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少年王 > 第857章 脱胎换骨 为52500金钻加更
    听到这个声音,我的头立刻大了起来,

    当然是王晓雨,

    我回过头去,看到王晓雨正朝这边走来,掌中刀也从他的指缝之中露了出来,薄薄的刀锋闪耀着无比渗人的寒芒,我本能地看向四周,并没有什么人过来,三十二层的比武虽然已经散场,但我们这边是参赛选手专用的走道;倒是有几个武道会的工作人员站在附近,但也假装没有看到王晓雨,很快就把头扭过去了,

    我知道,不可能有人会帮着我,即便是小钟馗,面对毫无背景的我,也会站在鬼王派的王晓雨那边,

    这时候,再跑已经来不及了,我一咬牙,“唰”地抽出了打神棍,准备力战王晓雨,王晓雨见状,咧嘴笑了起来,并且加速朝我奔了过来,也就是在此时,尹红颜突然猛地推了我一把,并说:“李大威,你先走,我拦住他,”

    “唰”的一声,尹红颜也抽出了她的红绸,凌空挥舞起来,形成一块大的幕布,挡住了王晓雨的来路,尹红颜当然不是王晓雨的对手,但王晓雨也不敢拿她怎么样,我稍稍犹豫了一下,便撒腿朝着电梯奔了过去,

    只是电梯上来肯定需要时间,就在我等待的过程中,王晓雨已经奔了过来,并且已经和尹红颜交起了手,“飕飕”“唰唰”的声音不绝于耳,王晓雨果然不舍得伤害尹红颜,只是大叫着说:“李大威,你他妈真像一只缩头乌龟,打算一辈子躲在女人的后面吗,你要是就这么一点能耐,干脆几天后的决赛也别参加,直接认输算了,”

    听到这一句话,怒气顿时直冲我的脑门,这些天我也受够了王晓雨的鸟气,面对他连日来的挑衅,我几乎时时都在躲、刻刻都在避,但他还是不肯放过我,

    现在当着尹红颜的面,又说我只会躲在女人背后,哪个男人能受得了这样的气,

    我一咬牙,又转过头去,挥舞着打神棍朝王晓雨扑了上去,

    王晓雨见我上钩,顿时兴奋起来,准备绕过尹红颜来收拾我,但尹红颜始终缠着他不肯放手,将一块红绸舞得密不透风,王晓雨终于彻底发火,一只拳头诡异地穿过红绸,眼看就要揍在尹红颜的胸口,但他最后一刻还是放弃,身子转了个圈,朝我这边扑来,

    “红颜姑娘,你注定是我的媳妇,最好还是不要去帮别的男人,免得我不高兴了将来把你休掉,”

    王晓雨嘻嘻地笑着,挥舞着掌中刀朝我刺来,我也举起手中的打神棍去抵挡,转瞬之间,我们已经交手十几个回合,我确实不像之前那么弱鸡,但也确实不是王晓雨的对手,十几个回合以后我便渐入下风,王晓雨的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再次一刀朝着我的胸口扎来,

    “不要,”

    旁边的尹红颜大叫一声,一块红绸也如波浪一般卷来,

    王晓雨烦不胜烦,甩手便把红绸推开,接着继续朝我扎了过来,也就是在这时,一个身影突然疾速窜来,瞬间便挡在了我的身前,我吃了一惊,王晓雨也吃了一惊,好在王晓雨反应也够快的,猛地就收回了刀,并且连着往后退了几步,

    王晓雨站定以后,脸上又气又怒,眼睛里也冒着火光,咬牙切齿地说:“尹红颜,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不会真的喜欢上他了吧,”

    我也同样吃惊地看着身前的尹红颜,我当然不会和王晓雨一样认为她是喜欢我了,她对我好,不过是因为任雨晴而已,但她竟然能够做到为我挡刀,这就让我实在吃惊不小,要是换个没有王晓雨速度快的,这一刀就扎到她身上了,

    面对王晓雨的质问,尹红颜却也同样气势汹汹:“王晓雨,你闹够了没有,你不就是看李大威没什么背景吗,换成其他几个组织的人,你敢这么嚣张试试,李大威现在好歹也是晋升三十三层的选手了,你是不是太有点目无武道会的规矩,太有点不把钟馗大哥放在眼里,”

    尹红颜说这几句话的时候,故意把音量放的很大,就是为了让不远处的小钟馗听到,

    其实我们几个在这打架,不少人都看在眼里,只是不太想管而已,尹红颜的声音这么大,小钟馗终于没法装不知道了,便抬步朝着这边走来,说哎,你们这是干什么呐,年轻人不要总是火气那么大,

    王晓雨也回头说道:“没事,钟馗大哥,我们几个闹着玩呐,”

