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少年王 > 547 怎一个狂字了得
    其实在龙王出现,说这事有些复杂,让我不要插手的时候,我就预料到我舅舅一定也在现场了。只是我怎么都没想到,我舅舅竟然会这么堂而皇之地现身,还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嘲讽冯天道!

    说句实话,冯天道的所作所为确实有些无耻,哪有用这种方式逼迫女儿嫁人的?但是现场众人畏于他的地位,并不敢说出口来,也就我舅舅才如此无所顾忌了。

    我舅舅虽然在谷山大战的时候已经现过身了,可那个时候刘、冯、葛三家已经撤离,所以现场大部分人虽然听过他的名字,却也并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子。

    但我舅舅毕竟非同常人,即便只是站在那里,即便只是随口说几句话,也显得霸道十足、气势万千,现场众人还真的不敢随便搭腔,反而互相询问着这人到底是谁。

    总有人是认识我舅舅的。

    所以“小阎王”这个名字迅速在人群之中传了开来,众人本就觉得我舅舅英武过人、气势不凡,在知道他就是传说中的小阎王后,个个都表现出了惊异的神色,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了。

    这就是人的名、树的影,当初的李皇帝也有如此威势,只是现身就能把一大票人震住。而我虽然名声同样不小,既当过比武大会的冠军,还做过李皇帝手下的火曜使者,现在更多了一个“小阎王外甥”的头衔,但在大人物比比皆是的刘家庄园之中依然不算什么,比起我舅舅来当然差得远。

    看到我舅舅来了,我心里就更踏实了,他一向不做没把握的事,想必这次也做了充分的准备吧?我本能地朝着四周看去,我舅舅或许在刘家庄园之中埋伏了不少人手?

    但我看了一圈,并没看到我想见的人,我不是怀疑我舅舅藏人的本事,但总该有点蛛丝马迹的吧,这里又不像谷山脚下,周围可没茂密的山林!

    像是看出我的意思,龙王直接轻声说道:“不用看了,刘家警卫森严,外人根本就进不来,我和阎王大哥还是花了很大力气才混进来的。”

    我吃了一惊,说意思是说,只有你和我舅舅来了?

    龙王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

    我的一颗心顿时沉了下去,现在我舅舅和四大家族这边虽未正式开战,但是两边一直蠢蠢欲动、摩拳擦掌,谁都知道一场恶战迟早都会到来。在这种敏感的时刻里,我舅舅和龙王竟然一个人都不带,双双进入这虎狼之穴,胆子未免太大了点,他们就不怕出什么意外吗?

    看我焦急的模样,龙王继续沉声说道:“阎王大哥其实不准备来的,因为这摆明了就是个套儿,刘家和冯家办的这场婚礼,目的就是把你引来,把你抓住以后再去对付阎王大哥……当初李皇帝用阎王大哥的父母逼他就范,所以刘德全和冯天道也打算故技重施!”

    这时候我才明白,我舅舅为什么禁止我踏入省城,原来他早就看破了刘德全的计谋。这段时间以来,我舅舅使了一招空城计,就吓得刘德全不敢轻易冒犯,但刘德全并不是无所作为,他也同样想了一招来引我现身,好用我来对付我舅舅!

    婚礼当然也是真的婚礼,刘、冯两家确实早就打算联姻,可是他们在这婚礼的背后还隐藏了其他的阴谋。

    好阴毒的刘德全,好险恶的冯天道!

    可我竟然没有看破他们的用心,还是傻傻地上了套,我顿时有些懊恼地询问龙王,怎么不早点和我说呢?龙王瞥了我一眼,说:“和你说了,难道你就不来了吗?”

    龙王这一句话顿时让我哑口无言。

    是啊,以我的性格,即便知道这是一个阴谋,恐怕也会心甘情愿地上钩,因为我确实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冯千月嫁给别人!

