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少年王 > 521 冯千月的真情 为lemon明的玉佩加更
    李皇帝说,他自始至终都掌握着各大家族的行踪和动向,迟迟没有动手就是为了麻痹刘德全,好在关键时刻给其致命一击。一开始,我还当他是吹牛逼的,在战斗之前给大家提气而已。

    可是,当我看到刘璨君和冯千月被人抬上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呆了、惊了。我开始怀疑李皇帝说得都是真的,整个省城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只待时机到了之后横扫乾坤!

    否则在这种当口,刘德全的儿子和冯天道的女儿,怎么会被他这么轻松地就绑过来?

    大战在即,抓到刘璨君和冯千月,就相当于抓住了刘家和冯家的七寸,而刘德全还是四联的头儿,四大家族怎么可能不败!之前省城人人都以为李皇帝要输定了,可是转眼间李皇帝又拿到了这样的王牌,局势可谓发生了惊人的逆转。

    刘璨君和冯千月的眼睛、嘴巴都被黑布蒙着,大半张脸都被遮住,可他俩毕竟是省城的名人,在场的众人一下就认出了他们,接着便爆发出山崩地裂一般的欢呼。

    因为人人都知道。只要抓住这两个人,我们便立于了不败之地,四大家族这次要完蛋了!

    李皇帝确实给了我们一个惊喜,一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惊喜。

    众人欢呼着、大笑着,仿佛已经取得了最终胜利,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展露着兴奋的光。在一片欢呼声中,被蒙着眼睛和嘴巴的刘璨君、冯千月二人当然慌张不已,像是两片颤抖于风中的树叶,一副哆哆嗦嗦的模样,似乎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皇帝则得意洋洋地解释着:“四大家族的队伍已经出发了,因为这两个人没什么用,所以才被他们的家主留在家中,才给了我可趁之机,将他们给掳了过来。也就是说,刘德全和冯天道还不知道他们的儿子和女儿在我手中!”

    刘璨君没什么用这是必然的,他老子都不会武功,他更不会武功,而他的脑子也没他老子的好使,所以被丢在家里没什么稀奇;而冯千月虽然是进入过五强的选手,但是运气却占了很大一部分,而且冯天道显然也不愿让女儿涉险,所以将她留在家里也很正常。

    就像李皇帝说的,这样一来反而给了他可趁之机,轻轻松松就绑来了这么关键的两张王牌。虽然双方曾经约法三章,七天之内互不侵犯,但是现在已经第八天了啊,刘德全和冯天道肯定不会想到李皇帝会做出这种事情。

    而且因为他们已经奔赴谷山,并不知道这事,那么可想而知,等到了现场以后,李皇帝把这两人一亮出来,会让对方多么震撼,以至于不战而溃!

    原来李皇帝才是那只最毒辣的老狐狸。所有人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中,李皇帝将用实际行动告诉整个省城,谁才是这里的王!其他人跳得再欢,在李皇帝看来,不过是群跳梁小丑而已!

    因为刘璨君和冯千月,屋中所有人都在大笑和欢呼,唯有我却笑不出来,自始至终都沉默着。如果只有刘璨君,可能我也会高兴地跳起来,跑去外面放两挂鞭庆祝下都有可能,可是现在还有冯千月啊,这让我怎么笑得出来?

    李皇帝也注意到了我的沉默,直接开口问道:“火曜使者,你在想什么呢?”

    火曜使者当然说得是我。

    一时间里,整个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向了我。冯千月也知道火曜使者是我,本来神色极度慌张的她,听到我也在这现场,像是终于看到一丝希望的曙光,一脸迷茫地四处寻找着我,可惜她什么都看不到,只是胡乱地摆着头。

    看她这样。我当然心痛不已,高高在上的冯大小姐,却落到这种不堪的田地;尤其想到她之前每天在家以泪洗面,今天还要遭受这种飞来横祸,就更加的心如刀绞。

    但我极力隐藏着自己的情绪,假装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冲着李皇帝说:“大哥,我什么都没有想。”

    我的声音一起,冯千月便立刻朝我的方向“看”了过来,像是终于抓到了救命稻草,“呜呜呜”地叫着,显然是在向我求救。现在的她,显然是被吓坏了,但凡有一点点获救的可能都急切地想要抓住,更不用说我还是她特别信赖和依赖的人。

    虽然冯千月和刘璨君的婚约关系众所周知,但我和冯千月的暧昧关系同样人人皆知,这段复杂的三角恋曾经是省城最热的话题,不过后来随着我成为火曜使者之后就没什么人再提起了。

    现在,这段关系显然又被摆到台面,三角恋的三个主角都到齐了,但是因为我的特殊地位,屋中众人也不敢明说,只是纷纷用眼神交流着。李皇帝也嘿嘿笑着说道:“王峰,我知道你一向喜欢冯家的这个小姑娘,但她现在对我来说至关重要,你不会想要误了我的大事吧?”