    接着又低声说道:“李大威,算你小子好运,等到决赛那天,看我怎么弄死你吧,还有,我最后一次警告你,最好离红颜姑娘远点,她是我的,”

    说完这句话后,王晓雨又意味深长地看了尹红颜一眼,那意思好像在说尹红颜跑不掉的,迟早会是他的女人,不等小钟馗走过来,王晓雨便转过身去走了,小钟馗没责怪他,反而粗声粗气地对我说了一句:“赶快走吧,不要在这闹事,”

    一场风波,就此平息下来,

    尹红颜回过头来,有些愧疚地对我说说道:“真是对不起,我都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我好像总是给你带来?烦,”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是我自己技不如人,和你没有关系,

    我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也没什么脸再看尹红颜,转身走进电梯里面,丧气地按了关门键,之前被尹红颜燃起来的热血,被王晓雨这么一闹,又让我心灰意冷起来,这种状态的我,怎么打得过王晓雨啊,几天之后的总决赛,我注定是要败了,也注定要辜负铁面判官对我的期望了,

    我就像是被人抽走了魂,如同一具行尸走肉回到我住的酒店,坐在房间的落地窗前,看着帝城的万家灯火,很久很久,脑子里都是一片空白,

    晋升到了第三十三层,这是我参加武道会以来从未想像过的成绩,如果放到一般人的身上,指不定要高兴成什么样子了,可我现在却高兴不起来,去打一场百分之百要输的战斗,又有谁能高兴的起来呢,

    人生中的第一次,我是如此的迷茫,仿佛失去了目标、失去了一切,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前路好像一片?暗,铁面判官为什么想让我得冠军,我又怎么去打这场战斗,这些问题缠绕在我的脑海,几乎让我痛不欲生,

    但,就像尹红颜说的那样,我从来都不是一个轻易就肯服输的人,不屈不挠是我的本色,永不放弃是我的作风,就算这是一场注定要输的战斗,我也势必会付出百分之二百的努力,起码不会让王晓雨赢得那么容易,

    现在的我,顶多能和王晓雨斗十几个回合,但如果我能突破第三十六处穴道,和他打几十个回合总是不成问题,就算最后的结果一样要输,我也至少会咬他一块肉下来,

    这么想着,我连觉都不睡了,立刻修炼起了龙脉图,

    那几天里,我几乎不眠不休,除了饿得实在受不了才吃点饭、困得实在受不了才打个盹外,其他时间全都沉浸在龙脉图的修炼之中,

    按照常理,突破三十五处穴道没多久的我,不会那么快就突破三十六处穴道的,但可能是我的好胜心太强了,也可能是受王晓雨的气太多了,在这种双重的情绪积压之下,三十六处穴道还真的有了一点松动的迹象,虽然疼痛再次席卷我的全身,但我却为此而感动激动,仍旧强行往下冲着,打算一鼓作气地冲过三十六处穴道,

    一整天下来,我不眠不休、不吃不喝,一心一意地要闯过这道关去,随着疼痛逐渐加重,汗水也浸湿了我的全身,我又痛的在地上打起滚来,这次的疼痛似乎比以往更加激烈,但我也完全不管不顾,强行要闯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疼痛愈发厉害,三十六处穴道却一点要通过的迹象都没有,疼痛席卷我的全身,我嗷嗷地惨叫着,几乎用头撞地,像是毒瘾发作;还好总统套房的隔音效果很好,否则工作人员听到肯定会吓一跳,

    虽然周身疼痛,但这被我视为突破三十六处穴道的前兆,我相信只要我持之以恒、坚持不懈,一定可以闯过去的,但我疼着疼着,突然发觉这次的疼痛不太对劲,这不是突破穴道的前兆,而是那个“病”又来了,

    说到“犯病”,我真是有一箩筐的话要说,我真不知道这玩意儿是哪里来的,一开始还只是练功途中犯过两次,我也没当回事;但到后来,开始在关键时刻犯病,一次是我在夜明想要晋升紫阶的时候,挑战蓝阶队长的过程之中突然发作,痛不欲生的情况下输了挑战;一次则是在十几天前,我和周长功的那次战斗,也是莫名其妙就犯了病,要不是有七尾蜈蚣帮忙,我就要输掉比武了,

    我以为犯过一次病后,应该很久都不会再来了,没想到这次来得这么快,就发生在十几天后,而且更恐怖的是,一次比一次疼,一次比一次长,等我发觉自己是犯病的时候,已经将近半个小时过去,却连一点好转的迹象都没有,似乎要把我给活活疼死,

