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少年王 > 719 精准,霸道 为35500金钻加更
    一场毒虫VS鬼兵的大战,就这样在天台之上爆发开来!

    毒虫的嘶鸣声,鬼兵的惨叫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曲诡异的弦乐;四处飞溅的鲜血,遍地都是的毒虫残肢,也同样形成了一副恐怖的画面;此刻的天台之上,真的如同修罗地狱一般,处处都是杀戮和鲜红。

    人类和毒虫,俨然已经杀红了眼。

    随着万毒公子的玉笛声越来越激进,毒虫在他的操控之下,攻势也越来越猛。站在旁边的我,肯定不能袖手旁观,于是也提着打神棍冲了上去,协助毒虫们一起攻击那些厉害的鬼兵。

    不知是这些毒虫都认识我,还是在万毒公子的操控之下比较听话,总之不会发生误伤事件,甚至和我配合的十分默契。不过,红老大既然能在一夜之间拿下渭城,就说明他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尤其是他手下的这些鬼兵,果然个个骁勇善战,打起架来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个个都不畏生死、勇往直前,还真给我造成了一些困扰。

    好在我的实力挺强。又有万毒公子的毒虫在左右协助着我,所以总体来说所向披靡,越来越多的鬼兵倒在我们脚下,不一会儿就被我们消灭掉了三分之二。

    眼看胜利就在眼前,这时候,就听玄武元帅不满地说:“这就是你训练出来的幽冥鬼兵?我看也不过如此嘛。”

    原来这些鬼兵的全名叫做幽冥鬼兵,确实是蛮霸气的名字,而且实力确实很强,怪不得豺狼和乐乐他们没能守住渭城。所以,玄武元帅说他们也不过如此,我的心里是不能苟同的,这是碰上我和万毒公子了好吧,我俩好歹也算是兵部紫阶里的佼佼者了,要是连一帮鬼兵都干不过,像什么样?

    红老大同样也挺委屈:“他们…;…;他们确实没有和毒虫战斗的经验!”

    玄武元帅想了想,便凑近红老大,不知在他耳边说了什么。红老大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接着便点点头,又抽出一柄金环大刀,绕过毒虫和鬼兵的主要战场,朝着万毒公子的方向冲了过去,当头就朝万毒公子劈下。

    万毒公子只能应战,举起手里的玉笛相抗,随着玉笛声的突然消逝,大部分毒虫都失去了目标和动力,像个傻子一样呆呆地站在地上,只剩下一小部分还在厮杀。

    万毒公子操纵毒虫的手段确实多种多样,但最主要的还是依靠玉笛,尤其是在指挥大量毒虫的时候。显然,玄武元帅教给红老大的办法,就是制止万毒公子吹奏玉笛,这也是一般人在对付万毒公子的时候最常用的手段。

    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红老大出手,实力确实可以,迅速就和万毒公子打了一个不相上下。我也加快了手中的打神棍,准备把剩下的鬼兵全剿灭后,再去支援万毒公子。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呼呼的风声突然响起,竟然是玄武元帅朝我冲了过来。玄武一出,万夫莫开,手中的烟枪化作数道残影,朝我周身刺了过来,一时之间我竟分辨不出,究竟哪招是真,哪招是假,哪招是实,哪招是虚。

    “玩够了吗,乖乖上西天吧!”玄武元帅露出一脸狰狞的笑,手中的烟枪化作千道万道,顿时封死了我所有的去路和退路!

    我完全不知该如何应对,只能凭借直觉去挥动手里的打神棍,这一瞬间,我几乎爆发了体内所有的潜力,就听“叮叮当当”的声音不断响起,玄武元帅的大部分攻势真的被我挡了下来,但还是有一小部分未能抵挡,我的前胸、腹部,以及四肢,瞬间遭遇到了枪林弹雨一般的攻击,整个身体仿佛被打成了筛子一样,人也不受控制地再次往后飞出。

    砰!