    李皇帝的脸上虽然在笑,可他的语气却十分凌厉,显然想要当众试探我的真心。我也立刻认真说道:“大哥,你放心吧,我是不会为了一个女人而影响你的!”

    听了我这句话,本来满脸期待的冯千月,顿时面如死灰,一脸的绝望和难过,甚至有泪水浸过黑布流淌下来。看她这样,我的心里更受不了,直接把头转过去了。

    而李皇帝,则哈哈大笑起来:“好啊,好,这才是我的火曜使者!想做七曜使者,就要斩断所有情丝,把心炼得像钢铁一样坚硬!哪怕是亲生父母站在这里,也要眉头不皱一下,更何况是个女人!道理非常简单,如果咱们这仗败了。那么在座的各位连命都没有了,还怎么再找女人?而我们只要活下来了,想要多少女人都有,你们说是不是?”

    众人齐声高呼:“是!”声音响彻整间屋子。

    李皇帝满意地点头:“所以,王峰是你们所有人的楷模!”

    众人立刻为我欢呼起来,各种肉麻的吹捧之语也不绝于耳,听得我心里一阵阵的膈应和痛苦。再看冯千月,她的脸上已经完全失去颜色,就好像整个灵魂都被抽空了一样,没有了悲伤和愤怒,没有了绝望和难过。就好像一个没有生机的布偶娃娃,什么都没有了。

    现在的她,想必对我一定非常失望吧。

    等到欢呼声都停止下来,李皇帝继续说道:“王峰,你这么做是对的,因为这个女人根本不值得你对她付出真心!我实话告诉你吧,在我抓到这娘们的时候,她正和刘璨君你侬我侬,就差宽衣解带做那种苟且的事了!所以啊,我才会一箭双雕,把他们两人抓个正着啊!”

    什么?!

    听了李皇帝的话。我的心中如遭雷劈,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冯千月明明是很讨厌刘璨君的,怎么可能和他做出那种事来?但李皇帝描述得非常真实,就好像真有这种事发生似的。

    我本能地看向冯千月,而冯千月也像是惊醒过来,似乎知道我一定在看她似的,立刻拼命地摇起头来,显然在否认李皇帝说的事情。与此同时,李皇帝却哈哈大笑起来:“你看吧,我稍加试探,就把你的真心给试出来了,你的心里到底还是放不下她!王峰,真要上了战场,你会不会为了她,而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来?”

    这时我才明白,我是被李皇帝给耍了,一股恼火不禁油然而生。

    而李皇帝走到我的身前,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好了,消消火吧,放不下一个女人而已,很正常嘛,我也年轻过的,也曾冲冠一怒为红颜,这才是男儿本色啊…;…;”

    李皇帝一边说,一边仰起头来看向窗外,眼神也变得幽远起来,仿佛想起了什么往事。但是很快,他又回过神来,拍着我的肩膀说道:“王峰,为了不让你留下遗憾,我准许你在出发之前,把这个娘们上了,然后心无牵挂地上阵!”

    我吃了一惊,完全没想到李皇帝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其无耻和下作的程度简直超出我的想像。屋中的其他人则纷纷嚎叫起来,听到还有这种好事,这帮畜生竟然比我还要激动,一个个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振奋。

    看我愣住,李皇帝笑呵呵道:“怎么,不愿意吗?不愿的话,咱们可要走了,你以后或许就没这个机会了!”

    瞬间。我就明白过来,李皇帝的意思是,冯千月可能会死,如果我想和她温存,就要抓住最后的机会。李皇帝的目标一直都是铲尽八大家族,一点活口都不留下,上阵之后必然先用刘璨君和冯千月要挟对方,等到对方全部投降之后再大开杀戒,斩草除根!刘璨君和冯千月作为刘、冯两家的后人,一定必死无疑!

    “怎么样,上不上?”李皇帝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上!”

    我大喝一声:“不上白不上!”

    李皇帝再度大笑起来:“好,这才对嘛,不枉我平时调教你了。赶紧去吧,二十分钟够不够用?”

    “至少半个小时!”