    我停止了运气,可还是在疼,疼的我满地打滚,疼的我痛不欲生,我浑身哆嗦、颤抖,并且蜷缩成了一团,像是一只被撒了盐的吸血虫,我以为我自己扛扛就能过去,后来发现情况不妙,我的身体越来越疼,不仅没有消停的迹象,还有愈发严重之势,我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如果我再这么下去,非得疼死不可,

    我要求助,我必须要求助,

    整个帝城,我能求助的人只有我舅舅了,我哆哆嗦嗦地给小阎王打了一个电话,有气无力、气若游丝地将我现在的情况说了一下,说完以后,我便彻底昏迷过去,人事不省了……

    可即便是在昏迷中,我也承受着万千疼痛的侵扰,就好像是有一百多柄大刀,接连不停往我身上砍着,我想睁开眼睛,但又完全睁不开,只能发出一声声的惨叫,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地感觉身边有人,那个时候,我的疼痛仍旧没有消退,仍旧疼得我满地打滚,仿佛筋脉都要断了,我努力将眼睛睁开一条细缝,就看到我身边蹲着两个人,一个是我舅舅小阎王,另一个是左飞左少帅,

    看到他们两个,我的心里安了很多,再次闭上眼睛,虽然身上仍旧无比疼痛,可我知道我有救了,他们一定会救我的,

    就听到小阎王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我没练过暗劲,你是这方面的行家,你应该知道的吧,”

    左飞回答:“之前听你说过,他的修炼方式和我们都不一样,导进体内的天地之气也不会进入他的脑袋,所以肯定不是走火入魔,具体怎么回事,我还是要检查一下,”

    接着,两人便不说话了,左飞的手便放在我的身上,并且上下移动,显然是在为我检查,

    说来也怪,左飞的手好像有种魔力,像是一股温暖的泉水在我身上蔓延,他的手走到哪里,泉水就走到哪里,疼痛也就随之消失,非常舒服,但可惜的是,他的手一旦离开某个部位,那个部位便重新疼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左飞的手收了回去,我身上的疼痛再次蔓延开来,像是有千万只毒虫在同时噬咬,就在这时,我听到左飞长长地叹了口气,小阎王也焦急地问:“到底怎么回事,”

    左飞回答:“他在身体素质不够过硬的情况下,强行导入天地之气,那股气体太霸道了,虽然不能侵入他的脑海,却导致他全身经脉损坏,这就是他周身疼痛的原因,还好咱们来的及时,否则他就真的要死掉了,”

    全身经脉损坏,,

    我虽然不能理解这一句话,但能预感到问题有多严重,

    而小阎王沉?了一下,说道:“你有办法的吧,你连走火入魔的人都能治,治他没问题吧,”

    左飞竟然还能治疗走火入魔的人,

    听了小阎王的话,我的心里也是暗暗吃惊,当初在夜明的时候,我第一次听说“走火入魔”这个词,那时候就听说入魔者无药可医,除了控制,别无他法,甚至关键时刻只能杀掉,

    左飞要是入魔者也能治,那他真是太厉害了,

    左飞说道:“能治,不过需要一点时间,不知道能否来得及参加武道会的决战,”

    小阎王松了口气:“武道会无所谓的,只要他能平平安安就行,既然能治,我就不久留了,我还有点事要去办,”

    小阎王是龙组七队的队长,自然公务缠身,可他外甥都快死了,他都能说走就走,也是够无语的,不过这也侧面说明,他对左飞有多信任,

    左飞说道:“放心走吧,”

    小阎王很快就离开了,屋子里只剩我和左飞二人,

    我因疼痛,身体本来是蜷缩着的,左飞小心翼翼地将我展开,同时说道:“王巍,尽量放松,不管发生什么,千万不要排斥,”

    左飞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有力,让我听了以后感觉很有一种安全感,所以在身体极端疼痛的情况下,也努力地放松下来,左飞知道我是醒着的,又问我说:“你练的这个龙脉图,一共都有哪些穴位,方便给我讲一下吗,”

    左飞连龙脉图都知道,显然小阎王已经将一切都告诉他了,龙脉图本来是我心里的秘密,没人会把自己的练功法门轻易告诉别人,但是对于左飞,我却有着一种天然的信任,所以我便一五一十地给他讲了起来,从肩膀上的穴道开始讲起,一直讲到脚底板上,

    左飞也按照我的说法,顺着我的身体一处一处按了下去,按到最后,若有所思地说:“厉害啊,从龙头到龙尾,是一条完整的龙,这种练功法门,我也是第一次见,”

    接着又说:“好,我现在开始为你治疗,你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放松即可,”

    我便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左飞的手,也放在了我的肩膀上,也就是龙脉图的起始部位,

