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少年王 > 336 一场闹剧
    这大半夜的,冯千月突然叫我名字,可把我给吓了一跳。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连忙一骨碌地爬了起来,问她怎么回事?她又不回我话了,仍旧躺在床上香甜地睡着。

    我还以为自己出了幻听,刚要躺下,就听到冯千月又叫了一声:“王峰,抱我一下!”

    我莫名其妙,说你有毛病啊,大半夜地好好抱你干嘛?

    结果冯千月又不说话了,躺在床上一动不动,还哼哼唧唧地翻了个身,这时我才反应过来,原来她是在说梦话。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奇葩的梦,竟然让我抱她。

    我重新躺了下去,就听到冯千月又哼哼了一句:“王峰,你不能这样,你是莹莹的男朋友……临风也会不高兴的……嗯,不要……”

    听了这话,我真是气不打一处来,真想上去一巴掌把她扇醒,再跟她说你可拉逑倒吧,你想让我怎样我还不乐意呢!还有,这都什么时候了,她还心心念念着唐临风,真是个记吃不记打的东西,你在人家身上倾注了那么多的心血,人家正眼看过你没有,人家和红娟幸福着呐!

    第二天早上起来,冯千月脸上红扑扑的,缩在被子里没有动弹,一脸羞涩和无助地看着我。看她这样,我估计她是梦见什么不纯洁的东西了,而且对象还是我,所以才是这种眼神。

    我假装没有看见,该干什么还干什么,收拾洗簌完毕以后,她还躺在床上没有动弹,我说你干嘛呢,还起不起了?

    这时候,冯千月终于说话了,声音像蚊子一样哼哼:“王峰,能……能帮我去买点东西吗?”

    我一看她这模样,就反应过来了,说你来那个了?

    冯千月羞涩地点了点头,一张脸更是红得像熟透的大虾。

    我说这你害羞什么,不是挺正常的事吗,等着吧!

    以前在学校的时候,冯千月来例假,郝莹莹就让我给她冲过红糖水,所以这俩姑娘的例假时间我也基本上掌握了。出去以后七拐八绕,终于找到一个小卖店,买了一包卫生巾回来,直接扔给了冯千月。

    冯千月拿起卫生巾,捂着屁股就往厕所跑去,我的眼睛一瞄,就看到床上有点血迹。我便过去,把床单抽了下来,洗过之后晾在了院子里,又找薛神医拿了新的床单给她铺上。

    这一幕,冯千月当然都看在眼里,回来以后,还是一副羞答答的模样,躺在床上扭过头去不敢看我。

    我寻思多大个事啊,整得跟封建妇女似的,又给她冲了红糖水放到她的床头柜上。不说话就不说话吧,休息一会儿也好。

    过了一会儿,冯千月那边又传来哼哼唧唧的声音,我问她怎么回事,但是她没搭理,仍旧哼哼唧唧的,似乎十分难受。我赶紧走过去,才看到她满头大汗,脸上也充满痛苦的神色,看她这样,我又反应过来,说你是不是痛经?

    冯千月艰难地点了点头。

    我是个男的,不知道痛经什么滋味,但是看冯千月似乎挺难受的,她之前就是受了重伤也没这样。我紧张地问:“要我怎么做?”

    冯千月大概也是疼的不行,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就跟我说:“你帮我按一按吧!”

    我也没有其他念头,立刻把手伸进被子,又穿过她的衣服,把手放在了她的肚子上。冯千月的皮肤很滑、很嫩,但她都疼成这样了,我也不可能有什么邪念,就轻轻地帮她搓揉起来,然后问她好点了没。

    冯千月轻轻点了点头,但还是一脸的痛苦,似乎起不到多大作用。

    我继续轻轻帮她揉着肚子,刚开始似乎还有点效果,但到后来又不行了,冯千月的身体在被子缩成一团,而且不停地蠕动,同时哼哼唧唧的,看着就跟新白娘子传奇里面白素贞喝了雄黄准备变身一样。

    我是真没经历过这种事情,以前我也见过女孩子痛经,但是没见过痛成这样的。我的那些江湖经验在此刻完全起不到作用,只能在一边干着急,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敲了敲房门,薛神医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来:“大白天的你们注意点影响,再这样我可要加钱了啊。”

    薛神医显然是误会了什么,但我也没有心思解释,因为我想起来他是个医生,而且是个不错的医生!我立刻冲了过去,猛地把门一开,站在外面的薛神医吓了一跳,上下看了看我说:“这么快就完事了?小伙子,你不行啊,我那有可以延时……”

    我立刻抓着他的手,着急地说:“薛神医,她肚子疼,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嗯?”