    虽然我还未经人事,但是以前也看过那种片子,觉得半个小时应该是正常水准。说完以后,我便俯下身去抱冯千月,冯千月以为我真要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来,慌得“呜呜”叫着,同时还左躲右闪;不过这并不稀奇,冯千月平时虽然看着大大咧咧,但其实连初吻都是给了我的。这种事情当然无法接受,然而让我意外的是,旁边的刘璨君也发出一阵阵吼声,显然在对我的行为表达强烈不满。

    刘璨君这小子虽然不怎么样,但对冯千月确实一片真心,否则平时面对冯千月也不会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趁机会踢了刘璨君一脚,将他踢得朝后翻了一个滚儿,然后便强行把冯千月抱了起来,朝着餐厅外面走去。

    “半个小时,你行不行啊?”李皇帝带头起哄,其他人也都纷纷发出怪叫。

    “你不行。不代表我不行。”我豪气干云地往前走着。

    “去你妈的,年轻人不知好歹…;…;”李皇帝笑骂着。

    离开餐厅,我便朝着隔壁一个房间走去,这里可供休息的客房很多。冯千月使劲挣扎着,并且不断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显然在咒骂我,而我不为所动,死死地将她抱紧,走进隔壁的房间以后,便把房门关上,又将冯千月丢在了床上。

    冯千月使劲往床尾靠。一双脚还使劲乱踢,像只不顺从的野猫。我扑上去,先按住她的腿,接着将她压在身下,又把她嘴上的黑布扯下,冯千月立刻骂了出来:“王峰,你敢动我一下,我就是做鬼也不放过你…;…;”

    冯千月虽然知道我是王巍,但平时还是习惯叫我王峰,尤其是我戴着人皮面具的时候。

    “千月,你冷静下,我是不会对你怎样的!”我死死压着她的身子,同时在她耳边轻声说着。

    我们两个长久以来建立的信任也不是一朝一夕之间就能摧毁了的,所以在我说过这番话后,冯千月像是退潮的海,突然就安静下来,身子也不动了,唯有胸口还在不断起伏。

    我慢慢扯下了她眼睛上的黑布,让她可以重见光明。

    我看到她的眼睛红肿、眼眶湿润,显然受了很大的委屈和惊吓,我的心中也如刀割一般难受。我压在她的身上,我们两个距离很近很近。彼此的气息也喷在对方脸上,可是我们两个谁都没有邪念----在这种情形下如果还有邪念的话才真是见鬼了。

    “王峰…;…;”冯千月的眼泪又涌了出来:“现在该怎么办?”

    冯千月的声音充满了无助,显然已经彻底地绝望了。我轻轻用手擦拭着她脸上的眼泪,像过去一样温声对她说道:“你不要哭,我会想办法救你,你一定要相信我!”

    冯千月使劲点着头:“嗯,我信,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

    就像我之前说的,我们两人长久以来所建立的信任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摧毁了的,我们以前共同经历过许许多多的困难和挫折,但每一次都挺过来了。这次一定能和以前一样,风雨过后重见阳光!

    可是所有的一切都在李皇帝掌控之下,里里外外也都是他的人,要救冯千月出去不是一件易事。我先问冯千月是怎么被抓过来的,她在家呆得好好的怎么会被李皇帝的人抓来?

    这一点我一直觉得奇怪,李皇帝就算在冯家设有耳目,但冯家也不可能倾巢出动,只留冯千月一人在家,把一个大活人抓出来也太匪夷所思了点。

    结果冯千月告诉我说,她不是在家里被抓,而是在皇家夜总会的楼下被抓!

    我吃了一惊,说你来这干什么了?

    冯千月面色为难地说:“王峰,我是来告诉你,一定要远离李皇帝,因为此战他必败无疑,如果你还跟着他的话,可能会死无葬身之地!我想来见你一面,并且认真地改装过了,结果还是被李皇帝的人抓起来了…;…;”

    冯千月并不会什么易容术,她所谓的改装无非就是戴顶帽子、加个围巾之类的,再加上李皇帝本身就有耳目盯着冯家,会抓到她也就不意外了。可我还是纳闷地问:“你为什么觉得李皇帝一定会败?”

    虽然之前一个月的混战中。四大家族在刘德全的引导下风头尽出,省城之中人人都觉得李皇帝已成颓势,战败的几率很大,但就算是刘德全本人站在这里,恐怕也不会信誓旦旦地说四大家族一定会赢。

    冯千月又有什么自信说出这种话来?

    冯千月答:“因为你们七曜使者里面,有一个人是刘德全派过去的内应!他和我们四大家族讲好了,会在谷山脚下的大战中和四联里应外合,一起把李皇帝给干掉!”

