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少年王 > 第933章 软硬不吃、油盐不进 为63500金钻加更
    一秒钟记住【盘龙】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是一清道人的声音!

    只是,一清道人的声音和平时不太一样,少了几分淡定、从容和温和,变得吃力、难过和痛苦。不过在那一刻,我和刘鑫都没多想,以为一清道人已经恢复状态,所以万分惊喜地回过头去查看。

    果不其然,一清道人已经站了起来,然而让我们吃惊的是,他的身子依旧抖个不停,甚至靠着桌子才能站直。他的头上也落下豆大的汗,显然正处在万分痛苦的状态,完全就是个病魔发作、风烛残年的老人,哪里还有半点平时潇洒肆意的样子?

    我和刘鑫只看一眼,就知一清道人还未恢复,仍在遭受着浑身剧痛的折磨。但让我们没想到的是,即便这个样子的他,竟然还是站了起来,还大言不惭地说:“谁敢动我徒弟!”

    夜哭郎君当然被一清道人的狂言妄语所吸引,眼神惊讶地看向对面身穿道袍的老人,说道:“你他妈谁啊,这里有你说话的份么?”

    一清道人还想再说什么,但是身子一晃,差点栽倒在地。

    刘鑫立刻冲了上去,搀住一清道人的胳膊,焦急地说:“师父,你怎么样?”

    刘鑫虽然是左飞派来监视一清道人的,但是这个时候就能看出,他还是比较关心自己师父的。

    一清道人摆了摆手,喘着粗气说道:“没……没事,我还能打!我看哪个……哪个敢欺负你俩?”

    一清道人说的“你俩”,当然也包括我,谁都看得出来他正处在极其痛苦的状态,可他还是说出了这样的话!我并不认为他是作秀,谁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呢,他是真的很关心我和刘鑫。不允许别人欺辱他的徒弟!

    说实在的,我很难相信冷酷无情、杀人如麻的一清道人还有这样的一面,护起犊子来竟然也不逊于任何人。不过老话也说了虎毒不食子,徒弟绝对能算半个儿子,一清道人这么护着我们倒也没有什么奇怪。

    但说真的,此时此刻的一清道人,确实有着几分豪迈、伟大的气势。

    哪怕是人人得而诛之的恶人,也有那么一些人性上的闪光点吧?

    起码在这一刻,一清道人是真心维护徒弟的师父。

    于是我也有学有样,立刻冲了上去,搀住一清道人的另外一边,叫了一声师父!

    这声师父。叫得半真半假。

    而夜哭郎君,看到我们几人的表现以后,终于明白了眼前这位老道的身份,恍然大悟地说:“哦,你就是那个击败张鲁一,还用我老婆诱我现身的一清道人?”

    一清道人呼哧呼哧地喘着气,显然正在极力抵抗体内的疼痛,同时还有气无力地说:“没错,是我!”

    “哈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可算是找到你了!”确认过一清道人的身份以后,夜哭郎君整个人都变得兴奋起来,同时也迫不及待地冲了过来:“你这个老东西,你徒弟都答应放过我了,你竟然还穷追不舍,想要我的性命。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

    夜哭郎君的速度极快,几乎一瞬间就来到我们身前,挥掌就朝一清道人的胸口拍了过来。

    一清道人虽然正遭疼痛折磨,已经失去了绝大部分的作战能力,但本能上的反应仍然存在,就像我之前在帝城武道会上突然发病,一样靠着本能撑了好几回合。

    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一清道人也是一样,他当然知道夜哭郎君攻过来了,但他的第一反应不是躲避,而是把我和刘鑫推开!

    别看一清道人正在遭受折磨,力气还挺大的,猛地就把我和刘鑫推了一个趔趄,甚至栽了一个跟头。

    当然,他的嘴上并不饶人,狠狠骂道:“滚开,别拖累我!”

    这一句话,让准备爬起来的刘鑫站住了脚。

    而一清道人,既然第一反应推开我和刘鑫,就免不了要结结实实地挨上夜哭郎君一掌。别看一清道人的年纪大了,但他的身体素质应该蛮强。经过龙脉图的洗礼之后,浑身上下的筋骨强度更是远超一般人了!

    而且据刘鑫说,一清道人已经突破了第四十七处穴道,只差一处穴道就能达到“大圆满”的境界了!

    但是即便如此,夜哭郎君还是一掌就把一清道人给打飞了,一清道人的身子向后飞出,撞在某张摆放花瓶的角桌上。“咔擦”一声,角桌顿时变得四分五裂,一清道人也“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毕竟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八的男人,即便一清道人处在正常状态,也不会那么轻松地胜过他,更不用说一清道人现在浑身剧痛!