    龙王继续说道:“你都来了,我和阎王大哥就不得不来,否则就让他们的奸计给得逞了。”

    龙王这话乍一听,就好像他和我舅舅来了,刘德全和冯天道的阴谋就被摧毁一样。这我就不明白了,他们就算抓我,目的也是为了对付我舅舅,现在我舅舅直接来到这里,那就等于越过中间这一步了,不是反而让他们更轻松地就取得胜利了吗?

    看到我疑惑的眼神,龙王继续给我解释,说虚者实之,实者虚之,别忘了他们本身就很畏惧我舅舅,我舅舅越是肆无忌惮、光明正大地现身,他们就越怀疑我舅舅是不是在背后还有什么阴谋,反而有所忌惮、不敢轻易动手。

    原来如此,怪不得我舅舅要如此张狂的现身,还公然在众目睽睽之下嘲讽冯天道,就是抓住了刘德全这多疑的毛病——聪明人一向都很多疑。可龙王的话虽然没错,但假的就是假的,万一刘德全没有上套,执意要对付我舅舅怎么办?

    龙王长长叹了口气:“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希望阎王大哥能骗过刘德全。”

    说到底,他们还是冒了一个很大的险,一想到这危险是因为我才引发,我的心中当然不免愧疚起来。龙王继续说道:“你也不用觉得自责,就算是你不来,阎王大哥也不会眼睁睁看着冯千月嫁给刘璨君的……毕竟,他知道冯千月对你来说有多重要!”

    我明白了,我舅舅和我一样,明知道这是个套,也一定会踩进来。

    原来我舅舅是这么的在乎我,仅仅因为冯千月对我来说很重要,他就不惜以身犯险进入这虎狼之地!

    我的心中顿时觉得暖暖的,可在感动之余,也不免为我舅舅感到紧张,暗中为他祈祷,希望他能够平平安安。

    与此同时,台上的冯天道也诧异地回过头来,意外地看着我舅舅,正和刘璨君拉扯着的刘德全也是一样,面色震惊地看着人群中的我舅舅。他们的目的是引我出来,并没想到我舅舅也会现身,所以一时间有些发愣。

    而我舅舅则继续豪迈地大笑着,在人群中显得格外放浪不羁,直接说道:“刘家主,冯家主,你俩不仗义啊,孩子结婚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肯请我过来,难道我‘杨皇帝’在省城的地位还不够吗?”

    自从李皇帝死后,我舅舅就以杨皇帝自居了,不过也从来没人表示反对,没人觉得小阎王担不上这个称号。台上,刘德全和冯天道面面相觑,他们为了抓我而做了充足的准备,但是怎么也没想到小阎王亲自来了,他们本来以为小阎王根本不会上这种套。

    还是刘德全最先反应过来,笑呵呵道:“怎么会呢?我只是听说你还在闭关养伤,想着你可能暂时出不来呢,所以就没敢惊扰你。你要能来,我们当然非常欢迎。来人,给小阎王看座!”

    有人立刻搬了一把椅子出来,放在了四大家主的座位旁边。

    我舅舅却摇头:“我现在叫杨皇帝,不叫小阎王了。”

    刘德全皮笑肉不笑地说:“好好好,杨皇帝,快请坐!”

    我舅舅这范儿也是做得很足,一点都不客气,直接大踏步就走了过去,大马金刀地坐在了椅子上面,还和旁边的王公子、葛天忠、火爷等人打了一个招呼,众人也纷纷和我舅舅打着招呼。

    趁着这个机会,龙王也和我说:“我和阎王大哥能混进来,全是火爷帮忙。”

    我点头,表示明白。

    这点小事,对火爷来说确实很容易就办到了。

    上次谷山之上,李皇帝在覆灭之前给火爷打过求助电话,但是却遭到了火爷的拒绝。不过大部分人并没听到电话内容,只以为小阎王提前把火爷给买通了,而火爷向来就是做这种生意的,有利益就会往上面扑,所以四大家族也不以为意,照旧该请他还请他。

    我舅舅坐下以后,便对着台上说道:“刘家主,冯家主,我来这本想给你俩捧场的,可是我看出了一点意外,冯家主的闺女好像不是很愿意嫁人的样子啊,这婚礼就没必要再进行下去了吧?”

