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少年王 > 第835章 帝城武道会 为旧故灬然龙的第2枚玉佩加更
    小阎王紧紧抱着任楠,就好像八百年没见过她了,而我也确确实实是第一次见到小阎王如此亲近一个异性,以前的我一直以为小阎王是个不近女色、毫无七情六欲的男人!

    而任楠,虽然没有以同样的热情回馈小阎王,可她的身子软成了一滩烂泥,双眼也呈现出了迷离状态,整个人好像都晕晕乎乎的,显然在小阎王的拥抱面前毫无抵抗之力。

    无论怎么看,两人都是一副十分恩爱的模样。

    原先我以为自己即将看到一场时隔多年的仇杀大戏,现在才知道这两人是专门虐狗来了,尤其是我和任雨晴刚刚经历过“伤痛”以后,再看小阎王和任楠这么恩爱,心里确实不是滋味。

    但说实话,看到他俩这样,我心里还是蛮开心的,一来我舅舅单身这么多年,身边确实需要有个女人照顾;二来看到这个凶巴巴的女人被我舅舅一秒征服,心里也有一种“大仇得报”的满足感。

    在小阎王的怀里,任楠完全软了、瘫了,一点反抗的余力都没有。不知过了多久,小阎王才缓缓松开任楠,柔声说道:“谢谢你照顾他,现在我要带他走了!”

    小阎王和人说话很少这么温柔,即便面对我妈也只是尊敬,而不是温柔。大概也只有这个任楠,才能享受到这个待遇。我还是蛮惊讶的,说明任楠在我舅舅心里确实地位很重。

    不过他有句话说错了,这个任楠并没有照顾我,反而还不止一次的欺负我、吓唬我。

    说完这句话后,小阎王也不再赘言,转头冲我使了一个眼色,就要带我离开。直到这时,任楠才反应过来似的,猛地伸手一拦,咬着牙说:“这么容易就想把人带走?做梦!”

    小阎王无奈地说:“那你还想怎样?”

    他的语气虽然无奈,看向任楠的眼神却是充满宠溺,我发誓我真是第一次看到小阎王会这样看一个女人。

    “除非赢我!”

    任楠道出一句凌厉的话,接着又从腿部抽出一柄弯刀,“唰唰唰”就劈向了小阎王。

    看得出来任楠实力挺强,起码也不在铁面判官之下,已经算是顶级的高手了,但仍旧不是小阎王的对手;面对任楠凌厉的攻势,小阎王不慌不忙,伸手就抓住了任楠的手腕,又无奈地说:“好了,不要闹了,现在不是撒娇的时候!”

    任楠出手凌厉、杀气腾腾,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却被小阎王说成撒娇。任楠顿时又气又急,一张脸也变得通红:“谁跟你撒娇了,我是真的要杀了你!”

    小阎王皱了皱眉,便松开了任楠的手,坦然说道:“好,来吧,我不会还一下手!”

    任楠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小阎王会这么说。但是转眼之间,她又恢复狠厉之色,狠狠一刀朝着小阎王的胸口扎了过去。小阎王还真的不躲不避,任由任楠的刀刺进胸口,眼看着鲜血已经涌出,我都忍不住要叫出来,还好任楠没有再往深刺,而是停下了手。

    “怎么不躲?”任楠咬着牙问。

    “如果这样能让你出一口气,那你随便刺吧!”小阎王微微皱起眉头,显然也很痛苦。

    任楠当然不可能真的杀了小阎王。

    任楠无奈地叹了口气,又一把将刀拔了出来,往后退了两步。小阎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虽然鲜血不停渗出,但他确定没有什么大碍,才对我点了点头,说走吧。

    这一次,任楠没有拦我,任由我跟着小阎王走出门去。但也就在这时,任楠的声音再次传来:“你就这么走了,一句话也没有?”

    小阎王站住脚步,但却没有回头,沉沉地说:“对不起……我会再来找你的!”

    说完这句话后,小阎王便继续往前走去,我也赶紧跟上。

    身后,则传来任楠轻轻的哭泣声,这哭声略显压抑而沉重,仿佛已经积压了很多年、很多年……

    而小阎王,自始至终都没回头一下,以极快的速度在任家院中穿梭着。一路上,竟然没有碰到什么巡逻的卫兵,很顺利地就来到了大门外面,显然也是任楠早就安排好的。

    门外停着一辆奥迪轿车,小阎王上了主驾驶,我也上了副驾驶。小阎王一路飞驰,很快就带我驶出了这条街,我不知道他要带我去哪,但只要和我舅舅在一起,就有着十分充足的安全感,所以我也没有多问,一路沉默不语。

    不知过了多久,小阎王才终于开口:“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一下愣住,我以为小阎王已经安排好了,结果却问我有什么打算?我疑惑地问:“要先帮我洗清冤屈吧?杨家陷害我,让我成了A级通缉犯,顶着这个头衔,我还怎么做事?”

