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少年王 > 328 谁,才是老大
    报警的人,从我变成老墨,已经足够让人匪夷所思了;而举报老墨的人,进来以后竟然是刘鑫,又让我彻底地凌乱了。不过在凌乱之中,我已经隐隐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在刘鑫坐在我旁边之后,金毛以为我不认识他,还耐心地给我介绍着,说这是老墨以前的得力手下,也是能力很强的一个人云云。不等金毛说完,刘鑫便笑嘻嘻道:“金毛大哥,不用介绍啦,我俩认识的!”

    “嗯?”金毛疑惑地看着我们。

    刘鑫说:“我是职校的,王峰他们学校离我不远,我当然听说过王峰的大名。”

    金毛这才恍然大悟,说是的,你们两个学校离得不远,又是各自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互相认识也是应该的。接着,金毛又告诉我说,举报老墨报警的就是刘鑫,为此刘鑫还和老墨打了一架,直接把老墨给打跑了,这就是老墨失踪的原因。

    金毛说到这里,刘鑫又叹着气道:“可惜给您汇报晚了,让您承受了很多不必要的损失!”

    金毛摇头,说这不怪你,你当时受伤那么重,还能活下来已经是个奇迹,我只恨没有亲手抓住老墨,否则必定将他碎尸万段!

    “一定会有这一天的!”刘鑫斩钉截铁地说着,眼神中也迸发出凶狠的杀气,就好像老墨真的还活着一样。

    两人在对话的过程中,我始终一语不发,心想刘鑫这演技也是没谁了,果然是个老手。还有金毛,被我骗完又被刘鑫骗,一个三十多岁的老油条,被我们两个学生仔耍得团团转,也是怪可怜的。

    两人骂了一会儿老墨,金毛才跟我说,刘鑫现在已经取代老墨,成为职校新任的天,还说老墨以前的地盘,都归刘鑫所有。除此之外,周星和李卫的地盘,也由我俩平分,我们两人今后将是金毛最得力的手下。

    刘鑫表现地非常兴奋,对着金毛又鞠躬又道谢,感谢金毛能够给他这个机会,还说以后一定会好好表现,协助金毛再创辉煌。刘鑫说得非常诚恳,金毛也非常受用,还让我和刘鑫以后和平相处,共同为他在省城打下一片大大的江山。

    牛皮吹了一堆,好话讲了一筐,直到晚上十一点多,金毛这才让我俩散了,说以后要好好干。我和刘鑫向金毛告别,一起出了办公室,又一起出了娱乐城,来到外面的大马路上,刘鑫才一把勾住我的肩膀,嬉笑着说:“怎么样啊王峰,没想到是我吧?”

    我看着他,也笑着说:“是啊,真没想到是你,今天要不是你,估计金毛要怀疑到我身上了。”

    同时我也庆幸,还好干掉老墨的那天,我把我的计划也讲给刘鑫听了,否则他连帮都不知道该怎么帮我。刘鑫说不客气,举手之劳而已,他本来就计划取代老墨,所以才在金毛面前顺嘴说了一句报警的事。

    我说对你是举手之劳,对我来说却是避了一场大祸。

    刘鑫更加亲热地搂着我,说好兄弟嘛,当然要互相帮衬。

    看得出来,刘鑫能够取代老墨,在金毛手下当差,拥有自己的几个场子,这让他十分地开心。显然他一步步筹谋,就是为了能有今天,和我当初一心想要干掉马向东是一个心理。

    只是我不知道,刘鑫的最终目标就是这样,还是有着更大的野心,和我一样想要干掉金毛?

    刘鑫现在虽然和我亲热,但是并没表露出这方面的意思,似乎能在金毛手下当差已经很满足了,我也就没有急于对他说出我的想法,准备观察一段时间再说。

    时间已经不早,我和刘鑫相互道过了别,约好明天晚上再见,便各自回学校去了。

    在回学校的路上,我想了很多东西。今天晚上在去金龙娱乐城前,我就已经猜到金毛不可能让我一家独大,或许会提拔一个新人出来。而我怎么都没想到,这个新人会是刘鑫,刘鑫之前也没告诉过我。

    对于一心想要干掉金毛的我来说,真不知道这事是福是祸?刘鑫对金毛的忠心,是真心还是假意,他到底还有没有其他目的?

    我和刘鑫相处不多,却本能地对他很有好感,觉得这是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但说到底,毕竟对他还不够了解,对他的很多事情也不知道,我总觉得他不像表面这么简单——好像是句废话,为了争个学校的天,就能把老墨杀掉的人,怎么可能简单?

    我总觉得,刘鑫还有其他目的,我们两人同床异梦,各自怀揣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从而不择手段地悄悄接近金毛。我很担心,我们在各自实现目标的同时,会不会对彼此的利益造成伤害?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管我俩关系有多好,不管我俩是否曾经并肩作战,一旦侵犯到彼此利益的话……我简直不敢想像那是什么后果。

    当然,现在谈这些还为时过早,毕竟我和刘鑫才刚刚上位,我对他的诸多情况也不了解。就像之前说的,还是再观察一段时间,反正我还准备摸清楚金毛背后的大人物是谁,不着急这一时的。

    第二天中午,我和郝莹莹、冯千月一起吃饭的时候,我就把昨天晚上的事都给冯千月说了。冯千月听了以后特别兴奋,说刘鑫也在金毛手下当差,那实在是太好啦,我们可以联合刘鑫,一起干掉金毛啊。

    冯千月大大咧咧地说:“咱们下午把刘鑫约出来,我要收他当小弟。”

    那感觉,就好像冯千月收人当小弟,那是别人的福气一样。当然,冯家的大小姐嘛,有这样的自信也是应该的,多少人想巴上她这条线呢?

