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少年王 > 593 醒醒,大清亡了
    其实在我今天东奔西走的时候,就预感到我舅舅可能会打电话了,这个预感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电话真正打来的时候,虽然我的心里也惊了一下,但总体还是比较镇定的。

    我只是没有想到,我舅舅会在这个节骨眼打来电话而已,毕竟郑皇帝和他的锦衣卫就在不远的前方了。

    因为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旁边的龙王等人也迅速朝我看来,毕竟他们也在等我舅舅的消息。我立刻按了接听,放在了自己的耳朵边上,开口叫了一声舅舅!

    这一声舅舅,使得更多的人朝我这边看来,毕竟人人皆知我的舅舅是谁。仔细想想,我舅舅已经前往帝城有半年了,这半年来真是一点消息都没,刚开始的时候还好,我还能稳住省城的局面;但自从那几个神秘人和锦衣卫、郑皇帝相继来到之后,我就节节败退、屡屡失守,先是像个丧家犬一样逃出皇家夜总会,接着又像个亡命徒似的冲出龙华集团,最终退守到了一所三流大学里面苟延残喘、苟且偷生;那个时候,是我最想念我舅舅的时候,我觉得我真是一事无成,希望他能回来主持大局,为我们大家报仇雪恨。

    还好,我抓住了机会,趁着郑皇帝对刘德全和葛天忠下手,牢牢将刘、葛两家握在了自己的手中,将他们团结起来一起对付郑皇帝。到了这时,我的想法又发生了改变,觉得我舅舅不回来也没有关系,我们自己也能对付这个渭城来的郑向华!

    所以,接到我舅舅的这个电话时,我内心充斥着更多的是骄傲,因为我可以自豪地告诉我的舅舅,局面已经被我掌控住了!但,让我意外的是,我舅舅那边的信号非常不好,里面沙沙声一片,就听到我舅舅用断断续续的声音说道:“我暂时……回不去……不要……和他们打……先躲起来……你们不是对手……”

    还不等我回话,我舅舅那边就切断了电话,我叫了好几声舅舅,但是那边一点声音都没有了。最后,我也只能无奈地放下手机。而旁边的龙王等人,都很紧张地问我:“怎么样了?”

    虽然他们就在我的身边,可连我都听不太清我舅舅的声音,就更不用说他们了。我抬起头来,正准备实话实说,可看着他们一个个布满焦虑和期待的眼神,我的想法突然又改变了。

    经过我们这几天的努力,好不容易有了能和郑皇帝博弈的资本,就这么放弃实在有点太可惜了。我不是不肯听我舅舅的话,但我觉得他是不了解我们这边的情况,才以为我们不是郑皇帝的对手,又因为手机信号太差的原因,我也没法和他详细解释,才造成了现在这种局面。

    在我看来,这次机会绝对不能错过!

    况且,箭已经在弦上了,郑皇帝和他的部队马上就到,就是想避也没机会了,还不如撸起袖子和他们干。如果这个时候,我把我舅舅的电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们,也改变不了最终战斗的结局,反而还影响了大家的士气;不如改变说法,让大家的士气更加振奋!

    想到这里,我便毫不犹豫地说道:“我舅舅说了,他暂时回不来,但让咱们尽管和郑皇帝干,说那家伙不过是个纸老虎而已!”

    听过我这句话后,我们这边立刻起了一片沸腾之声,众人都在欢欣鼓舞。显而易见,在这种关键时刻,“我舅舅的这句话”无疑给了大家一记强而有力的强心针,使得大家的信心更加充沛了。

    只是,一片欢呼声中,龙王却朝我投来疑惑的眼神。他的直觉非常敏锐,总觉得这句话不像是我舅舅说出来的,但是四周的人实在太多,我也不方便和他解释什么,只能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網w ww.Ai Qu xs.com】

    龙王明白了我的意思,但他对我的决定并没表示反对。

    就像我们一开始商量好的,这一场仗必须要打。

    只是,我们这边一片欢呼,在对面逐渐靠过来的锦衣卫看来却是一头雾水,搞不懂我们为何这么高兴。而我,始终都以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看着对方的来人,仿佛看着一群自投罗网的羔羊。

    很快,他们停住了脚步,因为距离我们只有十几米远了。人群散开,郑皇帝果然从中走了出来,这位长着一副老干部面孔的大哥,现在的精神状态看上去相当不错,不像今天上午那么醉醺醺的模样了。

