忧心忡忡地说:“巍子,你不是你们学校的天吗,怎么没多带点人来呢?潮哥的人就快来了,如果还是只有你们几个的话,可斗不过他们的啊!”

    我和霞姐说没事,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他。就在这时,杨帆从门外急匆匆奔进来,和我说潮哥来了。

    我“嗯”了一声,但是连头都没有抬,仍旧紧张地忙着操作键盘和鼠标,“砰”的一声,我干掉了一个匪徒。

    “靠,巍子,你进步也太快了吧,明明昨天还不会玩!”角落里响起韩江的咆哮。

    与此同时,又是“砰”的一声,网吧的门被人踹开,十多个面目彪悍、描龙画虎的青年哗啦啦走了进来,为首的一个皮肤黝黑、身材结实,手里还提着一根棍子,进来就喊:“谁他妈的叫王巍,给老子滚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