    我舅舅知道我的心思,所以开门见山地表达了他的意思。冯天道顿时有点尴尬,转头看向旁边的刘德全,还是刘德全老谋深算,笑呵呵道:“小孩子吵吵架很正常嘛,婚礼该办还是要办的。千月,你说是不是?你可看清楚啦,这就是传说中的杨皇帝!”

    刘德全一边说,一边意味深长地看向旁边的冯千月。他的意思很明显,是说如果你不肯和我们刘家联姻,你们冯家就会遭到眼前这个人的屠戮,具体该怎么做你知道的。

    在我舅舅没出现以前,冯千月还表现的比较坚决,可在我舅舅出现之后,冯千月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可能是我舅舅长得太凶恶了,也可能是我舅舅的凶名太盛,冯千月只是看着我舅舅的脸,就有点被他吓得不轻,结结巴巴地说:“我,我……”

    不等冯千月说出口来,我舅舅又直接抬头,冲着冯天道说:“老冯,咱俩也是老相识了,我也不跟你多说废话。这样,你把你闺女嫁给我外甥,咱俩做个亲家,我包你们冯家在省城安然无忧,怎样?”

    听到我舅舅说出这样的话,我的一颗心顿时砰砰跳了起来,果然知我者我舅舅也,和我的想法一模一样。以前的我就是因为给不了冯千月“包你冯家无忧”的承诺,才在她面前失去了底气,而现在我舅舅竟然主动把这样的话说出来了,让我如何能不激动?

    虽然我不知道我舅舅如何能在“一统省城”的基础上还能保住冯家,但他既然敢当众说出这样的话,就一定可以做到,也让我松了好大的一口气。

    而冯天道选择和刘家联姻,就是希望得到刘家庇护,不至于被我舅舅灭掉,现在我舅舅竟然说要和他联姻,冯天道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神情之中也略带着些激动。

    毕竟对他来说,只要能够获得强者庇护就好,至于这个强者是谁就无所谓了。

    刘德全注意到了冯天道的变化,立刻说道:“老冯,你别上他的当!别忘了小阎王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在李皇帝的身边精心潜伏将近两年,就是为了将李皇帝杀掉好取而代之!这样的人,野心比李皇帝还大,什么阴狠的事他做不出来?一统省城就是他的终极目标,你觉得他会放过你们冯家吗?”

    这个刘德全也足够厉害,三言两语又将形势逆转,冯天道在听过他的话后,神情果然又变得紧张起来,提防地看着我舅舅。毕竟我舅舅这人的名声确实不好,在一定程度上比李皇帝还要邪恶,被人怀疑用心也是正常。

    我舅舅也无法自证话的真伪,这就叫被声名所累,说真话反而没人信了,顿时恼火地说:“刘德全,我都跟你说了叫我杨皇帝,你怎么还一口一个小阎王,看不起谁呢?”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刘德全也不用再装了,直接冷笑一声说道:“小阎王,就你还想当杨皇帝,差得远吧?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这场婚礼,我们本来是想把你外甥引出来的,结果你倒走出来了,也好,省得我们麻烦,来人!”

    刘德全似乎担心再这么下去,冯天道会被我舅舅给拉拢了,所以直接将场面推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在刘德全一声令下,四周立刻涌出很多身穿黑衣的汉子来,手里握着各式各样的武器,这些人乍看上去都差不多,但只要稍微有点阅历的都能知道这是刘、冯两家的合军。

    他们布置这样的阵仗,本来是为了对付我,现在却用到了我舅舅身上。

    这一刻终究还是来了,我立刻变得紧张起来,我舅舅就是再能打,也肯定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况且他还有伤在身。之前他和刘德全说他伤早好了,我知道他是骗人的,他的内伤没那么容易痊愈。

    眼看着我舅舅被重兵包围,我早已经按捺不住,立刻就想冲上去和他站在一起共同抗敌。但龙王再次拦住了我,对我说道:“再等一等!”