    看到我们这边都是一片笑颜,郑皇帝笑呵呵地说道:“怎么,又跟我玩这一手啊,各位不去演戏可真是屈才了。”

    上午,郑皇帝来的时候,我们把大门敞开,一帮人满脸自信,一副完全不鸟郑皇帝的样子,让他以为我们的准备十分充分。所以,当两边喊杀声响起来的时候,郑皇帝才会以为自己真的中了埋伏,匆忙的落荒而逃;但是现在,郑皇帝吃一堑长一智,不会再轻易相信我们了。

    我并没搭理郑皇帝,而是抬起头来看了看天边的夕阳。

    残阳如血。

    郑皇帝第一次来的时候,太阳才刚刚升起,一天之计在于晨;而他第二次来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落下的黄昏了,这期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而他自己却一点都不知道。

    太自信、太狂妄,确实不是一件好事。

    我的头低下来,嘴角已经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上午,我的底气是装出来的;然而现在,我真真正正有了底气。

    “郑皇帝!”

    我大声冲着对面喊道:“上午算你跑得及时,现在我不会再放过你了,准备好把命丢在这里没有?”

    听过我这句话后,郑皇帝哈哈大笑起来:“王峰,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玩这一手?你说你有埋伏,你倒是都叫出来给我看看啊,连王家那小子都不肯帮你,你说说你还能再叫谁出来?”

    “好,我现在就叫给你看看,你可别再像上午那样跑了!”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把手放进口中,吹了一个尖锐而嘹亮的口哨。

    “哟,不放信号弹,改吹口哨啦?”郑皇帝笑呵呵地说着:“我告诉你,你就是敲锣打鼓也没有用,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黔驴技穷……”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两边的树林里便响起了冲天的喊杀声。

    刘家这座庄园和冯家的一样,也是依山傍水而建,所以四周的林子不少。听到这些喊杀声,对面的锦衣卫还是有些慌的,紧张地盯着两边去看,郑皇帝大大咧咧地说:“别怕他们,这小子又玩这手,上午就喊杀震天,却不见一个人影出来,这次肯定也是一样……”

    这次同样,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庄园两边的林子里,便分别冲出一大片的汉子,个个手持刀棍、杀气腾腾;一方面是葛家,一方面是冯家,葛家的人由葛平领着,冯家的人由侯管家领着。

    两边的人加起来至少有五百,以合围之势朝着郑皇帝的人夹攻过来,一路喊打喊杀,声势震天。

    这一瞬间,郑皇帝的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他怎么都没想到竟然真的冲出人来,而他手下的那帮锦衣卫也是一片慌乱,有的已经叫了出来:“大哥,我们中计了,赶紧逃吧!”

    其实,郑皇帝能在渭城称霸这么多年,就足以说明他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只是在省城的这几天,他的进度实在太过顺利,一来就霸占了皇家夜总会,还把我们逼得东躲西藏,就连刘德全和葛天忠都那么轻易地死在了他的手上——这样的郑皇帝,怎么能不骄傲,怎么能不上套!

    “逃什么逃!”

    郑皇帝瞪着眼睛,恼火地说:“他们人多又怎么样,难道打得过咱们吗?”

    锦衣卫的实力确实很强,郑皇帝能说出这句话来,也是对自己有着强大的自信。话虽如此,郑皇帝在观察过两边的局势以后,又迅速瞄了一下自己这边的后方,后方空无一人,如果要逃的话至少还有后路。

    其实这也不是我想看到的局面,本来在我的作战计划里,王家就是负责堵他们后路的,这样四面合围,郑皇帝就是插翅也难飞了。但,因为赵雪晴,出了点小意外,王家最终并没参战,导致四边缺了一边,如果郑皇帝这时想逃,那么谁也没有办法。

    而我就是在赌,赌郑皇帝咽不下这口气,执意要和我们开干,这样就不怕他逃走了。

    结果,郑皇帝还是让我失望了,他这个人虽然狂妄,倒是蛮懂得趋利避害,眼看着情况对自己越来越不利,立刻喊出了和上午一模一样的口号。

    “撤!”

    其实以锦衣卫的实力,和我们这些人打起来,还真不一定就必败了,当然想赢肯定也没那么容易,想来这也是郑皇帝逃跑的原因。他来省城,满共就这点人,全部都拼完了,以后还靠什么立足?

    一声“撤”字脱口而出,对面的锦衣卫如获特赦,转身撒腿就跑。

    对于这个情况,我也有过预案,预案就是追,往死里追!

