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少年王 > 618 事儿,还是出了
    嘹亮而富有气势的声音久久回荡在教室内外,甚至引得很多不相干的学生跑到门口来看热闹了。陈小练叫完大哥以后,便抬起头来直视着我,目光炙热而浓烈,如果不是因为我俩同性,我几乎以为他要爱上我了。

    多年不见,真情不变。

    无论我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不快,如今都随着时间的消逝成了过眼云烟。现在的陈小练,除了个子长高一点、声音粗犷之外,其他的和以前水库边上那个少年如出一辙,眼神纯净、大大咧咧,有着一颗热情的赤子之心。

    过去的种种温情回忆再次涌上心头,和他乡遇故知的喜悦交织在了一起,让我再也无法抑制自己内心中的情感,直接张开双臂再度给了陈小练一个大大的拥抱。

    可想而知,身后的姚冰倩、米哥等人,以及教室里面的其他学生,全部都傻眼了,呆呆地看着这幕说不出话来。今天上午,狗熊突然叫我大哥,已经够让他们吃惊的了,如今名震整个学校,和吴刚齐名的瘸子,竟然也带着他的兄弟赶来叫我大哥,足以让他们的下巴都惊掉了,完全反应不来这是怎么回事。

    而我和陈小练完全不在乎这些,仍旧沉浸在我们哥俩重逢的喜悦之中。

    我们拥抱了很久、很久,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

    我问他,吴刚那边怎么样了?

    陈小练有些惋惜地说:“还是让那小子跑了!”

    接着又说:“不过没关系了,经过这次大战以后,他那边已经完全跨了,没有资格再和我斗了!他不回来也就算了,还敢回来就让他好看!”

    这句话的意思也就是说,陈小练已经把这天的位置牢牢坐稳了。

    以前在高中的时候,陈小练就有“登天”的欲望,为此还和我发生了一些不快,如今在大学里终于实现了梦想。

    我也挺开心的,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好啊,恭喜!”

    “那是,有你巍子哥出马,一个顶仨!没你的话,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干翻吴刚。”陈小练同样乐呵呵地说着。

    我们两人和之前在吴刚教室外面的走廊上一样,旁若无人地聊着天。我们久别重逢,当然有着说不完的话,不过也不能影响人家上课,所以我们互相存了电话,约好晚上放学以后再好好聊。

    陈小练虽然还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凤城,也不知道我怎么会成了姚冰倩的贴身保镖,但他在临走之前,还是和姚冰倩说道:“王巍是我大哥,你要对他客气一点,别耍你的大小姐脾气!”

    看来姚冰倩的性子,在这学校也是人尽皆知。

    陈小练虽然是平民家的孩子,但是在这学校里的地位却出奇得高,姚冰倩赶紧点着头说:“好的,我知道啦!”

    陈小练又看着米哥,有些不快地说:“我可听说啦,你对我大哥有点不太尊敬,别让我知道有下一次,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米哥身为大二的扛把子,按理来说也该是有一定地位的,结果不是被吴刚打,就是被陈小练骂,这处境也够苦的。面对陈小练的恐吓,米哥也只能陪着笑说:“这您放心,我和王巍是好朋友来着……”

    米哥这话本想讨好陈小练,结果陈小练的脸色一下变了,抬腿就踢了米哥一脚,骂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直呼我哥的大名?”

    米哥捂着屁股,欲哭无泪地说:“是是是,我记住了,我以后叫他大哥……”

    “这还差不多……”

    陈小练满意地笑了笑,这才和我告别,带着他的人走了。

    陈小练离开以后,姚冰倩等人都是一脸复杂地看着我,我则笑呵呵地说道:“早跟你们说没事,你们还不信我。”

    从狗熊到陈小练,这学校里的风云人物,竟然一个个都臣服于我;狗熊尚能理解,那是被我踢了一脚之后,就对我彻底的服气了,这陈小练又是怎么回事,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通。

    姚冰倩问我,我也没说,只说我俩以前就认识,我做过他的大哥。

    包括姚冰倩在内,和这帮人说话,我都没有太坦诚过,一向都是能省略就省略。他们也习惯了我的寡言,所以也没有再多问我,只是在他们心里,我的形象无疑更神秘了,也再没有人敢对我不敬。

    从狗熊到吴刚再到瘸子,延绵了将近一个礼拜的风波,终于慢慢落幕。在这场事件之中,姚冰倩没有受到丝毫损害,我也很好地完成了自己的职责。

    放学以后,姚冰倩主动陪我去看望了一下狗熊。狗熊已经醒了,但医生说他还需要再休养几天,并且以后绝对不能再损伤头部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傻子都有可能。

    我告诉狗熊,我已经帮他报过仇了,让他安心。我说我把吴刚丢出窗外,只抓着他一条腿,把这小子吓尿的时候,狗熊嘿嘿笑着说道:“大哥,还是你会玩啊。”

    我让狗熊好好休息,其他的事不用再考虑了,然后便和姚冰倩坐了田伯的车回家。

    顺利把姚冰倩送回了家以后,我便向姚老板请假,说要出去一趟。说是姚冰倩的二十四小时贴身保镖,但一般情况之下,把她送回家后,我的任务就算是完成了,所以姚老板也答应了我的申请。

