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少年王 > 637 你,必须要死
    我的心里非常清楚,现在的刀哥,已经把我和偷袭过他的舞女刺客当成了一伙的,再怎么解释也没有用了。而且,因为陈小练和我的特殊关系,刀哥以为陈小练也参与了刺杀行动,所以才把他绑起来,还打成了这个样子。

    但实际上,陈小练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不管刀哥如何审问,陈小练也是一问三不知。这样,刀哥才借陈小练的口,又把我召了过来。我知道这事已经百口莫辩,再想获得刀哥的信任已经很难,不如先想办法将陈小练救了,然后我再独自和刀哥纠缠。

    看着陈小练满是伤痕的脸,和血迹斑斑的身体,我的心中当然满是难过,虽然我一直自称是陈小练的哥哥,但能帮到他的地方却特别少,反而一次又一次地给他带来伤害。

    陈小练也看着我,目光里带着一点埋怨,但我知道他并不是怨我给他带来麻烦,而是怨我不应该来。之前在电话里,其实他已经很委婉地在提示我千万不要来了,他的语气低落、沉重、复杂,每一个字都在向我预警,他以为我能听懂,结果我还是来了,所以让他特别失望。

    但实际上,我确实是听懂了,也确实非来不可,我不可能置他于不顾。

    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也要先确保他的安全才行。

    然而,刀哥并不给我这个机会,他站在陈小练的身后,用手按着陈小练的双肩,恶狠狠地冲我说道:“和他有没有关系,不是你说的,而是我说的。你先交代下吧,谁是你们的幕后主使?”

    刀哥虽然已经认定我、陈小练和舞女刺客都是一伙的,但他也想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认为背后肯定有人指使我们。我稍稍沉思一下,迅速组织好语言后,便给刀哥讲起了那天晚上的事。

    在讲之前,我先申明自己确实不认识那个舞女刺客,陈小练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然后我说:“那天晚上,我本来是打算协助二眼他们抓人的,我分析出刺客肯定会从后门逃走,所以就提前埋伏在那边的杂物间里……”

    接着,我又讲了我如何成功生擒刺客,却又被对方的美貌所蛊惑,一时控制不住欲念,才帮她瞒天过海,助她逃出生天。老话常说,谎话的最高境界就是七分真、三分假,况且我这都九分真,一分假了,将那段经历描述的栩栩如生,心理路程也一五一十地道来,足够说服大部分人了。

    但也仅仅是大部分人而已。

    我已经把话说成这样子了,刀哥竟然还是不信,他冷笑着说:“你觉得我会信吗?”

    我说:“刀哥,不管您信不信,事实就是这样!”

    接着,我又指着陈小练,信誓旦旦地说:“这段经历,如果我不说的话,您就是把他打死,他也说不出半个字来。刀哥,这件事我确实错了,我混蛋,我无耻,我色迷心窍,我见色忘义,您要骂我、罚我、打我都行,就是别再折磨小练了,这事真的和他没有关系。”

    听了我的话后,刀哥并没有接茬,而是低头问陈小练,说瘸子,你哥的话,你相信吗?

    陈小练抬起头来,目光复杂地看了我一眼,说道:“信吧,我哥就是这样的人,他一向都很风流,女朋友也换过好多个。之前在学校的时候,因为一个女生,他就差点和我闹翻。刀哥,我哥确实有点那个……怎么说呢,经常为了女人昏头,就跟以前那个吴三桂似的,所以我相信他的说法。刀哥,我哥毕竟是我的人,就算他犯了错,我这个当弟弟的也该受着,你要罚就罚我吧。”

    听了陈小练的话后,我的心里一阵无语,原来我在陈小练的心里竟是这种形象。不过也好,我连陈小练都骗了,说明这故事也编得挺真。但是偏偏,刀哥还是不信,不仅不信,还哈哈大笑起来:“你们这兄弟俩真有意思,一唱一和的,联起手来骗我,真当我是三岁小孩?”

    这个刀哥的疑心实在太重,我都已经把事实告诉他了,他却还是不信。我无奈地说:“刀哥,到底怎样,你才肯相信我说的话?”

    “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能回答上来,我就相信你说的话。”

    刀哥止住了笑,眼神冰冷地朝我看了过来:“据我调查,你之前给一个老板家的女儿做保镖,一个月可以拿三万五,为什么还来钻石酒吧,做两千块钱一个月的服务生?”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为了赚外快啊!”

