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少年王 > 311 我,不是淫贼
    第二天上午,我精神饱满地来到教室。

    人逢喜事精神爽,这话一点都不假,自从马向东陨落以后,我觉得这天空变蓝了、空气清新了,就连鸟儿的叫声都那么悦耳。不用多说,马向东被冯千月暴打的消息已经流传开来,高三的每一个学生都因此变得战战兢兢,生怕冯千月下一个会找上自己。

    而这对我来说,也是绝佳的机会,我几乎敢拍着胸脯保证,现在的我就是横扫高三年级,都没有人敢还手了——谁不知道,我是冯千月的人?咳,狐假虎威这活儿,我也算挺拿手了,初三的时候我就借豺狼的名义干过赵松。

    而冯千月,也确实回到了学校,虽然我也想不通冯天道为什么放她回来,但有这尊大佛坐镇学校,更能保证我一路青云直上。我用很短的时间,便制定了拿下学校的计划,先干掉谁,再干掉谁,都有清晰明了的步骤,并且一一讲给了凶狠男他们听。

    凶狠男等人当然特别开心,他们本来就觉得我有实力做学校的天,现在马向东都陨落了,这天,舍我其谁?我也不跟他们含糊,直接让他们做好准备,今天中午开始动手!

    大家的兴致都比较高,早早就准备好了棍子、凳子腿等物,满怀期待地等着。一直熬到中午,即将动手的时候,结果事情又有变化,班长告诉我说,班主任让我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这种关键时刻,如果是在我以前的学校,我根本不会搭理,先把我的正事忙完再说。但是现在不行,这个班主任对我不错,之前我被马向东赶走,他还去找马向东谈话,现在他叫我去他办公室,我没有不去的道理。

    所以我就跟凶狠男他们说了一下,让他们在教室里等等,我去去就来。

    到了班主任的办公室后,他倒也没和我说什么,就是问我这几天去干什么了,还说以后不管谁赶我走,都不用理会,直接告诉他,他来帮我搞定。

    “半大孩子,还敢替学校开除人,简直无法无天了!”

    说到这里,班主任又低声说道:“王峰,你在学校不是挺有背景吗,怎么还会被他赶走?”

    我笑着说道:“山外有人、人外有人。”

    看我不说,班主任也没有细问,只是让我以后有什么事就跟他讲一下。也就十多分钟的样子,我就从他办公室出来了,回到教室以后,凶狠男他们当然还在等我。

    我摸出口袋里的甩棍,跟他们说:“兄弟们……”

    话还没有说完,凶狠男噔噔噔跑上来,对我说道:“峰哥,刚才有人过来,说让你上三楼的活动室一趟。”

    “什么?”我有点懵,马向东都被干掉了,还有人敢让我去活动室?

    “说是冯千月让的……”凶狠男低声说道。

    冯千月?!

    确实,马向东陨落以后,这个学校敢让我去活动室的,也只有冯千月了。只是,她让我过去干什么,难不成想揍我么,我也没惹她啊?这个时候,我本能地想找郝莹莹,凭她和和冯千月的关系,冯千月也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但,现在放学已经一段时间,郝莹莹早就不在教室了,冯千月的指令又迫在眉睫,容不得我拖延时间。看我面带忧虑,凶狠男轻轻说道:“峰哥,不行就跟她拼了?”

    我说拼个毛,我先去看看怎么回事吧。

    面对马向东,我还敢和他拼一拼,冯千月嘛……呵呵,还是算了吧,我还想在省城多活几天。离开教室,我又往楼上走去,上次上楼,就被马向东的人给围了,不知道这次什么情况?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我来到三楼活动室的门口,先用耳朵听了一下,里面没有一点声音。又轻轻敲了敲门,里面传来冯千月让我进去的声音,我轻轻呼了口气,然后推门而入。

    一进门,又给我吓了一跳,活动室里面人还不少,足有二三十人,不过他们都静悄悄地站着,谁也不敢说话。那是肯定的,有冯千月在的地方,就连苍蝇都不敢嗡嗡叫了,更何况是人?

    此时此刻,冯千月坐在活动室中间的一张椅子上,穿的也还是昨天晚上那身皮衣,翘着二郎腿,一脸的不耐烦,看着像个大姐大。因为她的原因,活动室里的气氛有些压抑、沉闷,看这情况,好像都在等我,于是我轻轻往前走去,这时候才注意到,在场的竟然都是各个班的老大。

    是的,高一、高二、高三的老大,基本上都来齐了。这么看来,冯千月不是针对我一个人,而是把学校里面混得不错的都喊过来了,这是要干嘛啊?

    “怎么来这么迟?”

