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少年王 > 736 他,嚎啕大哭
    我正盘算着我舅舅会在哪一段路出现,剑西来突然这么冷不丁的一问,我的心里顿时一个咯噔。

    之前浪剑客开车撞小阎王,因为事发突然,我又不知结果如何,确实吓得大叫起来。但当时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那辆车上,而且车子本身的轰鸣声也足够响了,所以大多数人根本没有看到我的表现。

    但我怎么都没想到,剑西来竟然全部看在眼里,当时他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竟然还有闲情雅致来观察我,而且直到现在才来问我。我真服了这老狐狸了!

    剑西来这么一问,车里的气压都低了下来,青龙元帅和白虎元帅一起看向了我,浪剑客都通过后视镜观察着我。青龙元帅是最疼我的,眼神中也不免起了一丝忧虑,生怕我真的和小阎王还有什么牵扯。

    剑西来那双毒辣的眼睛,更是直勾勾盯着我看,似乎只要我一撒谎,就会马上被他看穿。

    好在我也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像这样的情形也不知道遇见过多少回,当时就面不改色地说道:“我没看清楚,不知道浪剑客是撞小阎王的,以为他是撞您,我很担心您,所以才叫出来的…;…;”

    当时,小阎王和剑西来都在一条线上,根据视线角度的不同,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以为车子撞向剑西来也很正常。但我说出这句话后,剑西来却是满脸不屑,显然不信我说的话,正准备嘲讽我几句,我突然又改了口:“好吧,我撒谎了。”

    这句话一出口,可想而知,车里的几个人再次看向了我,青龙元帅也变得神情紧张,以为我终于要交代什么了。剑西来则一脸老谋深算的模样,以为我终于扛不住,要坦诚我和小阎王的关系了。

    而我继续说道:“其实我不是担心您,而是担心青龙元帅,我怕车子撞到了她,所以才急得大叫起来…;…;”

    当时和他们站在同一条线上的还有青龙元帅,而且青龙元帅正和小阎王战斗着,车子误伤到她也是极有可能的事。我和青龙元帅的关系有多好,整个兵部都是知道的,甚至还传过我俩的绯闻,都知道我俩在一起睡过觉,气得朱雀元帅几乎杀我,所以我担心她,也是理所应当的事。

    听到我的解释,已近中年的青龙元帅,竟然“唰”一下红了脸,甚至用手推了一下我的胳膊,示意我不要再说下去。又悄声说道:“你就说担心尚书大人就好,其他不该说的别说!”

    我立刻点头,说是、是,担心尚书大人。

    虽然我俩的声音很低,但车子内的空间毕竟很小,所以他们还是将我俩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这么一说,反而越描越黑,我和青龙元帅的关系更加不清不清,车子里面都透着一点暧昧的气息。

    不过也有一点好处,最开始的重点被转移了。起码说明我的大喊大叫不是因为小阎王。青龙元帅也开始为我说话:“尚书大人,小阎王是怎么对待王巍的,您也不是没有看到,如果现在还怀疑他,就实在有点说不过去了。”

    剑西来不再说话,而是目视前方。显然这事已经过去。

    黑峻峻的夜里,雪白的远光照出几十米外,整条路上除了我们这辆车外,再无其他半点动静。眼看着就要到了两市的交界处,我的心里也开始砰砰砰的打鼓,我的直觉告诉我。我舅舅马上就要出现了。

    然而就在这时,剑西来突然低喝一声:“停车!”

    没人知道剑西来为什么要喊停车,但身为兵部尚书的他,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如同圣旨。浪剑客立刻踩了刹车,车子“吱----”的一声,稳当当停在了狭窄的小道上。

    “怎么了。尚书大人?”前排的浪剑客问道,我们几人也奇怪地看着他。

    剑西来直勾勾地盯着前方,道路狭窄,一眼望去黑暗无边,而两边则是黑峻峻的山林和树木。

    “关掉车灯。”剑西来再次开口。

    浪剑客服从了命令,随着车灯的关闭,这辆巡洋舰一下隐藏在了黑暗之中。剑西来依旧目视前方,一双眼睛无比深邃,也不知在看些什么,可前方明明什么都没有。

    “尚书大人,到底怎么回事?”白虎元帅也忍不住问了起来。白虎元帅的伤很重,自己带来的止血药已经不起作用,鲜血仍旧不断往下淌着,急需找个地方医疗。

    剑西来静静说道:“难道你们不觉得,如果小阎王在前面设下天罗地网,咱们就是插翅也难飞了吗?”

    听到剑西来的这句话,众人面色都是一凛,也跟着往前看去。剑西来说得一点没错。在这样狭窄的小道上,如果陷入包围,那真就是死定了。车子里面一片寂静,众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的心中更是狂跳不已,我把剑西来引到这里。就是为了方便我舅舅对他展开最后围剿,但没想到这个计划被他给识破了。我自以为聪明,却疏忽了一点,剑西来可是和小阎王势均力敌的对手啊,他们两人不光身手相当,谋略上也不相上下,要看穿这个陷阱并不困难。

    剑西来继续说道:“前面肯定是不能再走了,咱们得放弃这车,从山里钻过去。”

    如果放弃这条小路,就非得步行穿山不可,可那样的话,吃的苦也必定不少,要绕很大一截的路,翻过好几个山头,起码要走一夜!