    听到冯千月这样的话,我的心中确实吃了一大惊,之前王公子来找我的时候,竟将我们密境中的人员构成说得一清二楚。那时候我就怀疑密境中或许有内奸了,没想到竟是真的,冯千月的话印证了这一切。

    我惊讶地问:“是谁?”

    冯千月又答:“就是那个木曜使者!”

    冯千月一说,我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那个干瘦老头的形象来。这一刻,我简直无法形容自己内心的震惊,木曜使者竟然是刘德全的人,刘德全果然是个能人啊,还能把势力渗透到李皇帝的密境中来。

    不过想来也是,这么多年的时间里,李皇帝能安插耳目到各大家族,刘德全当然也能安插内应到李皇帝这,这就纯粹属于间谍之间的暗战了,双方的招数真是层出不穷,还有多少秘密是我不知道的?

    这样看来的话,李皇帝所自豪的七曜使者之中,除了土曜使者忠诚于他之外,其他人竟然全部都有异心!我舅舅就不必说了,赵铁手和流星现在也都是我们的人,岳公子也早早地和他家人一起消失,现在又爆出来木曜使者是刘德全的人…;…;

    唯一忠诚的土曜使者,偏偏还不能出战,李皇帝怎么可能不败?

    看我傻眼,冯千月继续说道:“王峰,李皇帝这次必败无疑了,所以你一定要走,走得远远的,否则你会被他连累,葬身在谷山脚下的啊!”

    冯千月的声音里充满关切和关怀,确实是一心一意为我着想,她不惜冒着风险到皇家夜总会来,就是为了提醒我这件事情!我面色复杂地看着她,说你把这个秘密告诉我,就不怕我转头告诉李皇帝。然后除掉木曜使者,再把你们四大家族一网打尽么?

    冯千月坚定地摇头:“我了解你,觉得你不会这么做的!”

    接着,脸上又呈现出一丝痛苦之色:“当然,如果你真这么做了,我也无可奈何,我也没有多想其他,就是希望你能好好的…;…;毕竟,毕竟我和我爸都对不起你!”

    我知道她这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冯家确实亏欠我家太多,也太对不起我爸的信任了。

    可冯千月明明知道这样做事所带来的后果会是什么,可她还是义无反顾地这么做了,我真值得她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么?这个姑娘,在一定程度上竟和王公子一样,为了爱人不惜付出一切、牺牲一切!

    相比之下,我就显得太有点自私了,真是对不起冯千月对我的这一片真心…;…;

    我咬着牙,坚定地说:“千月,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我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也要保你安然无恙!”

    冯千月显然很信任我,再次重重点头:“嗯,我相信你!”

    接着又小心翼翼地说:“那,你能不能把刘璨君也一起救出来?”

    我以为自己听错了,简直不敢相信冯千月竟然还想着刘璨君,所以非常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我正准备说几句恕我无能为力之类的话,冯千月就像知道我要说什么似的,赶紧解释:“之前我被抓的时候,是他扑出来救我,才一起被抓的!王峰,我对他一点意思都没有,只是觉得很对不起他,如果能救他一起出去,我的良心也能安一些了。王峰,我向你保证,我只喜欢你一个人,也只想嫁给你一个人,其他人我从来没考虑过!”

    原来是这样啊,看不出来刘璨君这小子在对待感情上倒是挺认真、挺无畏的,也不是一无是处,这种时候还表现的挺像个男人。

    冯千月的这番话不只是向我表明心迹,也是希望我能暂时抛开其他恩怨,把刘璨君也救出去。但,冯千月未免把我想得太无所不能了,在她心里我就像个超人似的,好像什么事情都能做到,实际上我连怎么救她都还没底,怎么可能还去救刘璨君呢?

    而且,我心里也压根不想救他啊,他算个什么东西,值得我花力气?

    只是此时此刻,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说上一句:“我尽力吧!”

    冯千月的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冲我点了点头。

    冯千月实在是太相信我了,感觉她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但她并不知道我的压力其实很大。如果要救她的话,只能在半路上下手了,如果到了谷山脚下的战场,到时到处都是李皇帝的人,肯定无处下手。

    这么想着,我便把黑布重新蒙在冯千月的眼睛和嘴巴上,还把她的头发和衣衫都弄得凌乱一些,嘱咐她尽量做出一副受到凌辱的样子。冯千月说她又没被凌辱过,怎么知道该是什么样子?我说你没看过那种三流电视剧吗,女人在遭到侮辱之后都会变得痴痴呆呆。

    冯千月仔细想了一下,倒是入戏挺快,果然做出一副痴痴呆呆的模样,好像真的被我给怎么样了似的。

    我点点头,说好,有悟性。

    觉得差不多了,我便将她抱起,朝着门外走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