    我还没有走近,冯千月就向我发难,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皱着眉头就训斥我。活动室里众人,也“唰”的一下齐齐看向了我。我赶紧解释,说我们班主任找我有事,刚回来的。

    冯千月还是皱着眉头,似乎对我的答案很不满意:“你的意思是,班主任比我还重要喽?”

    我日,典型的找茬啊。

    一个妙龄少女,整天活得跟更年期大妈似的也不容易。我心里想,你等着瞧吧,等我把你娶了,非狠狠折腾你几晚,再把你给休了。当然,嘴上还是小心翼翼地解释:“不是,班主任叫我在前,回来以后才知道你……”

    “行了行了,自己找个位置站好……”

    冯千月不耐烦地一摆手,显然不想再听我讲下去。

    我心里又骂了几句,赶紧找了个位置站好了。现场再次安静下来,大家齐刷刷地看着冯千月,就像一片向日葵仰望太阳。冯千月坐在椅子上,目光阴冷地扫着众人,说人来齐没有?

    有人答道:“没呢,高二5班的排骨还没过来……”

    话还没有说完,活动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排骨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一边跑一边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有点内急,上了个厕所……”

    噼!啪!

    空中突然传来爆炸一般的清脆声响,一条黑色的皮鞭已经疾速甩出,狠狠抽在排骨的身上。只听“啊”的一声惨叫,排骨的胸前已经皮开肉绽,且有殷殷鲜血渗出。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皮鞭在冯千月的手中,如同一条灵活的毒蛇,接二连三地抽在排骨的身上、肚子上、胳膊上。排骨之所以叫排骨,不是因为他长得像一道菜,而是因为他真的很瘦,瘦的皮包骨头。这么瘦的一个人,哪里受得住冯千月这般狠抽,还没几下,排骨就跌倒在地,啊啊啊地惨叫着,同时哀求冯千月不要再打了。

    直到这时,冯千月才收回鞭子,重新坐在了椅子上,冷冷地说:“我不希望还有下次。”

    活动室内,除去排骨不断响起的惨叫声,其他人都是一脸惊慌失措,本就严肃的气氛显得更加压抑。而我,虽然不至于害怕,却也微微皱起眉头,心想不就迟个到而已,至于使出这样的手段吗,冯千月这是在干什么,立威?

    她的威,还需要立吗?

    同时,我也在想,看来冯千月已经给了我很大的面子,相比被抽成这样的排骨,只是当众训斥我几句,已经太轻太轻了。排骨还在不断地惨叫着,而冯千月轻轻说了声闭嘴,排骨就立刻闭上了嘴巴,像是被按了静音开关。

    活动室内,再次恢复一片寂静,冯千月翘着二郎腿,姿态像极了地下世界里的黑老大,就听她淡淡说道:“今天把大家都叫过来,也没有别的意思,想必你们都知道我干掉马向东的事了,我宣布从现在起,我冯千月,就是这所学校的天!”

    这句话一出口,把现场所有人都震惊到了,连我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原来冯千月昨天暴打马向东,不是要为我出头,而是她自己想要当天!可是为什么呢,以她冯大小姐的身份,地位如此超凡和尊贵,干嘛要当这所小小学校的天?

    体验生活,还是纯粹玩玩?

    不管是哪一个,她当了天后,那我还玩个屁啊?我就指望干掉马向东后,自己能登上这个位置,然后顺理成章地拥有几个场子,展开我崛起省城的第一部,现在她这突然横插一杠子,还让我怎么继续下去?

    到底搞什么鬼?!

    想到自己的辛苦就要付诸东流,我的心中自然充满怒气,简直恨不得要痛骂冯千月了。而其他人则不一样,众人纷纷拍着冯千月的马屁,说这学校的天早就应该由冯千月来做了,什么狗屁马向东也有资格和冯大小姐争这个位子?

    一时间里,活动室内充斥着奉承冯千月的声音,众人表现得欢欣鼓舞,好像等这一天已经很久,恨不得要去外面买挂鞭来放了。对这一切,冯千月也表现的非常满意,说:“好,既然没人反对,那大家可以去吃饭了,还有都准备准备,咱们还有其他活动。”

    废话,有人敢反对吗?!

    就是她不干掉马向东,马向东也不敢阻挠她啊!

    不过冯千月说散,众人也挺高兴,簇拥着她一起出去了。

    我可没那个心情去巴结冯千月,现在的我心里真是觉得糟糕透了,当不成这学校的天,就无法在省城站稳脚跟,就无法扩大自己的势力,无法对付李皇帝,无法救出我舅舅……

    我在心里把冯千月祖宗十八代都骂了个遍,这个大小姐家里又什么都不缺,要势力有势力,要地盘有地盘,和我争这一口吃的干嘛?