    一声重响过后,我的身子重重摔落在地,甚至还向后打了好几个滚才停下。我当然很不服气,拼命地想爬起来,可是周身都在作痛,被玄武元帅用烟枪打过的那些地方,每一处都在隐隐生疼,我感觉自己就好像个马蜂窝,好像真的刚刚被人用乱枪打过似的。

    我低头一看,只见自己身上已经遍布着十多个血洞,显然都是被玄武元帅用烟枪戳出来的。这些伤口普遍不深,血也没流多少,但是看着非常恐怖,就好像我离死没多远了,以至于正和红老大缠斗在一起的万毒公子都焦急地叫着:“王巍,你怎么样了?”

    “没事!”我咬牙回了一句。

    但我心里明白,最恐怖的并不是我身上的这些血洞,而是其中至少有两个血洞,距离我的心脏部位很近很近,几乎只差一公分了。我不认为玄武元帅是没戳准,他想要我的命是轻而易举,但他显然是故意放我一条生路,只为了能多折磨我一会儿!

    此时此刻,玄武元帅手提烟袋,再次阴沉沉地朝我走了过来,边走还边咬牙切齿地说:“王巍,你杀死金刀陈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这一天了!”

    就因为一个金刀陈,玄武元帅就追杀到我现在,甚至还把屠魔队的都杀光了,简直就是丧心病狂。我很不理解,难道这个金刀陈是他的私生子么,否则他干嘛这么当紧?

    可是面对玄武元帅的步步紧逼,我也只能无奈地说:“玄武元帅,那事真的是个误会,我不是故意要杀死金刀陈的,当时我确实忘记带解药了!”

    “呵呵,误会?”

    玄武元帅的脸上浮现一丝苍凉,仿佛整个人都老了十岁一样,沙哑着声音说道:“你是杀了个人啊,不是碾死一只蚂蚁,竟然说得这么轻松?好啊,现在我就把你杀了,也说这是误会如何?”

    我想说这不一样,我和金刀陈是在擂台上打的,虽然我是无意,但也生死由命,符合兵部大比的规矩;现在这是怎么回事,明显就是故意杀人!但我完全说不出来。因为我知道说了也没有用,现在的玄武元帅,已经被复仇冲昏了头脑,屠魔队那么多人都被他杀了,又怎么可能放过我呢?

    与其没有骨气的求饶,不如奋死一搏!

    我咬紧牙齿,默默催动着体内的龙脉之力,穿过左臂手肘的灵泉穴,一股冰凉的寒气便覆盖到了整条手臂。我打算右手持打神棍攻击,找准时机轰出左手的寒冰拳,或许能够出奇制胜!

    就在玄武元帅一步步朝我走来的时候,旁边和红老大缠斗着的万毒公子。突然大叫着道:“是我故意没交给王巍解药的,金刀陈也是我害死的,你要杀就杀我吧,和他无关!”

    我也不知道万毒公子这话说得是真是假,但他确实有着杀人的动机,因为决战的那天早晨,金刀陈在外面的山坡上灭了七尾蜈蚣满门,万毒公子想为七尾蜈蚣报仇,倒也合情合理。

    其实我在事后问过万毒公子,但他断然否认,说是没想的那么远,我也相信了他。不管事实真相究竟如何。万毒公子现在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显然就是想把玄武元帅的炮火吸引过去。

    但是玄武元帅冷笑着说:“放心,你也有份,等我杀了王巍,再去杀你,让你俩在黄泉路上做个伴!”

    话音落下之后,玄武元帅的身形再度化作一道飓风,以极快的速度朝我窜了过来,手里的烟枪也再度朝我刺出。与此同时,我也一跃而起,手里的打神棍再次挥出。

    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只要能拖住玄武元帅一会儿就行。好能让我的寒冰拳顺利施展出来!