    这个问题,就算刀哥不问,我也在心里回答过千百遍了,所以现在对答如流:“三万五的工资听着挺高,但其实这钱特别难赚,那个小姐很难伺候,随时都会被她开除,所以我也得给自己找好后路。实不相瞒,就在今天,我刚把这个工作辞了,因为那个小姐实在太难缠了,每天都要被她侮辱的死去活来,稍微有点自尊的都干不了!”

    陈小练也点着头说:“是的,这我可以作证,那个女生不是东西,把我哥当狗一样使唤,正常人都受不了。”

    姚冰倩是不是东西暂且不说,但她并没有将我当狗一样使唤过,陈小练也是为了帮我才这么说。他也知道我来钻石酒吧的目的不纯,所以才会想法帮我圆谎。

    但可惜的是,不论我怎么说,刀哥已经完全不信。他已经认定了我和那个舞女是一伙的,哪怕我说得天花乱坠,他也听不进去半个字了。在他眼里,无论我说什么都是狡辩,都是一句实话没有。

    所以他怒了,彻底怒了。

    刀哥愤怒地喊道:“看来,我不给你来点手段,你是不会实话实说了!”

    这句话音落下之后,从对面的人群之中,立刻奔出四名手持钢刀的汉子来。他们的速度极快,以龙虎之势朝我席卷而来,看得出来身手确实挺好。不过也是,刀哥就算不借助夜明的力量,也能和虎爷斗个不相上下,要是没有两把刷子,怎么做得到呢?

    面对四名刀手的袭击,我不敢怠慢,立刻振作精神,挺身迎战。和虎爷的那四名刀手一样,刀哥的这四名刀手,配合程度也是相当默契,四个人能够发挥出八个人的力量。

    而且,这四个人的戾气很重,上来就朝我身上的要害处招呼,摆明了就是要置我于死地。我仍旧是以快打快,抓住其中一名刀手的手腕,稍一用力,那刀手便疼得惨叫起来,手里的钢刀也脱落出来。

    我顺手抓住钢刀,反手在他身上劈了一下,便将他整个人都劈飞出去。与此同时,我又以快打快,手里的钢刀上下飞舞,不用多长时间,便把另外三名刀手通通劈飞出去。

    在这过程之中,我最担心的就是刀哥要拿陈小练来威胁我,那我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就只能乖乖地挨打了。但幸运的是,自始至终,刀哥都没说过一句话,眼睁睁看着我把人给劈飞了,也始终沉默不语。

    那天晚上和虎爷的一番较量,其实我已经亮过我的实力了,但现场的大部分人并没亲眼见过,只是后来听人提起。直到现在,他们才真正地亲眼见识到了,一个个都露出了惊诧的眼神。

    我手持染血的钢刀,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抬头看向刀哥。我以为他会大发雷霆,但没想到他不怒反乐,轻轻笑了起来:“你看,你这么好的功夫,干点什么不能挣钱,非得跑到这酒吧里做个服务员,说你没有别的用心,有谁信呢?”

    我知道,这事是越描越黑了,刀哥对我的怀疑已经根深蒂固,再无可能去翻身了。就听刀哥继续说道:“我来告诉你事实是怎样的吧,你和瘸子两人野心勃勃,干掉自己学校的天还不够,还要连我也一起干掉,好能吞没我的全部地盘,所以才谋划了那场刺杀行动,只不过失败了而已,是不是?”

    这一次,不等我说话,陈小练就抬起头来,面色痛苦地说:“刀哥,我对你忠心耿耿,你竟然这样怀疑我,我实在太难过了。”

    “嘿嘿……”

    刀哥轻轻拍着陈小练的肩膀:“演,接着演。”

    “……”陈小练无话可说,只能唉声叹气。

    刀哥冷笑一声,伸手抓住陈小练的头发,又一手掐住陈小练的脖子,冲着我说:“王巍,你听好了,从现在开始,你要是再反抗一下,我就要了你这个兄弟的命!”

    听了刀哥的话后,我的心里顿时一紧,知道这一刻终究还是来了。

    我最怕的就是发生这种事情。

    与此同时,又有七八个汉子奔了出来,他们并没有拿家伙,对着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我手握钢刀,只要我稍稍一动,就能轻而易举地干掉他们,但我并不能动,因为陈小练还在刀哥手里,命悬一线!