    回到教室,凶狠男他们已经等了我半天,看我回来赶紧问我怎么样了,我只好把刚才的情况和他们说了一下。众人也都是一脸懵逼,他们都知道我准备争天了,结果却被冯千月抢了先机,凶狠男小心翼翼地说:“峰哥,那现在怎么办,咱们还行动吗?”

    我没好气地说,行动个屁,回宿舍睡觉去吧。

    现在,冯千月当了这学校的天,所有老大都成了她的手下,我去打人家谁啊,打谁不是打冯千月的脸,冯千月能饶过我吗?一条本来充满光明的路,就这样被冯千月给堵死了,我的心情糟糕透顶,也不再和凶狠男他们多说废话,连饭也没吃,直接就回宿舍去了。

    躺在床上,我翻来覆去还是想不明白,冯千月这么做到底图个啥。这就好像,我已经是罗城老大了,还要在罗城某个乡镇的学校当天一样,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我想起郝莹莹来,她应该知道一些内情,所以我决定去问问她。吃过凶狠男带回来的午饭之后,我便独自出了宿舍,前往女生寝室。这会儿正是中午休息时间,头顶的大太阳晒着,和我的心情一样焦灼。

    来到女生宿舍楼下,我随便托了一个打水回来的女生,麻烦她去帮我叫叫郝莹莹。因为我经常送郝莹莹回来宿舍,虽然没进过门,但也知道她的寝室号码。

    过了一会儿,楼上便有某扇窗户打开了,一个和郝莹莹同寝的女生露出头来,冲着我说:“王峰,你找郝莹莹吗?”

    我抬头,说是的,她在宿舍吗?

    女生说:“不在,她说去小花园有点事,你过去那边找她吧。”

    小花园?

    这大中午的,郝莹莹到小花园去干什么?

    我谢过那个女生,便朝着小花园走去。

    小花园处在这所学校的中心,种植着各种各样的植物和花,还有喷泉和流水,因为环境不错,好多学生喜欢到这早读。当然,也有偷偷搞对象的,不过一般都在晚上出没。

    像这大中午的,头顶阳光那么毒辣,二傻子都不会到那里去,所以就更想不通郝莹莹的目的了。

    初夏时节,小花园里树木繁盛、百花盛开,环境确实挺不错的。我沿着小路不断地往前走,同时左看右看哪里有郝莹莹的踪迹。绕过一大片盛开的杜鹃花时,我突然听到某个方向有隐约的人声传来。

    “疼……”

    “哎呀,你忍着点……”

    是郝莹莹的声音!

    但是,什么疼,什么忍着点?我百思不得其解,同时又加快了脚步走过去。小花园里枝叶繁茂,我顺着声音走过去,拨开一小片草丛的时候,赫然发现一个小土堆下面,坐着两个女生,两个很漂亮的女生。

    一个是冯千月,一个是郝莹莹。

    从我的角度看,两人是侧坐着的,冯千月竟然赤着上身,而郝莹莹坐在她的身后,手也在她脊背上来回动作,也不知在干什么。冯千月时不时地皱起眉头,说疼、疼,则郝莹莹则让她忍着一点,说马上就好。

    我看不到冯千月的脊背,却将她胸前的风光一览无余,她的皮肤白皙、白嫩,从锁骨到腰间,滑的如同绸缎,在阳光下透着好看的光泽。

    那一瞬间,我就感觉一股热血冲到我的天灵盖里,脑子浑浑噩噩的,浑身上下都燥热不堪,鼻子里都湿湿的、滑滑的。

    当我意识过来这种场景不是我该看的,至少已经看了快一分钟了。我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却也知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的道理,所以本能地就往后退去,想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但,不知是不是因为浑身的血液都冲到脑袋的原因,我的双腿竟然有点发软,往后一退,反而没有站直,碰到了旁边的一棵小树,发出“咔”的一声轻响。

    “谁?!”

    一道凌厉的声音立刻响起,冯千月立刻披上了自己的外衣,同时站起身就往我这边走来,郝莹莹也赶紧跟了过来。我吓了一跳,脑子里嗡嗡直响,本能地一屁股坐倒在地,试图用旁边的树枝遮盖自己的身形,但是已经迟了,冯千月迅速走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我的存在!

    “你这个淫贼!”

    冯千月又羞又怒地大叫一声,一张脸蛋同时也变得苹果般红。

    噼!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冯千月已经从腰间抽出皮鞭,唰的一下朝我抽了过来。我赶紧往旁边一闪,皮鞭抽在一簇枝叶之上,登时将那枝叶抽的断为两截,落在我身旁的地上。

    与此同时,郝莹莹也发现了我的存在,当即惊呼起来:“王峰,怎么是你?!”

