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少年王 > 628 无耻至极
    这位虎爷的声音不大,却能有效地震慑全场,准确无误地传到现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去。

    虎爷和刀哥是死对头,因为两人的场子总有交集,不是开在对门,就是开在隔壁,所以摩擦也是常有的事。交锋过很多次,刀哥输多赢少,但也一直没有彻底落败。

    这次,虎爷突然带人闯进钻石酒吧,几乎人人都以为他是冲着刀哥来的,结果他一开口,就震惊了现场所有的人。

    谁是王巍,给我滚出来!

    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便彰显了虎爷此行的目的,竟然是为我而来的。

    别说我了,就是钻石酒吧的人,也是个个大眼瞪小眼。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虎爷。我在钻石酒吧当然是有名气的,人人都知道我和陈小练沾亲带故,是他的巍子哥,于是我的地位也水涨船高,得以在酒吧里耀武扬威起来。起初,他们以为我没什么本事。虽然表面上对我尊敬,其实背地里并看不起我,好在那天晚上收拾过一个醉汉以后,他们才对我另眼相看了。

    可是满打满算,我在钻石酒吧也不过呆了十几天,怎么就惹上这个八竿子都打不着的虎爷了?

    竟然还能让人家如此兴师动众地过来找我,还带了这么多的人!

    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杀了他全家呐!

    窃窃私语之声迅速在我们这边响了起来,都在讨论我是怎么惹上虎爷的。我自己都觉得莫名其妙,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就是对这个虎爷没有一丁点的印象,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罪过他。

    “叮叮叮”的声音响起。虎爷又在用拐杖戳地板了,声音冷冷地说:“王巍到底在哪,还不赶紧让他给我滚出来?我可警告你们,这事本来和你们是无关的,不要因为他一个人,连累你们整个酒吧!”

    谁都看得出来,这位虎爷极不好惹----似乎是句废话,连刀哥都畏惧的人,能好惹吗?他点名要找的人,本来是没人敢掩藏的,如果我现在还是个卑微的服务生,估计早就被推出去了,但是因为我和陈小练的特殊关系,所以我们这边的人只能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多说什么。

    这个虎爷来势汹汹、杀气腾腾,想来如果把我找到,肯定不会给我好果子吃。陈小练不动声色地往前走了一步,将我挡在身后,冲着对面说道:“虎爷,您是不是找错地方了,我们这里没有一个叫王巍的。”

    连刀哥都要对虎爷礼让三分,身为刀哥手下的陈小练,当然也不会主动去触霉头,所以暂时收敛了锋芒,态度也变得恭敬起来。陈小练虽然不知道我怎么得罪了虎爷,但他清楚绝对不能把我交给虎爷,又希望虎爷并不知道我长什么样子,所以企图蒙混过关。

    而虎爷只是淡淡地撇了陈小练一眼,便说:“你就是阿刀新收的小兄弟,瘸子吧?不错。果然一表人才。”

    陈小练点头,说对,是我。

    接着又拱手,说:“虎爷,久仰大名,我们刀哥经常跟我提起你。”

    陈小练这马屁拍得也是不着痕迹。实际上他才刚刚听说虎爷的名字。但虎爷并不吃这一套,他不耐烦地一摆手,说道:“瘸子,我今天不为难你,你只要把王巍交出来就行了。”

    虎爷这是铁了心要找我,而陈小练则继续抵赖。说我们这里没有王巍这个人。

    “咣!”

    虎爷终于怒了,手中的拐杖猛地一戳地板,一个小坑竟然被砸了出来。我的心里都跟着一跳,看来这个虎爷也是高手,来到凤城几个月了,终于见到了一个又一个的高手,这个偌大的城市似乎正在我的面前徐徐揭开神秘面纱。

    “瘸子,你是要睁眼说瞎话么?!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啊!”

    虎哥突然一声怒喝,接着回头看了一眼某人。

    在他身后的汉子之中,缓缓走出一个头上、手上、腿上都缠着绷带的人来,脸上裸露出的部位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显然伤得不轻。这人一瘸一拐地走出来后,便指着陈小练身后的我说道:“虎爷,那个就是王巍,就是他把我打成这样的!”

    我吃了一惊,心想我什么时候打过他了?仔细朝着那人看去,才终于认出来了。正是那天晚上在酒吧里闹事,被我踢了一脚,又丢出去的那个醉汉。

    原来他是虎爷的人,虎爷给他报仇来了!