    我咬着牙,默默忍受着这一切,以我现在的身体素质,抗点拳打脚踢当然不是问题。但我也是个人,是用肉体做成的人,不是钢和铁制成的,被打得多了当然也会受伤、也会倒下、也会疼痛、也会流血。

    被这群人围殴着,我始终咬紧牙关默默承受,这一切都是我应该付出的代价,谁让我那天晚上没有做好善后处理?我不怨天,也不尤人,我只怪我自己疏忽大意,同时也希望陈小练千万不要有事。

    而陈小练看到我被人殴打,也是红了眼眶,冲我大吼着:“巍子哥,你别管我,你跟他们干啊!以你的实力,收拾他们绰绰有余啊!”

    陈小练这话说得确实没错,以我的实力,弄死这帮家伙就跟弄死一群蝼蚁没有区别。可是,我怎么能这样做呢,我不能置陈小练的性命于不顾啊。无数记的重拳、重腿全部加在我的身上,揍得我浑身疼痛,就跟快散架了一样,就连脑袋也晕晕乎乎的,有点看不清楚东西了。

    刀哥依旧站在陈小练的身后,冷眼旁观着我,看我被打得都快昏过去了,才冷冷地说:“还不承认是吗?”

    我当然不肯承认,他说得那些都莫须有,根本就是冤枉我的,我承认个什么劲儿呢?所以我始终咬紧牙关,一句话也不说,陈小练看到我被打成这样,也是急到不行,劝我还击未果之后,转而骂起刀哥来了,他说刀哥是个糊涂蛋,误听谗言、冤枉好人,是头蠢得不能再蠢的驴。

    在这之前,陈小练对刀哥确实忠心耿耿,而且也对刀哥十分钦佩。但这一次事件过后,他对刀哥也算是彻底失望了,所以口不择言地骂了起来,将刀哥骂了个狗血淋头。

    刀哥当然怒火中烧,狠狠一巴掌拍在了陈小练的脑门上,把陈小练连人带椅一起扇倒在了地上,还对陈小练拳脚相加。打得确实够狠,陈小练这么一个硬汉,都被打得嗷嗷惨叫起来,还大叫着:“巍子哥,救我!”

    还是那句话,我能容忍自己被打,却看不了陈小练被打。这一刻,怒火终于在我的胸中彻底炸裂,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也无法再容忍了。虽然我正被人围攻,但我整个人还是跳了起来,像头下山猛虎一样朝着陈小练扑了过去。

    四周的人虽多,但是没有一个能拦住我,在我疯狂的直冲之下,根本没人阻挡得了,一个个都飞了出去。刀哥身后的人见状,也立刻一窝蜂地朝我扑了上来,但我手持钢刀,像是临凡的杀神,钢刀舞动之间,一个又一个的人再次飞出,我就像是一辆横冲直撞的坦克,没人能够挡住我的脚步。

    被揍趴在地的陈小练都兴奋到大叫起来:“好样的巍子哥,你实在是帅爆了!”

    这时我才明白,原来陈小练是在激我出手,他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也不想再看我窝囊下去了。而我也没让他失望,我几乎使出了自己的全部实力,在酒吧的大厅里面大开杀戒,一时之间根本无人能挡。

    然而,就在杀意肆虐、群魔乱舞之际,一道黑影突然朝我疾冲而来。这道黑影,和其他人明显不同,根本就是不同档次,杀气腾腾,给我带来了强烈的危机感,我能预感得到,如果我放任不管的话,肯定会死在他的手上!

    于是我不再管其他人,专心致志地迎战这道黑影。

    他用的,也是一柄钢刀,雪白的刀锋朝我直劈而下。

    铛!

    一声震耳的脆响过后,两柄钢刀已然撞在一起。这人的实力确实厉害,震得我手臂都微微有些发麻。来到凤城以后,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强有力的对手,之前我虽然败在那个周老师的手上,但那次的我并没使出全力,所以并不遗憾。

    但这一次,我是真的战意爆棚、火力全开,虽然没用我的打神棍,但手里的钢刀也能施展出我八九分的实力了。仅仅这一下交击,我就知道我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如果我不换打神棍的话,恐怕就要死在他的手上。

    但是战场之上,局势瞬息万变,四周危机重重,面前又有这个一个高手,哪有时间再去切换武器。而且,对方也压根不给我时间,一道又一道狂猛的攻势朝我袭来,我也只能拼尽全力迎战对方。

    直到这时,我才看清楚了对方的长相,原来是刀哥。

    刀哥的实力竟然有这么强!