    但,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我的打神棍刚挥出去,玄武元帅手里的烟枪,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再度戳在了我的胸口。【△網w ww.Ai Qu xs.com】这种感觉,和被手枪打中是一模一样的,一个血洞再次在我胸口爆开,巨大的疼痛也瞬间扩散开来,致使我的身体再次倒飞出去。

    什么寒冰拳,什么杀手锏,在玄武元帅全面的碾压之下,根本一点都发挥不出!

    我还是太天真了,以为凭借手段和策略就能胜过玄武元帅,殊不知就连疯罗汉在他手上都过不上十招,我又算得了什么!

    倒在地上的那一刹那,我的心中再次一片悲凉。玄武元帅的这一烟枪不仅戳倒了我,更戳灭了我所有的战意和希望,我意识到自己无论怎么挣扎,在强大的玄武元帅面前都是无力的,如果青龙元帅还不能赶到的话,今天的我显然是必死无疑了。

    “王巍!”

    在我倒在地上的瞬间,万毒公子再次爆发出了一声焦急的喊叫,听得出来他很担心我,也想早点过来助我一臂之力,但可惜他被红老大给缠住了。而其他还能操控的毒虫,则在应付着最后几个鬼兵。

    “没事,我没事…;…;”

    我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但也只能勉强坐起而已,想再站起已是痴人说梦。我身上遍布着十几个血洞,尤其是当胸的这个血洞尤为厉害,不光鲜血淙淙往外流着,还几乎抽干了我身上所有的力气。

    “你他妈还说没事,你连站都站不起来了!”万毒公子咆哮声起。

    我转头朝他看去,他还在和红老大吃力地缠斗。红老大确实挺厉害的。一柄金环大刀使得呼啸生风,将万毒公子的上中下三路全部封锁,万毒公子需要使出全部气力,才能勉强和红老大战个不相上下。

    至于七尾蜈蚣,估计是被玄武元帅喷了一口毒烟以后,状态十分不好,所以只能缩在万毒公子的衣服里面,没法出来帮忙。

    我苦笑着说:“这回真是糟糕啦…;…;抱歉,连累了你。”

    其实一开始,玄武元帅只是针对我一个人而来的,如果我能死掉的话,屠魔队的其他人都能平安无事。可惜后来。局势的发展越来越不妙,玄武元帅只能大开杀戒,几乎将屠魔队杀了个干干净净。

    但是面对我的歉意,万毒公子非但不领情,反而骂起我来:“你真他妈矫情,这时候还说什么连累?!从我把七尾蜈蚣借你开始,咱俩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难道你以为你死以后,玄武老狗会放过我?”

    万毒公子这话倒是说得没错,金刀陈毕竟是死在七尾蜈蚣口下,就算我难辞其咎,万毒公子一样脱离不了干系。以玄武元帅睚眦必报的性格,又怎么可能放过万毒公子?

    不过万毒公子真是胆大包天,竟然把玄武元帅称作玄武老狗,这是嫌自己的命太长啊,我是真佩服他,这小子好像天不怕地不怕似的。

    但我对他的说法还是不太苟同,摇着头说:“我倒觉得,从你小子调戏青龙元帅不成,反而被七尾蜈蚣给咬了以后,咱俩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万毒公子被七尾蜈蚣咬了以后,凌晨两点央求我帮他去采蜈蚣草,后来我在玄武门外的山坡上遭遇金刀陈,生死存亡之际,万毒公子又携虫来救…;…;等等一系列的事件过后,我俩之间的感情才真正开始升温,到后面他向我坦露心迹,讲述他的童年和遭遇,更是达到了一个巅峰,让我彻底认下了他这个朋友。

    正是基于这些,万毒公子才肯借我七尾蜈蚣,所以我说我俩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是从他被七尾蜈蚣咬了以后才开始的。

    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在兵部交下的第一个真正的朋友,会是之前处处和我过不去,时不时就挑衅我,扬言要挑战我、杀死我的万毒公子。但有时候生活就是充满了各种不可思议,比如说,谁能想到年龄足够当我小姨,地位高高在上的青龙元帅,会和我赤裸相对、激情似火了整整一夜?