    “陷害?”

    小阎王突然一脚刹车,将车停在了某个巷子门口,转头问我:“你和那群飞贼没有关系?你被他们救走,可是很多人都看见了的!”

    我再次愣住,突然明白了所有事情,结结巴巴地说:“我被逐出龙组,还被定为A级通缉犯,是因为和他们扯上了关系?”

    之前杨家一役,我险些死在十二铁卫手上,混乱之中,是刘鑫救走了我,一路边杀边退,逃到了地道之中。这件事情,是很多人都看到了的,要说我和飞贼没有关系,那简直就是扯淡!

    没准他们还会认为,是我和飞贼里应外合,才搞出了那场大乱!

    这样一来,龙组将我开除,又将我定为A级通缉犯,就是理所应当的了。

    小阎王点了点头,证实了我心中的猜测。原来我有今日,不是因为杨家的陷害,而是因为我和飞贼的关系不清不楚!

    我的脑子一下就大了,立马就把整个经过和小阎王说了一遍,从我和任雨晴第一次被那个“老五”绑走,无意中见到刘鑫开始讲起,一直讲到杨家的那场大乱,以及昏迷三天之后的今天,原原本本、一五一十地娓娓道来。

    刘鑫的事,我早就和小阎王说过,他知道这是我在省城结交的一个兄弟,龙脉图就是和刘鑫一起练的,确实关系匪浅。

    我着急地说:“刘鑫虽然救了我,可我和他们真没什么关系,铁面判官不止一次地想要杀我,我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

    小阎王点头:“我相信你。”

    我刚松了口气,小阎王便接着说道:“可是龙组不会信你,飞贼将你救走,是很多人都看到了的,你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更何况,你也并非一清二白,你既然早就知道飞贼是什么人,为什么没向杨家或是上级汇报?说到底,你还是顾着哥们义气,和飞贼的关系若即若离,‘A级通缉犯’的罪名可能有点重了,但是龙组将你开除,不算冤枉。”

    听完小阎王的话后,我的一颗心顿时沉到谷底,知道自己这次真是完了,怎么洗都洗不白了。

    于是我又问我舅舅,那我该怎么办?

    龙组的身份我倒是不怎么在乎,这几个月下来,我也受够了鸟气,做不做都无所谓。但“A级通缉犯”这罪名,我是真扛不住,我可不想从此以后过着躲躲藏藏、看到警灯闪烁就浑身打颤的生活!

    小阎王沉吟一阵,说道:“龙组,你肯定是回不去了,组织不会接收你这样有劣迹的成员。至于‘A级通缉犯’的罪名,我会设法帮你取消,但这肯定需要时间,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完成。在这期间,你还是要老实一点,找个地方先躲起来,千万别被抓到,铁面判官那里就是不错的选择,他们足够熟悉帝城,知道怎么和警方周旋,人脉也特别广……”

    说到这里,小阎王顿了一下,才继续说:“我是真没想到那群飞贼是铁面判官的人,更没想到他们进入杨家的目的竟是为了救出你妈。”

    我顿时浑身一震,说你认识他?

    小阎王点了点头,给我讲起了这铁面判官的来历。原来,铁面判官是我爸以前的旧部之一,当初我爸的人被杨老将军打得七零八落,匆匆忙忙就离开了帝城,除了有限的几个人外,一个部下都没有带。这么多年,小阎王虽然多次来往帝城,但也没有听过这些我爸部下的消息,原来他们还在帝城的地下世界活跃,而且对待我爸仍旧奉若神明,无时不刻都在期待我爸王者归来……

    从他们给自己的组织起名叫“地狱门”就能窥斑见豹。

    那么答案就解开了,他们肯定是听说了杨大小姐被杨家软禁的消息,才一次又一次地潜入杨家,摸查地形、伺机救人。他们的目的也不难猜,肯定是想救出杨大小姐以后,再顺藤摸瓜探知大阎王的下落,这样就能把大阎王接回来了。

    可惜的是,无论小阎王还是天奴,都不明白他们的真实目的,所以才上演了一出“大水冲垮龙王庙”的戏码,将这个救出我妈的大好机会浪费掉了,挖掘了两年的地道也毁于一旦……

    实在可惜!

    但这世上的事,又怎能件件那么完美?

    我立刻明白了小阎王的意思,说道:“你希望我去投靠铁面判官他们,然后借助他们的力量一起救出我妈?”