    这在我的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因为当初怀香格格偷袭他的时候,不仅一点好处都没捞到,反而被他给捅了一刀;而怀香格格的实力也不算弱,和我还能交几下手,从这方面来看,刀哥现在所表现出的超强实力也就不意外了。

    也是,如果他没点实力的话,在夜明之中也立不住脚。

    刀哥出手,让我有悲有喜。悲的是,我料到自己不是他的对手,这仗恐怕要输;喜的是,他来攻我了,起码说明陈小练暂时无忧。我一边迎接着刀哥的攻势,一边通过重重人影去看陈小练的状况,我看到他在地上躺着,像条蛆虫一样不断拱着,试图让自己脱离危险地带。

    显然,陈小练并不想成为我的累赘,所以正在努力自救。

    看到这个状况,我的精神也是为之一振,顿时放下了所有的担忧,拼尽全力去和刀哥对打起来。刀哥的实力虽强,但我也不是完全没有取胜的可能,尤其是我现在士气正盛、战意正旺,浑身燃烧着一团烈火,仿佛天地在我面前都不算什么了,让我可以肆无忌惮地去战、战、战!

    但,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如果仅有刀哥一人,或许我还能够和他拼拼,可四周还有着不少他的帮手。这些帮手放到平时,我连正眼都不看一下,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将他们全部碾灭,然而现在正和刀哥这样的高手对打,他们就成了我最头疼、最堪忧的存在。

    和刀哥这种级别的高手对战,真是一点差错都不能有,需要全神贯注,集中所有的注意力。而四周的不断骚扰,让我失去了全力一战的可能,所以不过多久,我就败在了刀哥的手上,被刀哥狠狠一刀劈飞出去。

    在这个酒吧里面,一向都是我把别人击飞或是劈飞,唯一败在周老师手下的那次也没有太过狼狈。但是这次,在重重的包围之下,刀哥胜我胜得太轻松了,几乎没花什么力气,就制服了我。

    劈飞我后,刀哥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了上来,狠狠一脚踩在我的胸口,将我踩在脚下,让我动弹不得。与此同时,四周也爆发出一阵欢呼声,所有人都在为他们的大哥叫好,就好像过年一样高兴。

    就连领班都跑了出来,冲着躺在地上的我张牙舞爪:“我看你还能得意不得意了?”

    所谓的小人得志,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等到酒吧慢慢安静下来,刀哥才阴沉沉地对我说道:“你还不肯实话实说吗?”

    我无奈地说:“我说得全是实话,只是你不信而已。”

    刀哥“嘿嘿”地笑了起来:“我不管你承不承认,总之我今天一定要把你杀了,你这样的家伙留着终究是个祸害。”

    不得不说,刀哥的预感还是很准确的,虽然他完全猜错了我的用心,但他最终做出的决定并没有错。他察觉到我不是个省油的灯,所以想要提前把我灭掉,并没毛病。

    但凡枭雄,总是信奉“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名言,而刀哥,显然就是这条名言的践行者。

    我突然理解为什么在我对抗虎爷,表现出惊艳的实力之后,刀哥还是不肯重用我,只是交给我几个不咋地的场子了。原来,他从一开始就不太相信我,毕竟像我这样的高手,一开始却在他场子里做服务生,这显然就太奇怪了。

    怀疑的种子在他心里种下之后,便不断地生根发芽,直到领班的那一桶水浇上来,便使得这种子迅速爆裂开来,在他心中成长为了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无论我再说什么,哪怕就是将那天晚上的情景重现,他也不会相信我了。

    他就是要把我杀掉。

    只有将我杀掉,才能让他安心。

    “你去死吧。”

    刀哥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着,提起手里的钢刀,狠狠一刀朝我斩了下来。

    我才来凤城半年,连夜明的冰山一角都没揭开,实在不想死在这个地方。我咬着牙,想要躲开这刀,但是完全没有力气,刀哥将我死死踩着。眼看着这一刀即将要劈下来,刀哥的手突然又不动了,钢刀也僵在了半空,像是突然被人施了定身术似的。

    我很惊讶,完全不知怎么回事,然而往他身后一看,就什么都明白了。

    不知什么时候,陈小练已经把自己身上的绳子都去掉了,而且站在了刀哥的身后,还用一把枪,顶住了他的后脑勺。

    “王八蛋……”

    陈小练喘着粗气,喃喃地说着:“你再动一下试试?”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