    出来以后,我便给陈小练打了一个电话,和他约了地方见面吃饭。

    学校门口的香常来饭店,我和陈小练见到了面。陈小练是一个人来的,没有带任何兄弟,显然要和我好好叙叙旧。在学校里,人人都认识陈小练,就算他的腿瘸,也没人敢说什么;但是在外面就不一样了,一个跛子走在路上,总会引来一些目光,但陈小练一点都不在乎,好像已经习惯了。

    看得出来,现在的陈小练,内心非常强大,再也不是那个青涩的少年了。

    我们进了一个包间,不等酒菜上来,就热烈地交流起来,很多不方便当众说的话,现在也终于可以说了。我最想知道的,当然就是陈队长的近况,陈小练告诉我说,他爸一切都好,在凤城郊区的老家住着,包了一块地,每天种种地什么的,过得还是蛮自在的。

    虽然陈小练说得轻松,可我一想到曾经叱咤风云的陈队长,现在成了一个种地收菜的农民,我就心疼不已。我小心翼翼地问:“是生活拮据吗?”

    我的想法很简单,如果陈队长生活拮据的话,我肯定会资助他的。但陈小练立刻摇头否认,说之前离开罗城的时候,李爱国就给过他爸一笔钱,足够他们下半辈子生活了,所谓种地只是他爸的业余爱好而已,还说他爸挺喜欢现在的生活,无忧无虑、自由自在。

    确实,当初陈队长离开罗城的时候,我有安排李爱国给了他一笔钱。知道陈队长现在过得挺好,我也就放心了,还和陈小练约好,说等放假的时候一起去看望他爸。

    陈小练摸着脑袋,不好意思地说:“我爸一切都挺好的,唯一操心的还是我,三天两头给他闯祸!”

    说到这件事情,我倒是觉得无所谓,甚至还有点为陈小练感到开心。当初,我真以为陈小练从此要站不起来了,结果他现在不单可以走路,还能在学校里这么朝气蓬勃的惹是生非,组建起这么一支庞大的队伍,我还挺为他感到欣慰的。

    不过我也担心地提出一个问题,都说吴刚的家境不俗,老子是官面上的某个领导,难道陈小练就不怕遭到吴刚家里的报复?

    陈小练则说:“他爸要是混黑的,我还真有点怵,当官的反而就不怕了,难道他爸还能杀到学校里来,给他儿子撑腰?这里可是凤城,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不跟咱们那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一样!”

    陈小练说得不无道理,吴刚的老爸就算再有能耐,也得注意点政治影响不是?况且,他爸未必赞同吴刚在学校里耍浑,就更不会来给他儿子出头了。

    几年不见,陈小练确实成长不少,分析起事情和局势来头头是道。

    接着,陈小练又询问我,怎么会来凤城的,还成了姚冰倩的贴身保镖?

    陈小练对我的记忆,还停留在三年之前的罗城,那时候我还忙着一统罗城,野心勃勃地想要杀到省城救我舅舅。所以他也问我:“阎王叔叔现在怎么样了,从李皇帝手里逃出来没有?”

    这些远在千里之外的事,其实和陈小练说了也没关系,但是这就牵涉到龙组、夜明等一系列的秘密了,所以我也只能语焉不详,能说的就说,不能说的也没有说。

    陈小练也挺精明的,注意到了我的吞吞吐吐,意识到了我有秘密不能明说,所以也没有再追问下去,只说:“只要你和阎王叔叔都好,就行!我爸出来这么多年了,还是对阎王叔叔念念不忘,老说自己有愧于阎王叔叔,没能帮上什么忙。”

    陈队长曾经是我舅舅手下的得力干将,有着“黑无常”的称号,对我舅舅非常忠心。当初,确实本来打算助我舅舅一臂之力,但是因为出了陈小练的事后,只能带着遗憾离开罗城,从此天各一方、再无消息。

    和陈小练再次会面,我们两人有着说不完的话,这顿酒一起喝到晚上十点多,我们才依依不舍地分开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还是照常护送姚冰倩上学、放学,保护着她的安全。只是我们的队伍愈发庞大,狗熊和陈小练没事就会过来找我,也让我们这一帮人成了名副其实的校园第一大势力,姚冰倩非常享受这种状态,走到哪里都有人叫她冰姐,觉得自己也登上了人生巅峰。

    当然,她也知道一切都是拜我所赐,跟着我这个“大神”才鸡犬升天,所以对我也更尊重了。这些事情,姚老板也都看在眼里,起初他任用我当女儿的保镖,只是卖阿蔓一个面子而已,以为我不过几天就被他女儿给赶走了,没想到我俩相处得越来越融洽,他也蛮欣慰的,还给我涨了工资。

    三万,涨成了三万五。

    只是,姚老板虽然对我挺感激的,但并未对我表现出过多的信任,所以暂时还不能从他这里探听到任何夜明的消息。

    至于学校方面,自从那天的大战过后,吴刚就再没出现过了,想来也是被吓破了胆。陈小练这边不光有我,还有狗熊,他是怎么都不可能翻身的了,但学校里一直流传着某种说法,说吴刚迟早还会卷土重来,将以前失去的一切都拿回来。

    对这种说法,陈小练嗤之以鼻,并没放在心上,甚至还当众说:“他要还敢回来,我就把他屎打出来。”

    这话虽然说得霸气,但事儿,终究还是出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