    我在帝城呆了好几个月,小阎王已经清楚我的决心,知道我不救出我妈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了,所以他一开始就没打算让我返回罗城——虽然那样更安全些。

    小阎王点了点头:“是的。”

    又摇摇头说:“不过,你和他们在一起后,可千万别透露自己的身份,别说自己是大阎王和杨大小姐的儿子。一来,铁面判官虽然对你父亲曾经忠心耿耿,可是毕竟这么多年过去,谁也不知道他变成了什么样子,如果他只是借用“大阎王”这三个字来提升自己在帝城地下圈子里的威信,实际上并不是想真的迎接大阎王回来,那你的存在就会影响到他的地位,很有可能反而对你不利;二来,就算铁面判官是真心诚意想要迎接大阎王归来,可你不要忘了,你父亲已经厌倦了打打杀杀,一心只想过着平淡的生活,你一泄露自己的身份,反而会影响到他老人家。”

    小阎王的考虑确实周全,我点点头表示明白。

    小阎王又沉吟一阵,说道:“那个刘鑫,知道我是你舅舅吗?如果知道的话,想猜出你身份也不难吧?”

    我仔细想了一下,说以前在省城的时候,确实跟他提过两次,说我舅舅叫小阎王,但也没有过多的去深聊。这么多年过去,可能他也忘了,否则见这几次,不会不跟我提的。

    小阎王点点头,说:“他要忘了最好,如果没忘的话,一定让他守口如瓶。”

    我说明白。

    我和刘鑫是过命的交情,我相信他。

    这样一来,就确定了接下来的策略,我要到铁面判官那里去躲一段时间了。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刘鑫的身边,想来刘鑫一定会很开心。

    接着,我又跟小阎王说了一下任雨晴的事情,将任楠之前怎么逼我去跟任雨晴“绝交”的事讲了一遍。现在既然我还活着,我当然希望小阎王能帮我去带个话,告诉任雨晴说让她安心,有朝一日我会带她离开。

    但小阎王一听,就皱着眉说:“你自己还一屁股屎,就先别考虑这个问题了吧,你能保证你将来就一定能带她走?如果你做不到,不是又让她空欢喜一场,白白等你那么多年?我觉得现在挺好,让她也别惦记着你了,有缘的话将来再聚,无缘的话一别两宽,你也别耽误人家,是不是这个理儿?”

    小阎王字字诛心,说得我是哑口无言,只好暂时放弃这个想法,我现在确实没有能力去带任雨晴走,还是不要让她继续苦苦、痴痴地等我了。

    小阎王看我不再提任雨晴了,又叹着气说:“我是真没想到你在杨家呆着,还能顺便把任老将军的孙女搞定,你到底哪来那么多的精力?不过这也挺随你爸,你爸当年也是出了名的风流,帝城的各大名媛、豪门小姐,都和你爸有着牵扯不清的关系。不过你爸有个好处,就是在遇到你妈以后,心就彻底收回来了,怎么到了你这,就是见一个爱一个,没个尽头似的,你咋那么多的真心?”

    小阎王的一番话让我面红耳赤,不过我的心里也隐隐不服,因为根据我所掌握的情况来看,我爸跟我妈在一起后,还曾和冯天道一起逛过花楼,怕人认出他来,还戴了我妈的人皮面具。

    或许这还真有点遗传的意思。

    和小阎王说完以后,我俩便分别了,他回他的龙组,我去投靠铁面判官。

    但是等我找了辆车,返回之前铁面判官他们所在的地点以后,才发现已经人去屋空。想来,是铁面判官担心我带人回来报仇,所以急急忙忙连夜转移了地点,而且一点痕迹也没留下,实在不知道他们上哪去了。

    不过,铁面判官在帝城的地下圈子里那么大的名气,只要有心的话,找到他们应该不难。所以我也并不着急,先找了个旅馆住下养伤,打算等伤好了以后再找刘鑫和铁面判官。

    这期间里,也正好过了新年。

    以往的新年,就算没和我妈一起过,好歹也身边有人,在姚冰倩家过了一次,在夜明过了一次,倒也不算孤单。这一次,真的成我一个人了,我自己买了饺子,在旅馆的房间里用开水壶煮着吃了,看着电视屏幕里喜气洋洋的春节联欢晚会,感觉全世界就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悲凉和复杂味道。

    不知道我妈怎么样了,在梅园里过得还好吗?

    不知道我爸怎么样了,在监狱里应该有人陪吧。

    还有青龙元帅、怀香格格、冯千月、郝莹莹、孙静怡、李娇娇……她们都还好吗,还在痴痴地等着我吗?

