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少年王 > 224 爆狮的诚意
    在爆狮拉开车门坐上来的刹那,我是真的有点懵了,完全没想到他敢追到公安局来,这也太胆大包天、目无王法了点。而且,他还没把车开进来,而是单枪匹马地从大门口跑到院子里来,再大大咧咧地坐进了我的车,还问我跑什么,是有多看不起我?

    本能的,我就从口袋里摸出微型甩棍,“飕”的一下甩出来之后,又抓住棍子的两端,狠狠压向爆狮的脖子,试图将他束缚在座位上面。而他则伸出双手,同样按住了棍子,面色诧异地说:“王巍,你干嘛啊?”

    我咬着牙,使出吃奶的力气,继续按压着甩棍,恶狠狠说:“我警告你,最好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千万不要乱来!”

    爆狮则一脸惊恐:“乱,乱来的好像是你吧……”

    “去你妈的!”

    我狠狠骂了一句,继续按着手里的甩棍,而爆狮也只能死死地反抗着。狭小的空间里,我们二人中间横着一根甩棍,一个想按到对方的脖子上,一个拼命想把这东西给推开。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后排的孙静怡突然躬起身子,把脑袋凑了过来,小心翼翼地说:“巍子……我觉得他好像并不是想追杀你……”

    嗯?

    我奇怪地看向孙静怡,爆狮好像也反应过来了,立刻说道:“王巍,我只是想和你谈谈,不是来追杀你的!我就是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在公安局动手啊!”

    我回头看看公安局的大楼,又看看停在大门外面的无数车子,继续恶狠狠地说:“你不是来追杀我,搞那么多车子堵我干嘛?”

    爆狮喘着粗气:“我本来想和你谈谈,结果你开车就跑,我觉得要是这么放你走了,误会肯定更说不清了,所以才让人来堵你的,真的只是想和你谈谈而已!”

    误会?

    我们两人能有什么误会?

    我杀了八爪鱼是事实,他要为他的兄弟报仇也是事实,曾经放出话来要追杀我、放出二十万悬赏的暗花也是事实,这些事实如同板上钉钉一样存在,我俩见面就是分外眼红,恨不得弄死对方,哪里存在什么误会?

    似乎看出我的意思,爆狮让我先把甩棍放下再说,还说这是公安局的大院,他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在这肆意妄为的,真的只是想和我谈谈。对我们这种人来说,这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是公安局,最安全的地方也是公安局,我也并不认为爆狮敢在这里动手,所以就慢慢松开了甩棍,但是仍旧紧紧抓在手里,同时用疑惑的目光盯着他看。

    爆狮又喘了两口气,接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又回头看了一下后排的孙静怡,笑嘻嘻地说道:“王巍,这是你马子啊?比你可冷静多了。”

    我的心里一沉,想到宋光头曾经意欲绑架孙静怡的事情,知道不能在他这种人面前袒露出任何跟谁关系不错的样子来,便冷冷说道:“只是我一个同学而已,你到底有什么事?”

    爆狮继续笑呵呵的,说:“王巍,是这样的,后来我打听清楚了,八爪鱼的死完全是宋光头那王八蛋在背后作祟,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本来还想找宋光头的,结果那家伙被你给干掉了。好!干得漂亮,真是大快人心!总之,宋光头死了,我的仇也报了,咱俩之间也不存在什么误会,如果以前我有什么做得不妥当的地方,就看在我比你虚长几岁的份上,还希望你能不要介意,咱们以后还可以合作做生意嘛,怎样?”

    爆狮一边说,一边冲我挤眉弄眼,又说:“吴建业来找过我,但是我没有接受他,已经足够说明诚意了吧?”

    说完,他便冲我伸出一只手来。

    我没有握他的手,而是眯着眼睛看他。

    八爪鱼这事,背后是宋光头指使没错,但人确实是我杀的,道上的人基本也都知道。爆狮就这么轻飘飘的几句话,就把我的责任给择出去了,实在有点匪夷所思。我心里知道,我们两人的恩怨没那么简单就一笔勾销,他这么说、这么做也不过是因为畏惧我舅舅。

    那天下午在乱坟岗子,我和我舅舅联手轻而易举地就干掉了宋光头,这事早就在道上传得沸沸扬扬。按照我舅舅和爆狮之前的约定,解决宋光头的事情之后就来解决他的事情,而他现在又怎么敢和我舅舅做对,那不是找死的节奏吗,所以才有了现在向我示好的一幕,还说比我虚长几岁,他比我大两轮都是有的,也是够不要脸的。

    所以,虽然现在爆狮冲我伸出手,眼神、态度也都貌似很诚恳的样子,但我知道这背后不过都是利益驱使而已。要是没有我舅舅,要是没有干掉宋光头,他还肯坐下来和我心平气和地谈话才怪。

    不过,不管他现在是出于真情还是假意,既然主动向我示好,那我当然也能坦然接受,能多个朋友的话,谁愿意多个敌人?