    对于万毒公子来说,我是他这世上唯一的朋友,所以他明明有机会脱离夜明,最终还是留在了我的身边。当然,我也没有负他,虽然我有很多秘密没告诉他,但我对他仍算诚恳,否则之前在宴会厅里我就逃之夭夭了。也不至于现在落到玄武元帅的手里。

    万毒公子明白我的意思,立刻哈哈大笑起来:“行吧,能和我一起当蚂蚱,那是你的荣幸!”

    我立刻呸、呸了两声,表示不屑。

    看到我俩命悬一线,竟然还有心思玩笑,玄武元帅顿时怒火中烧,手持烟袋快步朝我走来,准备给我最后一击。我立刻指着万毒公子说道:“他不是都说了吗,金刀陈是他给害死的,你能不能先杀他,再杀我?”

    万毒公子一听,顿时怒骂起来:“我他妈就客气一下,你还真的往我这边引,你咋这么不要脸呢?玄武老狗,别听他的,先把他杀了再说!”

    对我来说,万毒公子确实是个奇人、妙人、有趣的人,虽然有时候开玩笑不分场合,被我也骂过几次,但大部分都能逗得我前仰后合。或许是他觉得自己活一天就是赚一天,所以从来不把生死当一回事,性格才会如此豁达、乐观。

    生命中有这样的一个朋友,确实是我的荣幸。临死前能和他在一起,也让我觉得心里踏实不少,所以忍不住也开起了玩笑。

    可想而知,我俩越是这样嬉笑,掌握我们生死的玄武元帅就越愤怒。他要给金刀陈报仇,最希望看到的场景是我们痛哭流涕、跪地求饶,然后他依旧铁石心肠,将我俩给折磨致死,以慰金刀陈的在天之灵。

    但我们不仅不哭不求,反而还嘻嘻哈哈,不仅将生死置之度外,还完全不把玄武元帅放在眼里,这让玄武元帅难以接受,杀心也就更重。

    “你去死吧!”

    玄武元帅一声暴喝,再次手持烟枪朝我冲来,而我也握紧了打神棍,准备进行最后的反击。我知道自己不是玄武元帅的对手,但是坐着等死也从来不是我的风格。

    然而就在这时,正和红老大缠斗着的万毒公子,口中突然响起奇怪的声音,硬要描述的话,大概类似于“唧唧”或是“啾啾”似的。在这些声音响起的刹那,天台上的那些毒虫,不管是呆站着的,还是正和剩下的几个鬼兵厮杀着的,突然龇牙咧嘴、气势汹汹地朝着玄武元帅围攻过来!

    早就说过,万毒公子操纵毒虫的方法,不止吹奏玉笛一种!

    只是经过天台上一番惨烈的厮杀,这些毒虫的数量也不剩多少了,大概也就有个几百只的样子,但也显得浩浩荡荡、气势万千,犹如千军万马一般。如果玄武元帅继续往前面冲,势必会被这些毒虫所缠绕,所以他不得不停下了脚步,猛地吸了一口嘴里的烟袋,接着往前面喷了一口毒烟出去。

    和之前的每一次相同,在毒烟喷出去的刹那,最先扑上来的毒虫,顿时哗啦啦倒下一片。

    这些毒虫,确实拿玄武元帅无可奈何。

    万毒公子见状,也不再让毒虫冒死进攻,而是换了一种指令,那些毒虫便绕着玄武元帅转起圈来,既不主动进攻,但也不肯退后半步。

    玄武元帅又吸了一口烟袋,却无用武之地,顿时恼火地冲着红老大骂道:“你他妈的在干什么,怎么半天还没解决那个家伙?”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红老大不知挨了玄武元帅多少骂,也挺委屈:“这家伙挺厉害啊,我一时难以取胜!”