    任雨晴,应该已经忘了我吧,或许正和一家人团聚,开开心心地吃着年夜饭。

    每逢佳节倍思亲,这句话是一点错都没有,我思绪如潮,想到自己来帝城的这小半年里,不仅一件事都没有做好,还被龙组给除名了,成了国家的A级通缉犯,大白天甚至都不敢露面,就忍不住悲从中来、长吁短叹。

    一个星期以后,我的伤终于好得差不多了,也踏上了寻找铁面判官和刘鑫的路途。

    在我的想像中,铁面判官他们的势力虽然不是很大,但也有着好几百人。这么多人要吃饭,就不可能没有产业,打听“地狱门”应该不难。但是真正找起来,才发现是我过于天真了,因为帝城实在是太大了,我又是国家的A级通缉犯,又不敢太过明目张胆地找,如此忙活了半个多月,竟是一点消息都没。

    后来实在没办法了,我只好投靠了一个叫“金爷”的老大,凭着出色的身手让他收留了我,在他身边做个保镖。

    金爷今年四十多岁,镶着一口的大金牙,手底下有数百号人,场子也有好几十个,在帝城的地下世界也算一号角色。那天我在某个酒店吃饭,正好碰到他和另外一个老大谈判,两边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金爷准备不足,遭了暗算,是我仗义出手、将他救下。

    金爷很感激我,又看我身手不错,就让我跟他混饭吃。

    我说我是有案子在身的通缉犯,你敢收留我?

    金爷嘿嘿一笑,露出一口的大金牙:“通缉犯没事,有本事就行,以后我罩着你。”

    于是从那天起,我就跟在了金爷的身边,随时保护他的生命安全。自从有了我后,金爷可以说是战无不胜、所向披靡,在地下圈子的地位也越来越高,对我也愈发器重起来。

    当然,我一刻也没放弃过寻找铁面判官,毕竟我还想跟他们一起去救我妈。跟金爷混得久了,我也问他知不知道铁面判官,他说听说过这个人,曾经很有名气,但是这两年不知到哪去了,已经很久没有消息。

    我的心里明白,铁面判官他们为了救出我妈,为了不泄露自己的行踪,已经断掉了和道上的一切联系,专心致志地去做这一件事。

    有了金爷的照拂,警方暂时查不到我身上,我的生命安全有了保障。同时,我也跟着金爷见过了不少地下世界的人物,但是没有一个知道铁面判官到哪去了。

    金爷问我找铁面判官干什么,我说我有个兄弟在他手底下做事,我想找他叙一叙旧。

    金爷叹了口气,说道:“李大威,我知道你不是池中物,也不可能在我这干一辈子,如果你找到更好的栖身之所,随时都可以走,我不留你。”

    金爷的为人确实不错,不光是这么说的,还是这么做的,甚至不遗余力地帮我找铁面判官,不过始终没有消息。

    在这圈子待得久了,我才知道我爸“大阎王”的名声确实很响,即便已经二十多年过去,这里仍旧流传着我爸的故事和传说。甚至,帝城还有好多为了纪念大阎王而衍生的组织,有叫阎罗教的,有叫鬼王派的,还有叫阴曹宫的,各个都声称是大阎王的旧部,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好端端一个充斥紫微气象的帝城,整的跟十八层地府似的。

    在帝城,这些势力好像不跟大阎王扯上点关系就不正宗似的,就连金爷都想给自己的组织起个“黄泉道”之类的名字,后来觉得实在太不吉利,才作罢了。

    和别的城市一样,帝城的地下世界虽然分为大大小小、林林总总不同的势力、派别,但是总要有个执牛耳者,除了可以享受到最大的资源,还要负责调和各派的纷争,有什么事的时候也能登高一呼,大家也都纷纷跟着响应。

    再加上帝城这个地方和别处也不一样,到底是天子脚下,治安还是比较严格的,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发生大规模的斗殴事件。因此,两年一次的“帝城武道会”也就应运而生,除了甄选出接下来两年里地下世界的执牛耳者,大家有什么问题也可以在台上解决,甭管地皮纠纷还是恩怨情仇,都可以来说一说。

    今年,正好又一次“帝城武道会”就要召开。

    这种武道会,金爷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只敢做个看客,但是现在有了我这么一个不可多得的高手,他也有点蠢蠢欲动,想让我去试试。

    为了说服我,他还说:“这样的武道会,铁面判官往年都会参加,或许今年也能碰得到他!”

    因为我已经有过两次参加比武大会的经历,而且每次比武大会都能受益匪浅,所以我也并不排斥。

    再加上还有可能碰到铁面判官,我当然是一百个愿意的,所以立刻答应下来:“可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