    上午的追,还有一点做戏的成分,故意吓唬郑皇帝和锦衣卫而已;现在的追,就是真刀真枪的追了,就是要往死里干他们,绝不放过这帮家伙。

    但,不知这帮家伙是逃出了经验还是求胜欲望太过强烈,撤退的速度竟然非常迅速,很快就把我们的人甩开了一大截。我们一大帮人在后面追着,我和龙王等人倒是跑得很快,但就我们几个跑快也没什么用,对方有那么多人,我们才能砍倒几个?

    我一边用打神棍削着锦衣卫的人,一边呼吁着身后的人快点、再快点。

    我的打神棍、龙王的尖刀、流星的飞腿、赵铁手的铁掌,以极快的速度攻击着对方的人,虽然一个又一个的锦衣卫倒在我们脚下,但是终究如同杯水车薪,无法使对方造成大面积的伤害。

    眼看着郑皇帝和锦衣卫就要冲出我们的包围圈,我是心急如焚,恨不得给我们这边的人都插上翅膀。这真不怪我的计划不够完美,我也没想到郑皇帝的人求胜欲望会是如此强烈,感觉他们一个个都成博尔特了,跑起来比谁都快。

    刘家庄园外面的私人马路上,上千的人在这里奔跑着,最前面的是郑皇帝和他的锦衣卫,紧随其后的就是我们和刘、冯、葛三家。喊声弥漫在这四周的林子里,但大范围的战斗仍旧迟迟无法启动。

    这样下去的话,郑皇帝就要逃出去了,以后再想收拾他恐怕就难了。

    我焦急不堪,正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种局面的时候,前面跑个不停的锦衣卫突然站住了脚步。这回可把我给吓了一跳,还以为他们也在这里设下了埋伏圈,之前就是要把我们的人给吸引到这。

    所以当机立断,我立刻让大家停住了脚步,疑惑地看着前面站着不动的锦衣卫,想搞清楚他们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然而,前面的一大帮锦衣卫中,却起了一片慌乱之声,不止一个人在叫唤着:“前面有人堵住路了!”

    “是王家的人,王峰实在太狡猾了,这是要把咱们赶尽杀绝!”

    “王家的人不是没有来吗,怎么现在又来了?”

    “这还用说,肯定是王峰的阴谋……”

    听到前面的人沸沸扬扬,不止一次提到王家,我的心里都吃了一惊,踮起脚尖往前面的路上看,果然看到不远处正有一大帮手持金刀的汉子杀气腾腾地拦住了去路。

    领头的,果然是王公子!

    王公子站在马路中央,手里同样握着一柄尖刀,宛如横刀立马的大将军,浑身上下弥漫着杀气,怎一个酷字了得。

    王公子终究还是来了,而且还帮我堵住了郑皇帝的退路。

    这一瞬间,我的眼睛有些发红,我就知道我们之间的感情没有那么容易破碎。

    我们这边,也同样看到了王家的到来,立刻起了一片欢呼。只不过,他们以为这是我早就安排好的,还夸我足智多谋、用兵如神,这回郑皇帝可真是逃不掉了。

    在一片嘈杂的声音之中,站在锦衣卫另一边的王公子突然大声喊道:“怎样,王峰,离了我是不是不行?”

    听到王公子这句略带调侃的话,我忍不住笑了起来,同样大声说道:“你他娘的知道就好,我都已经打算好了,今天你要是真的不来,我回头就把你家房子给点了!”

    听到我这句话,王公子同样放声大笑起来。笑完之后,他又严肃地说:“王峰,之前的事,对不起了!”

    我切了一声,说那点小事,不用老是放在心上,今天只要把郑皇帝给干掉,以前的事就一笔勾销!

    “好!”王公子大声应着。

    虽然,别人不知道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王公子为什么要向我道歉,但从我俩对话的内容来看,误会显然已经解除,现在准备联手来干郑皇帝了。

    至此,省城的四大家族都齐全了,再加上我自己的人,人数已经将近一千五百;郑皇帝的锦衣卫就是再强,也绝对不是我们这么多人的对手,所以我们现场的人更加底气充足,将那帮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团团包围起来,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就好像狼盯上了羊。

    而锦衣卫,也不再想法逃跑,不知什么时候,他们之中的恐慌气氛正在慢慢改变。他们一个个都沉下了心,握起了手中的绣春刀,同样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似乎打算要和我们拼上一场了。

    对于他们的变化,我还是比较惊讶的,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在短短的时间内凝聚出了如此强大的杀气。等到四周慢慢安静下来的时候,我才听到那群密密麻麻的锦衣卫中,有一个人正在喃喃地说着话:“你们是锦衣卫,是大明最骄傲的卫兵!用你们手中锋利的绣春刀,将这里的道路、树林,还有每一个人,全部都染红吧!”