    接着,那股熟悉的泉水又回来了,似乎有什么力量正从左飞的手掌浸出,并且通过毛细血孔进入了我的身体里面,我感觉到,这是左飞体内的暗劲,左飞竟然能把暗劲释放出来,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景象,心中确实吃惊不已,

    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左飞的暗劲进入我的体内,自然而然地和我的龙脉之力相撞,面对外物侵入,我本能地就要反抗,但左飞轻声说道:“不要反抗,不要排斥,”

    我也再次放松下来,尽量控制着自己的龙脉之力,不让其和左飞发生冲突和矛盾,

    左飞的暗劲,也顺利进入了我的第一处穴道,还是那一句话,左飞的暗劲就好像一道温暖的泉水,进入我的穴道之后形成了一股柔和的力量,疼痛也随之一点一点地消失了,

    “我在帮你修复损坏的经脉,”

    左飞再次轻声说道:“时间要久一点,你可以再睡一觉,”

    左飞的话语,温暖中蕴含着力量,他真是一个神奇的人,看上去永远笑眯眯的,让人情不自禁地就依赖他、信任他,在他的示意之下,我果然慢慢进入了睡眠之中,

    而我身上的穴道,亦被他一个又一个的攻破,无论他的暗劲去到哪里,哪里就变得祥和而温暖,紊乱的龙脉之力,也渐渐变得稳定下来,

    这一过程,果然很长很长,长到我都睡醒一觉之后,看到左飞正坐在我的右臂前方,他的手掌也正覆盖在我的阳谷穴上,让我震惊的是,左飞竟然面红耳赤,而且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似乎在和什么力量做着抗争,

    看我醒了,左飞立刻说道:“没事,你这龙脉之力实在霸道,烫的我身上都快烧起来了,你再睡一觉吧,马上就好,”

    我很担心他的情况,但又不受控制地沉沉睡了过去,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他已经坐在了我的左臂旁边,手掌也覆盖在我的灵泉穴上,这一次,他的面色苍白,冻得浑身哆嗦,头发和眉毛上竟然还有冰渣,

    看我又醒,左飞再次笑着说道:“你这玩意儿还真可怕,我都差点要扛不住,没事,你再睡一觉,马上就好了,”

    我再次睡了过去,

    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左飞已经不在我身边了,外面的天空也已经大亮,我活动了一下身子,发现疼痛已经完全消失不见,而且感觉自己身轻如燕,四肢百骸都充满了丰沛的力量,仿佛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我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赫然发现第三十六处穴道已然突破,

    我惊喜地坐了起来,就发现左飞站在落地窗前,手里正捧着一杯热咖啡喝着,目光也看向窗外的种种,他看上去是那么的安静,仿佛与世无争,可他的身上,却蕴含着神奇的力量,

    我三两步,就窜到了左飞身前,激动地说:“左……”

    我本来是计划叫左少帅的,但依稀记得他好像不太喜欢这个称呼,于是又改了口:“左队长,谢谢你,”

    我是真的很感激他,不仅是因为他救了我,还因为我知道他在这过程中,费了多大的力气,

    左飞回过头来,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感觉怎样,”

    左飞的面色十分平静,仿佛这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

    我又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四肢,说非常好,

    左飞笑着点了点头:“你损坏的经脉,我都帮你修复好了,但,以后你再练功,还是免不了要损坏,到时候你可以再来找我,我来帮你修复,”

    左飞的语气云淡风轻,仿佛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对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吃饭喝水那么简单而已,我一激动,便说:“我还有一个朋友是练龙脉图的,和我一样动不动就浑身疼痛,您能不能……”

    我说的这个朋友,当然就是刘鑫,刘鑫和我一样,也饱受着疼痛的困扰,他的经脉势必也有不小的损伤,

    既然我治好了,当然要想着他,但我说到这里,我突然就后悔了,因为我想起来左飞帮我修复经脉的过程之中有多艰难,不仅时间花的超久,还要和我体内的龙脉之力抗争,遭受灼热之气和冰寒之气的侵袭,

    他是龙组三队的队长,本来平时就忙的要死,为我疗伤已经实属不易,还是冲着我舅舅的面子,我现在却蹬鼻子上脸,还让他帮我朋友,是不是有点得寸进尺、不知好歹了,

    但左飞却一点反感的意思都没有,脸上仍旧挂着微笑,点着头说:“可以,提前知会我声就好,”

    听到这样的话,我的心里真是暖洋洋的,有着说不尽的感激和兴奋,左飞真是一个温暖而善良的人啊,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的人呢,

    我正要向他道谢,左飞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对了,你睡着的时候,武道会的主办方打来电话,说今天晚上就要进行最后的决赛了,你的伤刚恢复好,去不去决赛,你自己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