    冯千月和我说这些事的时候,有时会避着郝莹莹,有时不会。不过郝莹莹对我们这些事也不感兴趣,我们在说的时候她就默默吃饭。我冲冯千月摇了摇头,说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冯千月问我,怎么个不简单法?

    我看了旁边的郝莹莹一眼,说一会儿再和你说吧。

    我不是信不过郝莹莹,只是不想让她听到一些太黑暗的事。冯千月也意会了,说好。

    吃过饭后,我送她们两人回宿舍。来到女生宿舍楼下,郝莹莹先上去了,我和冯千月继续在楼下谈话,我就把昨天晚上的想法一股脑地告诉她了。

    冯千月听完以后一愣一愣的,不可思议地说:“刘鑫真有你说的那么可怕?”

    我像看三岁小孩一样看着她,幽幽地说:“你这不是废话吗,随随便便就杀死同学的人,你说他可怕不可怕?”

    冯千月皱起眉头,陷入沉思。

    就像我以前说的,冯千月并不是个笨人,经过我这么一点拨之后,她也明白了很多东西,也认为刘鑫不简单了。然后她问我:“那,王峰,咱们现在怎么办呢?”

    我跟她说,静观其变,我会利用这段时间,好好观察一下刘鑫。是敌是友,现在还不能太早定下结论。

    我知道自从那天晚上职校之行以后,冯千月对刘鑫的印象一直不错,我便把手放在她肩膀上,诚恳地说:“千月,我并没说刘鑫一定就是敌人,只是咱们需要观察一下他而已。外面人心险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信任一个人的,咱们要想继续发展下去的话,一定要擦亮眼睛,知不知道?”

    冯千月点着头,直视着我的目光,说道:“嗯,我只信任你一个人!”

    冯千月的目光诚恳、语气坚定,显然已经很信任我,并且很依赖我,感觉就像妹妹对兄长、女儿对父亲的依赖一样。合作伙伴之间互相信任,本来是一件好事,可是不知怎么,看着冯千月信任和依赖的目光,我的心里竟然隐隐有点发痛。

    我多想和她说一句,就是对我,也不能太信任啊……

    当然,最终说出来的还是:“嗯,休息去吧,如果还有情况,我会和你说的。”

    因为金毛重新分配了地盘,我手下的场子已经多达六七家了。今天晚上第一天上任,冯千月陪着我到场子巡视了一下,这个身家极其显赫的女孩,现在竟然会为了几家小场子而感到兴奋和雀跃,不停地夸我实在太能干了,还说这样下去,迟早整个省城都是我们的。

    我也谦虚,说得亏有你镇着场子,不然金毛早就把我给干掉了。

    因为我是第一天上任,难免手下的人会对我不服气,尤其是周星或者李卫以前的手下里面,更有可能出现一些刺头。这些我都是有经验的,直接敲山震虎,将他们全部聚集起来之后,声色俱厉地讲了一堆东西,大意就是跟了我就好好干,我谁都不会亏待,如果有人居心叵测,就别怪我不客气等等,反正就是那些吓唬人的话呗。

    出来以后,冯千月对我的崇拜又多了一层,说我实在是太酷了,浑身都透着大哥的范儿。

    我说你也不错,一样是大姐大。

    听了我的话,冯千月却显得有些迷茫:“像我这个身份,一般不是称呼大嫂才对?”

    我:“……”

    “怎么了?”

    看着冯千月迷茫的表情,我确定她是真不知道这其中的区别,便说:“你要想让别人叫你大嫂,就得先给我当老婆才行。”

    冯千月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大姐和大嫂的区别,又当街和我打闹起来,说我占她便宜。我说哪有,是你自己没有分清大姐和大嫂,在这乱说一气,要占便宜也是你占我便宜,我还没处说理去呢。

    我俩一边打闹,一边朝着某个KtV走去,这个KtV,就是蚊子他们所在的那个场子,也是我以前最常呆的地方。

    我准备最后巡视一下这个场子,然后就回学校去了。

    来到KtV里,在大厅里没看到看场子的,我就问工作人员人都哪了,工作人员告诉我说,都在某个包间喝酒。工作时间喝酒,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干我们这行的不喝酒还能干嘛?

    我和冯千月来到某个包间门口,推门进去以后,果然见到了蚊子他们,几个人正围着茶几喝酒。

    然而让我俩意外的是,和他们一起喝酒的,竟然还有刘鑫。包间里面,刘鑫俨然已经和他们打成一片,一帮人热热闹闹、高高兴兴的,还勾肩搭背,称兄道弟。

    蚊子他们,更是满口鑫哥、鑫哥地叫着,欢呼声时不时地响起,连我进来都没看到,仍旧在围着刘鑫转,仿佛刘鑫才是他们的老大似的。

    “鑫哥,走一个!”

    “鑫哥,来一口!”

    “鑫哥,干了这杯!”

    看到这个场面,我的眉头微微皱起。

    冯千月应该是懂我的,看到我有点不高兴了,她立刻往前跨了一步,厉声冲着里面喝道:“干什么呢你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