    说话的人是郑皇帝。

    郑皇帝声音阴沉而幽冷,仿佛在念什么邪教咒语似的。

    显然,郑皇帝看无路可逃,正在鼓舞他手下的士气,让他的手下勇敢地和我们拼。但让我怎么都没想到的是,他竟然用了“大明”的名义——搞什么鬼啊,明朝都灭亡多少年,郑皇帝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自己又建了一个?

    李援朝和我舅舅都当过皇帝,可没一个像他这样丧心病狂的啊;我以为以前李皇帝就够入戏的了,出门还坐龙头大轿,结果这郑皇帝更疯狂,把明朝都整出来了,让他的手下为了“大明”而战!

    我真想冲上去,抓住郑皇帝狠狠打几个耳光,再对他说一句:“醒醒,大清都灭亡了,就别说你那个大明了!”

    难不成,他还想反共复明?

    我本来以为,郑皇帝这种拙劣的鼓舞方式是不会起到作用的,一般人听到“为大明而战”估计都要笑个半死,说个“为党国而战”都比这个强吧;但让我没想到的是,那帮子锦衣卫,面色竟然变得无比严肃,好像正在认真聆听郑皇帝的教诲;这一刻,他们好像真的成了大明的锦衣卫,那个朝代最骄傲也最疯狂的卫兵,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充斥着坚毅,有一种说不出的神圣的感觉。

    就好像,他们都被洗了脑似的……

    不论郑皇帝口中的“大明”到底存不存在,显而易见的是,在他念叨完那一连串普通人看来神经兮兮的话后,在他四周的那些锦衣卫的气势整个都不一样了,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杀气腾腾、战意肆虐,好像变身成了一个个狂战士,场面十分诡异。

    这种变化,是现场每一个人都看得到的。无论我们这边,还是另一边的王家,大家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但是因为这种诡异气氛,大伙儿都稍微有点心慌。

    因为这太不正常了,越看越觉得诡异。

    而郑皇帝,却是一脸阴沉沉地朝我看来,缓缓说道:“王峰,你以为你人多就能胜过我吗?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们锦衣卫的真正威力!”

    我猛然想起那天晚上,锦衣卫和龙家军在龙华集团门口厮杀的场面,龙家军真的是不堪一击,惨遭对方屠戮,至今想来仍旧让人心惊胆颤。我一点都不怀疑郑皇帝所说的话,锦衣卫的真正威力显然远超我的想像。

    我没搭理郑皇帝,而是默默地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待电话通了以后,我便对里面说道:“占领渭城!”

    占领渭城!

    短短的四个字,瞬间就让对面的郑皇帝和锦衣卫瞪大了眼睛。刚才还阴沉冷酷的郑皇帝,面色吃惊地说:“你,你说什么,占领哪里?”

    我放下电话,冷笑一声说道:“郑向华,你装什么呢,难道你不是渭城来的?你一个渭城的乡巴佬,跑到我们省城来装什么皇帝!实话告诉你吧,我昨晚就安排兄弟赶到渭城了,我打算在省城解决你的同时,把你的老家也给抄了,彻底断了你的后路,看你今天要往哪跑!”

    渭城既然是郑皇帝的老家,郑皇帝又是在那里起家的,所以他的家人、产业、命脉必然都在那里;而他所带来的这帮锦衣卫,也都是渭城人士,一样也有家人和产业在那。

    我要占领渭城,就相当于控制了他们的家人和产业。

    他们怎么能够不急,怎么能够不慌!

    所以,刚才好不容易被郑皇帝所塑造起来的诡异气氛和杀意,就被我这一个电话,轻轻松松地就破了功。我倒要看看,是为他们的大明而战重要,还是自己的家人和产业重要。

    果不其然,他们一个个都急了,也不管什么“大明的骄傲”了,纷纷摸出自己的手机就打电话,嘱咐自己的家人迅速逃离,不要落到敌人手里。

    而郑皇帝,更是彻底急眼,“唰”的一声抽出柄绣春刀来,吼声冲天而起:“跟他们拼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