    薛神医往房间里面瞟了一眼,阅人无数的他立刻明白过来怎么回事,跟我说等下,便急匆匆转身而去。我也返回房内,坐在床边安慰着冯千月,让她再等一会儿,说薛神医有办法。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薛神医返回来了,手里还端着一碗颜色深红的汤水,里面还充斥着香甜的气味。薛神医把碗递给我,让我喂冯千月喝下去,我把冯千月搀起来,她的脸色已经一片惨白,我用勺子将汤水一勺一勺地喂到她嘴里。喝完以后,冯千月似乎好了很多,气色也恢复了几分红润,重新躺在床上睡了过去,状态比之前好了很多。

    我惊喜万分,没想到薛神医熬制出来的汤水这么管用。我蹑手蹑脚地出了房门,来到院中的堂屋里面,专程向薛神医表示感谢,然后问他能不能把方子给我,以后如果还有这种情况,我也不至于束手无策。

    薛神医说狗屁方子,就是把红枣、花生、枸杞、红糖、红小豆一起熬煮,出来的汤水就能延缓例假的疼痛。还说例假来前的四五天就喝,可以很有效地防治痛经。

    虽然薛神医说得云淡风轻,而我却如获至宝,小心翼翼地用笔记好,然后再次向他道谢。

    等我再返回来,冯千月已经好了很多,也问我刚才的汤水是什么妙药。我就把方子交给了她,并且把薛神医的话说了一遍,冯千月拿着方子,仔仔细细地看,不知怎么回事,眼睛竟然微微有点红了。

    我吓了一跳,还以为她又疼了,连忙问她要不要紧。冯千月却摇了摇头,说道:“我真羡慕莹莹,有你这么贴心的男朋友!”

    我哭笑不得,说羡慕个屁,你以后也能找到很好的男朋友!

    说完以后,我又觉得不妥,毕竟我可是打算将来娶了她又休了她的。当然,冯千月并不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仍旧低头仔细地阅读那个方子。

    在冯千月来例假的这几天里,我都按着薛神医的方子给她熬煮汤水,一天三顿没有停过。随着冯千月的身体慢慢恢复,我俩的伤也都好得差不多了,一转眼已经在薛神医这住了六七天,一天三百块钱,花了我两千多,薛神医真不愧他黑医生的名头,真是要多黑有多黑。得亏他医术不错,否则早就被人打出屎了。

    这期间里,郝莹莹来过,但来的次数很少,因为她说她要上课。

    野狐和刘鑫那边也不着急,刘鑫给我打电话说,地盘给我留着,随时回去上任。

    这六七天过去以后,我和冯千月终于得以离开。

    离开之前,我好好谢了一回薛神医,而薛神医说没关系,希望我们常常过来。我心里想,我可不来,来你这就代表没好事。

    出去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好好吃一顿,因为薛神医做的饭实在太难吃了。我俩找了个小馆子,点了些小炒和羊肉烩面,坐在角落里大快朵颐。正吃的高兴,馆子里突然又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竟然是唐临风和红娟。

    世上的事就是这么巧,上次我和郝莹莹在小花园看见他俩,当时还约好了千万别和冯千月说这件事情。但,纸哪里包得住火,这不就恰好碰见了吗?在看见唐临风的一刹那,刚才还在大吃大喝的冯千月,身子顿时就僵住了,眼神也变得呆愣,脸上的神情特别复杂。

    果然和郝莹莹说的一样,冯千月彻底放下唐临风显然有些难度。

    然而,因为我们坐在角落,饭馆里又挺热闹,唐临风和红娟并没看见我们,他俩坐在了靠近门口的桌子上。两个人的眼睛里似乎只有彼此,吃饭都要靠在一边坐,还相互依偎在一起,常人一看就知道他们是什么关系。

    他俩的饭菜很快上来,唐临风还亲自喂着红娟,眼神里也是满满的宠溺。

    冯千月看着他俩,愣住了、傻住了、呆住了,一动不动。

    当时我挺害怕冯千月突然站起,去把红娟暴打一顿,她真能干出这种事来。我刚准备和她说点什么,她已经猛地站起,气势汹汹地朝着门口的方向冲去,我也赶紧站起追了过去,同时口中喊着:“千月,千月!”

    我这一叫,引得饭馆里众人纷纷看了过来,唐临风和红娟当然也看到了冯千月。两人顿时吓得不轻,脸上都没血色了,拼命往墙角里靠,生怕冯千月会对他们做出什么。

    这一刹那,我想起上次在小花园看见他俩,红娟还拿“冯千月来了”吓唬唐临风玩,结果一语成谶,真让人家给撞见了吧?

    不知道能不能说一句活该?

    呃,似乎不该这么幸灾乐祸,有罪有罪。

    我想拦住冯千月,但是已经迟了,冯千月已经迅速冲到门口,来到了唐临风和红娟的桌子边上,并且冲着他们怒目而视!

    一场闹剧,眼看就要发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