    我赶紧大叫:“都是误会,我什么也没看见!”

    但是,我再说什么也没用了,冯千月手中的皮鞭不断朝我抽来,而我也只能不断地躲闪着。当时我满脑子都觉得完了,排骨只是迟到了一下,就被她抽成那样,我这直接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下场不知道会有多惨!

    噼噼啪啪的声音响起,我身旁的枝叶不断被斩落在地,我也不断地往后退着,口中不停叫着:“别,别……”

    但是冯千月根本不听我说话,手中皮鞭一次又一次地朝我挥过来,似乎想要当场把我抽死。我不是不想转身逃离这个地方,可是如果离开这里,那就更说不清了,也坐实了我淫贼的罪名,冯千月能饶得过我?

    好在,郝莹莹抓住了冯千月的手,着急地叫着:“千月,你别着急,我觉得王峰不是那种人,咱们不如听他解释一下!”

    冯千月气急败坏地喊着:“解释什么,他就是在那偷看,我今天要把他的眼睛挖出来!”

    冯千月说要把我的眼睛挖出来,这可不是气话,她说得出就办得到,杀人对她来说都是小菜一碟,遑论挖人眼睛?而我听了这样的话,心中也是愤怒不已,心想我就是看了又怎么样,你是我的未婚妻,别说被我看上几眼,以后连人都是我的!

    怎么着,还要把我阉了?

    当然,我嘴上肯定不敢说这样的话,只能不断地说着真的是个误会。好在郝莹莹也死死抓住冯千月,不让她再动手。冯千月是练家子,肯定比郝莹莹力气大多了,但她也没忍心把郝莹莹推开,只是不断痛骂着我,郝莹莹也着急地问:“王峰,到底什么回事,你怎么会来这的?”

    我赶紧说:“我是来找你的,我听你们宿舍的人说你在这里,所以过来看看……”

    “那你看到什么没有?”

    “我……”

    我本来想直接否认的,但是想想又不太可能,就我刚才的角度和位置,如果说是什么也没看到,就太有点虚伪了,只能说道:“看到一点点,但是也没看清楚,我想赶紧离开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一棵小树……”

    “啊……”

    冯千月顿时气得大叫起来,手腕一抖,还想再挥皮鞭抽我,但是郝莹莹始终紧紧抓着她手,不断说着:“千月,你冷静点,这事也不怪王峰。再说,他不是也没看得太清楚吗,你可千万别再动手了,就当给我一个面子……”

    郝莹莹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还没看清楚?你看他鼻血都流出来了!”冯千月气得大叫。

    啊?我一摸自己的鼻子,果然一片殷红的血迹,这……

    但不管怎样,郝莹莹就是冯千月的灭火器、调和剂,甭管冯千月有多大的火,在郝莹莹面前都发不出来。

    所以最终,冯千月只是狠狠跺了一脚,凶巴巴冲着我说:“我告诉你,今天看在莹莹的面上,我饶你一次。但是,今天的事你要是敢传出去半个字,我要你命!”

    骂完之后,冯千月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又狠狠瞪了我一眼,才红着一张脸飞也似的离开了小花园。冯千月已经不见了,我还惊魂未定,不敢相信这件事就这样解决掉了,而郝莹莹已经朝我走过来,笑着说道:“你还好吧?还好我在这里,不然你真有可能命都没了。”

    我也苦笑,说是啊,还好有你……

    这时候,郝莹莹才问我找她有什么事,我刚准备开口,眼睛突然一瞟,看到刚才郝莹莹和冯千月坐的那块草坪上面,还有纱布、碘酒、伤药一类的医用物品,奇怪地问:“这是怎么回事?”

    郝莹莹沉默一下,跟我说道:“我告诉你,你可别说出去啊,千月受了伤,刚才我在这里给她换药。”

    受伤?!

    在省城这个地方,有谁敢伤冯千月么?

    看出我的疑惑,郝莹莹继续说道:“是她爸打的,特别的狠,你是没有看到,背上全是伤口,真是难以想象她忍受了怎样的疼痛……”

    冯天道打的?!

    我想起那天晚上,冯天道满脸的暴怒之色,也能猜到回家以后肯定不会轻饶冯千月。但是,竟然把冯千月打成这样,就是喜欢了一个男生,送了份价值不菲的礼物,不至于吧?

    虎毒还不食子呐!

    我再次询问郝莹莹,到底怎么回事?

    郝莹莹叹了口气,便在这小花园里给我讲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