    等?

    还等什么?

    我一脸焦急,龙王却沉默不语,紧紧盯着场中的我舅舅。

    四周的那些汉子出现之后,场中的宾客也吓得纷纷往远处退避,只有几个见惯了这种场面的人留在现场,比如王公子、葛天忠、火爷等等。王公子本来是帮我的,但他看到我舅舅现身之后,也变得默不作声了。

    对他来说帮我可以,帮我舅舅肯定不行。

    我和龙王也只能暂时退出场外,和那些宾客站在一起,不然就太有点显眼了。

    而面对四周杀气腾腾的一众汉子,我舅舅却一点都不畏惧,反而放声大笑起来。

    他的笑声充满霸气和轻蔑,更透着无上的威严,显然根本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一般人甚至不敢直视他的目光。我舅舅笑得莫名其妙,几个家主也面面相觑,刘德全试探着问:“小阎王,你笑什么?你已经被包围了!”

    人群之中,我舅舅依旧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眼皮连抬都不抬,淡淡地说:“刘德全,你弄这么点人就想吓唬我,你到底是瞧不起谁呢?既然我敢到你这庄园,就肯定做了准备。但,我是抱着诚意和祝福来到这的,只是看冯家的姑娘不大愿意嫁给你家儿子,才随便给冯家主出了个主意而已,你就搞出这么大阵仗来对付我……你是在逼我么?”

    我舅舅一边说,一边抬起头来,用阴狠的目光瞪着刘德全。

    我舅舅的语气虽然云淡风轻,可是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里都藏着杀机,再配合他阴气森森的目光,让现场的人都忍不住为之一寒。

    这几句话显然很有效果,刘德全立刻吓得往四周望去,以为我舅舅真在附近埋了人手。但这里是他家的庄园,虽然挺大,但是一眼也能望得到头,而且四处都是绿草茵茵的平地,顶多有些假山流水什么的,哪里能看到什么人?

    我也知道我舅舅是在故弄玄虚而已,他和龙王能混进来已经不容易了,怎么可能布下其他人手?

    他这谎言显然有点拙劣,根本就骗不过刘德全。果然,刘德全确定没人之后,哼了一声说道:“小阎王,你吓唬谁呢,你的人在哪,倒是亮出来让我看看啊?哦,是不是在墙外面呢?告诉你,在墙外面我也不怕,就你那么点人,全部上来我也不鸟。”

    省城里的人都知道,小阎王打败李皇帝后,并没怎么招兵买马,手头能用的人仍旧只有一支上百人的龙家军。要不是担心我舅舅有诈,刘德全早就号召四大家族杀尽皇家夜总会了。

    听了刘德全的话后,我舅舅摸着鼻子嘿嘿地笑:“刘德全,你猜得不错,我的人确实都在墙外。不过,你真的不鸟吗?”

    说完这句话后,我舅舅突然从口袋摸出一截长长的东西,猛地一拉引信,那东西便直上天空,“砰”的一声炸出一朵绚烂的烟花。接着,四周的墙外顿时传来了巨大的呐喊声,这声势地动山摇、直上九宵,哪里仅仅只有百人,少说也有千人!

    我舅舅竟然带了千人,把刘家庄园给包围起来了!

    我天,他从哪搞来这么多人的?

    从罗城调兵吗?没可能这么快啊!

    那么,我舅舅到底是怎么在无声无息之间拥有了这样一批庞大的势力?竟然都不亚于当初的李皇帝了,这才不到两个月而已啊!

    我诧异地看向旁边的龙王,龙王却冲我露出一丝苦笑,说道:“假的!”

    假,假的?

    这听上去多达千人、气势冲天的呐喊声,竟然是假的?!

    我正想问龙王是怎么做到的,龙王却摇摇头:“先别问了,祈祷你舅舅能混过这一关吧!”

    虽然心中疑惑重重,但我还是看向场中的我舅舅。

    我舅舅已经站起身来,在重重的吼声之中,慢条斯理地问道:“刘德全,你确定要逼我出手吗?”