    除了浪剑客外,我们几个都是伤员,哪撑得住?

    白虎元帅小心翼翼地说:“尚书大人,您是不是太敏感了,小阎王应该没那么快追过来吧?咱们马上就要离开省城的地界了,最后几公里的路,如果就这么放弃,是不是有点遗憾?”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剑西来慢悠悠地说:“咱们处于下风,如果这时候再碰上小阎王。那就真玩完了。只要能活下来,受点罪也无所谓,按我说得做吧!”

    说完这句话后,剑西来有意无意地看了我一眼,似乎认定是我故意将他们带进了圈套,但是苦于没有什么证据,所以暂时不搭理我。我也因为心虚,所以只好不发一言。

    剑西来既然发了话,大家也只好照做,浪剑客把车开到道边,我们一帮人都下了车。剑西来受伤最重,所以是由浪剑客将他背下来的。我和青龙元帅则互相搀扶,小心翼翼地走下了车。

    白虎元帅就惨一点,因为没有人扶,一下车就摔了一跤,他受的伤实在太重,尤其是肚皮上有个大口子,我一看就知道是龙王的杰作,实在太狠。浪剑客把剑西来放到道边,又赶紧去扶白虎元帅,白虎元帅吃力地站起来,摆着手说:“没事,我没事,你管好尚书大人就行。”

    白虎元帅扶着道边的一棵树,呼哧呼哧地喘气,显然寸步都难移了。但也没有办法,剑西来说要走,就必须走。剑西来指挥浪剑客,让他把现场的血迹清理干净,再把车子推到路边的草丛里去。

    剑西来到底还是老谋深算,几乎将每一步都考虑到了,虽然他是我们龙组的大敌,但我还是蛮佩服他的,这老东西确实很有一手,怪不得我舅舅都觉得他很棘手。

    浪剑客一一照做。将血迹清理干净以后,又准备把车推到草丛里去。

    然而就在这时,白虎元帅突然喊停了浪剑客,接着又回头对剑西来说:“尚书大人,咱们清理得再干净,也只能遮挡一时,这辆车这么大,想藏着它简直难如登天。小阎王一旦发现这辆车的踪迹,肯定会沿途搜寻咱们,咱们的伤员又多,恐怕没跑多久,就被人家给追上了。”

    剑西来说:“你有什么好主意么?”

    说到这里,白虎元帅突然站直了身体,捂在肚子上的手也垂了下来。他的手一放下,哗啦啦的血便喷了一地,看着就跟喷泉似的,无比震撼,这样的流速。任何止血药都起不到多大作用了。

    “白虎元帅!”

    浪剑客惊叫一声,就想扑过去搀住白虎元帅的身体,但是白虎元帅摆着手,拒绝了浪剑客的好意。白虎元帅脸色煞白,额头上也滴下豆大的汗珠,喘着粗气说道:“尚书大人。我的伤太严重,恐怕是回不到兵部了…;…;我打算开着这辆车继续往前走,你们趁着这个机会钻到山里面去,这样就算小阎王在前面等着,也只能拦下我一人而已,那时候想要再找你们就难了…;…;”

    说到这里。白虎元帅像是生怕剑西来不同意似的,又说:“尚书大人,我快死了,就让我发挥最后的余热吧,您无论如何也要走出去啊,将来为我和玄武、朱雀报仇雪恨!”

    “白虎元帅,不要这样,咱们一定可以逃出去的…;…;”浪剑客激动的手都开始发抖了,想上去拉白虎元帅,但又不敢。

    “白虎…;…;”青龙元帅也于心不忍,眼眶都微微有点淌红了。

    剑西来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头,沉默地看着白虎元帅。

    “尚书大人,您别犹豫了,就按我说得做吧,我撑不了多长时间了!”白虎元帅气喘如牛,额头上流下的汗珠也越来越多。

    “好!”

    剑西来终于下了决心:“你开车继续往前面走,我们从山里走!”

    得到剑西来的同意,白虎元帅松了一大口气,接着又二话不说,朝着车子的主驾驶走去。他受的伤实在太严重了,每走一步都拖出许多血迹,但他还是很快就走到了车子边上,拉开车门就准备上去。

    “白虎元帅!”浪剑客突然激动地叫了一声,显然无比不忍、不舍。

    我不知道浪剑客和白虎元帅之间经历过些什么,但我知道他们两人的感情一定很好,否则浪剑客不会这么难过。

    白虎元帅回过头来,看着浪剑客,认真说道:“我给你下的最后一道命令,就是务必要把尚书大人送出省城!”

    说完这句话后,白虎元帅便坐上车去,“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白虎元帅!”

    浪剑客大叫一声,“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接着嚎啕大哭起来,泪水瞬间爬满他的脸颊。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