    我也跟着骂起万毒公子来:“你他妈还有这招,怎么不早点使出来,先把红老大给干掉啊!”

    万毒公子更加委屈:“你瞎啊,没看见还有几个鬼兵没解决吗?”

    天台之上,此时还剩下七八个鬼兵,终于摆脱了毒虫缠扰的他们,立刻朝着万毒公子围攻过去,准备助他们大哥一臂之力;而玄武元帅虽然被众多毒虫困住,但这显然难不住他,他继续迈步朝我冲了过来,如果哪些不开眼的毒虫冒死扑上,必然会被他当头喷上一口毒烟。

    毒虫虽猛,毒烟更甚。

    万毒公子精心操控的毒虫失去效果,自己也身陷重重包围之中,他和红老大单打独斗已经足够吃力,再加上七八个鬼兵一起缠绕,无疑更加不敌。所以片刻之间,他身上就挨了好几刀,鲜血瞬间浸染他的衣衫。

    这家伙虽然不怕死,但却怕疼,马上“嗷嗷嗷”地叫了起来,口中还喊着:“要死了要死了…;…;”

    “快把你的毒虫收回去,它们对玄武元帅不起效果!”我怒吼着。

    “可是你…;…;”

    “不用管我!”

    万毒公子不再答话,几声“唧唧”过后,众多毒虫迅速改变方向,朝着红老大和几个鬼兵一哄而上,终于暂时解了他那边的困局。

    而玄武元帅没有了毒虫的纠缠,进攻更加顺利,片刻就来到我的身前,手中烟枪戳向我的心口。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他也有点烦了,打算尽快把我解决。

    而我也紧握打神棍,整个身子一跃而起,朝着玄武元帅打了过去。

    我知道。这是我最后一次进攻了,成就成,不成就不成。

    冒着必死的决心和信念,我这一招也发挥出了前所未有的威力,打神棍划破空气,像是一道黑色的闪电,击向玄武元帅手中的烟枪。但我的极限,对于玄武元帅来说仍是不堪一击,在打神棍和铜铸的烟枪交击的一瞬间,我就觉得自己的手臂猛地发麻,打神棍也在同一时间被震了开来。

    实力不济就是实力不济,再拼命、再要强、再无所畏惧、再殊死一搏。也难以扭转我和玄武元帅之间巨大的实力悬殊。

    在打神棍被击飞的刹那,玄武元帅手里的烟枪继续直戳过来,精准无误地插向我的心口。

    我知道我要死了,这一刻我就是不想放弃,也不得不听天由命了。我所有的希望和信念,在这一刻灰飞烟灭,没人能再救得了我。

    “王巍!”

    一声凄厉的喊叫响起,仍和红老大缠斗在一起的万毒公子眼睛都红了,口中爆发出的声音里也夹杂着无数不甘和悲伤,愤怒和杀气。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声音并不能杀人,吼破了天也没用。

    更何况。在我死了以后,就要轮到他了,他实在也不用这么难过。

    眼看着烟枪即将戳过我的胸口,然而就在这时,一阵嗡嗡的破空之声突然传来,似乎有什么东西正以极快的速度窜了过来。玄武元帅都大感意外,刚刚回了下头,就见眼前猛地闪过一道白光,竟然是一支银白色的长枪一闪而过,而且不偏不倚正好击在玄武元帅的烟枪之声。

    铛!

    一声清脆的金戈交击之声过后,玄武元帅的烟枪脱手而出,那支长枪继续往前猛蹿,带着玄武元帅的烟枪一起,“咣”的一声扎在了天台边缘的石壁之上。

    咔!

    银枪的枪头带着烟枪一起扎进墙里,一阵乱石飞溅、烟尘激荡过后,枪身还在颤动不已,发出刺耳的嗡嗡之声。

    好精准的角度,好霸道的力气!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