    可我当时只是将他当作一般的客人,把他制服以后就丢出去了,根本没下重手,怎么可能伤成这样?与此同时,二眼等人也都认出他了,那天晚上的情景,大家也都看到了的,所以也很惊讶这人怎么会伤成这样。

    陈小练还不知道这人到底是谁,于是疑惑地看向了我。询问我到底怎么回事。不用我说,二眼他们就七嘴八舌地讲了起来,陈小练当时虽不在场,但也知道这个事情,经过众人提醒,才知道这人就是那天晚上闹事的醉汉。

    “瘸子。你还有什么话说?!”

    对面的虎爷再次冷哼着道:“把我兄弟打成这样,以为就没事了吗?还不赶紧把王巍给我交出来!”

    陈小练没有说话,目光凝重地盯着对面的虎爷。

    旁边的二眼小声提醒:“大哥,巍子哥那天是收拾了他,不过下手绝对不狠,不至于伤成这样的…;…;”

    二眼没有再说下去,但是大家都已经明白他的意思,虎爷这显然就是来找事的,所谓我把他的人打伤了,只是一个由头而已。而且,为了让这个由头更加逼真,他还特意把这个汉子打得更惨,这样就能堂而皇之地找上门来了。

    这个虎爷,着实无耻至极。

    陈小练皱着眉头,显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将我交出去,他肯定不想,但和虎爷硬刚,他又不是对手。就在他感到为难的时候,对面的虎爷再次开口说道:“瘸子,你把王巍交出来,咱们什么事都没有!”

    陈小练眉头紧锁,仍旧没有说话。我也不忍心看他为难,便轻声说:“小练,我出去吧,看他要怎么样。”

    陈小练立刻阻止了我,说巍子哥,你这说的什么话,就算抛开咱俩的关系,你那天晚上也做得一点错都没有;如果我把你交出去,那我以后在兄弟面前怎么抬得起头?

    陈小练确实是个很有个人魅力的老大,如果我只是个小弟的话,听到他这番话,估计心里要感动死了,从此绝对忠心耿耿、再无二话。当然,现在的我也挺感动,陈小练这孩子确实不错,虽然偶尔行为有点邪性,但骨子里还是挺刚直的。

    我要走出去,就相当于打了陈小练的脸。想到这里,我便不说话了,继续站在后面默不作声。而陈小练抬起头来。对着面前的虎爷说道:“虎爷,那天晚上的事我知道了,我的人确实下手有点重了,但你的兄弟闹事在先,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这样吧,我代表我的人向你道个歉,然后咱们核算下医药费,我该出多少就出多少,怎样?”

    陈小练这话说得确实大气,他没有计较那人的伤是真是假,也没计较到底是不是我造成的。虎爷既然说是,那就是吧。索性直接承认下来,以一个不卑不亢的态度表示歉意,还主动要掏医药费,这样虎爷的面子有了,也避免了一场争端。

    虎爷但凡是个讲究人,也该就坡下驴,不至于再为难一个后辈了。

    但虎爷偏偏不是个讲究人。

    他要讲究的话,也就不会干出这么无耻的事来了。

    果然,虎爷完全不吃陈小练这套,冷笑着说:“医药费?医药费算个屁啊!我李成虎,是在乎那点钱的人吗?我今天过来,就是为我兄弟出口气,看我兄弟伤成什么样了都?我告诉你,那个王巍必须得原模原样地来一遍,否则今天这事没完!”

    虎爷的语气强硬,显然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就是卯足了劲要针对我。要说他花这么大的力气就是为了对付我,那肯定是不可能的,他还是想借此机会,杀杀刀哥的威风,在钻石酒吧肆无忌惮地打人,传出去了也对他的名声很有好处。

    面对虎爷的强硬,陈小练彻底没辙了。

    陈小练无奈地说:“虎爷,这事我确实做不了主。这样,我打个电话给刀哥,询问一下他的意见,如何?”

    听到陈小练的话后,虎爷就像是阴谋得逞似的,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笑:“好啊,你打吧,我等着!”

    陈小练点了点头,便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刀哥的行踪虽然不可捉摸,但电话还是能打通的。经过漫长的等待以后,电话终于通了,陈小练迅速把现场的情况讲了一下。接着问道:“刀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也不知道刀哥说了什么,陈小练的脸色一下变了,接着为难地说:“这…;…;这不好吧…;…;刀哥,王巍他毕竟…;…;”

    又不知刀哥说了什么,陈小练沉默下来,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无奈地说:“好吧,我知道了…;…;”

    接着,陈小练便挂了电话,脸上的神色特别沮丧,似乎遭受到了什么打击。

    二眼他们纷纷询问陈小练到底怎么回事,陈小练没有说话,只是愁眉苦脸,唉声叹气。二眼他们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他们不知道,我却知道。

    因为我的耳力过人,所以能够清楚地听到刀哥在电话里说了什么。

    他说:“不要得罪虎爷,把王巍交出去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