    于是,我也伸出了手去,握住了爆狮的手,沉沉地说:“好啊,误会解释清楚就行。”

    爆狮笑呵呵的,握着我的手摇了两下,才说:“刚才在酒吧里出什么事了,是不是我那几个小弟冒犯你了,这帮该死的玩意儿,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我现在就把他们叫过来,好好给你道个歉!”

    我缩回手,又摇摇头,说不用了,一点小事而已,现在已经解决了!

    我一边说,一边把帽子和口罩都摘了下来,捂了半天也确实够热的。而爆狮冲我竖了下大拇指,说:“好,果然大人有大量,不过你有你的态度,我也有我的态度。回去之后,我就好好收拾他们几个,让他们以后擦亮眼睛,竟然连你都不认识!”

    这爆狮不愧是在道上混了好久的老油条,说起话来都一套一套的,听着还怪让人舒服的。不过,我也不会被他虚伪的外衣蒙蔽,更不会被他的糖衣炮弹所俘虏,只是淡淡地说:“那就是你的事了。”

    爆狮依旧笑呵呵的:“王巍,好不容易来我地盘一趟,要不咱们去喝两口?”

    说着,他又压低声音,做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来:“王巍,还不知道吧?吴建业已经倒向了元朗那边,好像正琢磨着怎么对付你呢。我觉得咱们可以合作一下,把他们两个给干掉怎样?”

    元朗是罗城大佬之一,吴建业竟然倒向了他,我还真不知道这事,看来以后要跟道上的人多接触接触,才能保证自己耳目灵通。元朗有了吴建业,无疑如虎添翼,真要联手对付我,那确实挺够呛的。

    所以,和爆狮合作,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不过我知道,这种事情不是动动嘴皮子就能谈好合作的,这背后必然还有无数的尔虞我诈和利益分割,以我们两人现在所掌控的势力,很多时候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哪有那么容易达成合作?

    更何况,面对比我年长很多、资历也深很多的老狐狸爆狮,我还真没把握在这种事上玩得过他,不小心被他卖了估计还要帮着数钱。所以,我肯定不能现在就答应他,怎么着也得回去和我舅舅商量一下,再不济也要和李爱国他们一起谈谈。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正好是李爱国打来的,他已经带人开车过来支援我了,所以问我在哪。我告诉他,现在已经没事了,回头再和他详谈。

    挂了电话以后,我便对爆狮说道:“咱俩合作,我觉得没有问题,不过我现在还有点事,改天咱们再一起喝酒,再好好地说说这事。”

    爆狮点头,说可以,又说:“不过最好快点,这种事宜早不宜迟。”

    我说好。

    接着,爆狮又和我握了握手,还互相留了电话,才推开车门走下去了。我回头,看到门口的车都离开之后,才在院子里调了个头,出了公安局。

    整个过程中,坐在后排的孙静怡始终一言不发。

    “姐,我送你回去吧。”我说。

    “嗯。”孙静怡轻轻应着。

    这一晚上,从在酒吧遭遇板寸男的骚扰,到我被人讹诈一万块钱,再到我开着奔驰疯狂地在街上流窜,最后在公安局的大院里和爆狮谈一些听上去就触目惊心的事情,孙静怡始终保持着冷静和沉默。

    我猜,她现在已经猜出我的身份了,只是没有捅破这一层窗户纸而已。

    而且,她也不一定在乎这个,所以也没有问我什么。

    一路无言,一直来到她们学校门口,我才把车子停了下来。我不知道和孙静怡说什么,现在的我面对她只有尴尬和自责,千万句话梗在喉咙都说不出来。而孙静怡也没有下车,就在后排安安静静地坐着,似乎在等我解释什么。

    气氛,无比凝重。

    “姐,道上的事,我不想和你解释太多……”

    不等我说完,孙静怡突然打断了我:“为什么跟着我,你都知道了些什么?”

    面对这个问题,我哑口无言。

    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说,我说我知道你喜欢我了,还是说你不要再难过了?

    “不管你知道了什么,我都希望你当没发生过,就好像我不过问你的事情一样,以后你仍然是我弟,我也还是你姐。”孙静怡轻飘飘地说完这一句话,便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孙静怡越是这么说,我心里就越是难过,我回头看着她的背影,她走得很决绝、很潇洒,仿佛这世上没有什么事能伤害到她,好像她永远都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女神。可我知道那不过是她的表象,我见过她哭,见过她流泪,见过她伤心……

    所以在我眼里看来,她看似决绝和潇洒的背影,却是充满了无比的落寞和哀伤。有一瞬间,我特别想冲下去,拦着她说点什么,可我能说什么呢,我什么都说不了,也什么都给不了。

    结束了吗,我们就这样彻底结束了吗?

    我眼睁睁看着她独自往学校门口走去,那个曾经在我心中占据天一样大的女孩,距离我的世界越来越远……我的心,也在这一刹那再度被撕扯成了无数碎片,深深的自责和惭愧也充斥着我的浑身上下,一种无力感逐渐涌了上来,我的头慢慢倒下去,伏在方向盘上。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外面有了一些动静,抬头一看,只见几辆出租车停在外面,正是麦俊和运动男、耳环女他们走了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