    这些吼声,也同样把台上的刘德全和冯天道给吓到了,以他们今天所准备的人手,肯定无法和外面的“上千人”抗争,就连四周那些汉子都露出紧张恐惧的眼神。

    但,刘德全依旧不肯认输,咬着牙说:“小阎王,你人多又怎么样,难道他们能在一瞬间就冲进来救你?我家的墙可高达六米!就算他们冲得进来,你也早就沦为肉泥了!”

    “嘿嘿,那就试试看呗?”

    我舅舅一边说,一边从怀中摸出一截长长的铁链来,那铁链浑身黑漆漆的,而且又粗又重,在太阳光下闪着暗色的光。随着铁链缓缓取出,还发出沉重的撞击声响。

    勾魂链!

    听过我舅舅名字的人,也一定知道我舅舅身上有三大神器,分别是勾魂链、打神棍和屠魔刀,现在他手里的这截铁链就是勾魂链了。当初在乱坟岗子打宋光头的时候,我舅舅就是用勾魂链把他吊进棺材里的。

    勾魂链看上去朴实无华,没有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但它身上偏偏散发着令人胆寒的杀气,现在的年轻人或许不怎么清楚了,站在台上的刘德全和冯天道却一定早知道它的威力!

    事实也是,那两位家主的额头上慢慢浸出冷汗。

    当初在谷山之上,我舅舅和李皇帝对决的时候都没用武器,现在竟然把勾魂链拿了出来。

    我舅舅将铁链完全拿出来后,便分别抓住了勾魂链的两端,举在身前对准台上的刘德全,轻蔑地说:“来,让你的人上吧,看看他们能撑多久,我在墙外的人可以进来!”

    我舅舅说得不是“我”能撑多久,而是“他们”能撑多久。

    怎一个狂字了得!

    刘德全顿时大汗淋漓,到底是被我舅舅吓到了,赶紧说道:“别,别,杨皇帝,我和你开个玩笑的。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咱们还是不要动刀动枪的了,有什么话都能好好说嘛……都愣着干什么,赶紧撤啊!”

    四周的那些汉子如获特赦,立刻掉头而去,消失的无影无踪个。

    “杨皇帝,坐,坐!”刘德全紧张地说着。这个刘德全也挺有意思,准备对付我舅舅的时候就叫小阎王,想跟我舅舅和解的时候又叫杨皇帝,具体什么称呼,还取决于现在谁占着上风。

    看来这一关是混过去了,我和龙王都松了口气,相视一笑。

    “哈哈哈,早这样不完了嘛。”

    我舅舅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又冲着台上的冯天道说:“那咱们来继续谈吧,把你闺女嫁给我外甥,怎样?”

    冯天道不知所措地看了刘德全一眼,而刘德全正准备说话,天上突然扑棱棱飞过来一只白鸽,直接落在了刘德全的手上。刘德全熟练地从白鸽脚上取下一封短信,在看过上面的内容之后,登时大声地笑了起来:“小阎王啊小阎王,竟然在我家墙外放了十多个音箱,可真有你的……”

    虽然我不知道在这个科技发达的现代,刘德全还要用飞鸽传信,但我舅舅的计谋确实是被识破了。龙王说得没错,外面那些上千人的呐喊声是假的,都是我舅舅找人在外面放的音箱而已。

    听着刘德全的大笑,我的心中顿时凉飕飕的,暗道完了。而我舅舅却是面色一变,身子从椅子上猛地弹起,手握漆黑的勾魂链,猛地朝着台上的刘德全冲了过去。

    我舅舅本来就在观众席的前面坐着,加上他冲刺的速度也快,刘德全根本就没反应过来。几乎一瞬间,我舅舅就像从天而降的神魔一样窜到了舞台之上,他手中的勾魂链也嘎吱作响,仿佛渴望饮到人血一般。

    这一刹那,刘德全也仓皇大喊:“飞鹰,救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