    “师父!”刘鑫再次大叫一声,想扑上去。

    “滚,别连累我!”一清道人强行站起,咬牙切齿地朝着夜哭郎君扑去。

    但也没什么用,夜哭郎君仍旧轻轻松松一掌就把一清道人击飞。

    “哈哈哈,什么一清道人,也不过如此嘛!”夜哭郎君狂妄至极、满面春风,也不知他是真傻还是假傻,难道看不出来一清道人的状态极其不佳?

    “老东西,就你这样还想抓我,下辈子吧!”

    夜哭郎君大笑着,再次朝着一清道人冲上,狠狠一脚踢在一清道人的肚子上,一清道人的身子撞在后方的墙上,“咚”的一声落地,再次吐出一口鲜红的血。

    “师父!”

    刘鑫看不下去了,朝着一清道人扑了上去。

    但一清道人哆哆嗦嗦地伸出手来,有气无力地骂着:“快走,快他妈走啊!”

    一清道人说完这句话后,再次摇摇晃晃地朝着夜哭郎君扑去。看来,一清道人这是宁肯舍弃自己的命,也要护得我和刘鑫的周全了。我和一清道人并没什么感情,说实话真想现在扭头就走,但刘鑫却不肯走,同样朝着夜哭郎君扑了上去,想助一清道人一臂之力。

    刘鑫不走,我当然也不能走,我和一清道人没有感情,但和刘鑫的感情却是极深,于是我也只能咬牙冲上,去助刘鑫一臂之力。

    但无论我们之中的谁,都不是夜哭郎君的对手,就听“砰砰”两声,夜哭郎君随便两掌,就将我和刘鑫尽数击飞。接着又往前迈出一步,再次一掌打在一清道人身上,一清道人的身子也第四次飞了出去。

    凭良心说,我还是头一次看到一清道人这么狼狈!

    以往的一清道人,每一次现身都潇洒至极、肆意无双,仿佛天下没有他收拾不了的对手。但是这次,因为龙脉图的副作用发作,导致一清道人的战斗力损失大半,完全被夜哭郎君吊着打了。

    “想走?!”

    夜哭郎君环视屋中的我们三人,冷笑着说:“一个也走不了,统统都得死!”

    此时此刻,夜哭郎君就是绝对的王,他的战斗力完全碾压我们。

    而且他也积极贯彻赛金花临走之前给他下达的任务,彻底清除我们几个!

    对于夜哭郎君来说,最先要干掉的必须是一清道人,因为赛金花临走之前说过,就是一清道人不肯放他。夜哭郎君露出阴沉的笑,朝着一清道人一步步走去,看得出来这次就要痛下杀手了。

    而一清道人,这次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嘴角也溢满了鲜血,一副离死不远的样子。

    对我来说,一清道人肯定是敌人,龙组已经摸清了他的身份,甚至随时可以对其展开围剿。之所以没有下手,就是想从一清道人这里打开缺口,掌握陈老称帝的更多证据。才让刘鑫潜伏在他身边的。

    一清道人活着有用,但死了也没什么所谓。

    在我看来,他和夜哭郎君的争斗属于狗咬狗,谁弄死谁都无所谓。但关键是,我跟刘鑫现在和一清道人是命运共同体,如果他死的话,我们两个同样非死不可!

    说句自私的话,我的第一想法还是逃跑,能跑多远就跑多远。但,刘鑫显然放不下他师父,再次扑到了他师父身前,用臂膀护住了他的师父。咬牙切齿地看着逐步走来的夜哭郎君。

    怎么说呢,刘鑫虽然已经被龙组所吸收了,任务也是监视一清道人的一举一动,但多年情同父子的师徒恩情也不可能完全抛弃。更何况,一清道人刚才还舍命去保护他!

    刘鑫不走,我当然也不能走,只能焦急地看着他和一清道人。

    只是,刘鑫的保护,在一清道人看来完全是多余的,犹如夏天的棉袄、冬天的蒲扇,不仅一文不值,反而尽是累赘。一清道人用力推着刘鑫,不断地骂着、赶着,但刘鑫就是不走。

    “师父,就是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你他妈和我死在一起有鸡毛用?”一清道人掐着刘鑫的脖子大吼:“你应该想办法活下来,为我报仇!”

    正在二人纠缠不已的时候,夜哭郎君已经来到他们身前,笑嘻嘻道:“不用争了,你们一个也活不了,我会送你们一起上西天的。看到外面的那口大棺材没?就是给你们三个准备的啊!”

    院中确实放着一口大棺材,就是夜哭郎君带来、之前用来囚禁赛金花的那口。我之前在棺材里面躺过,确实宽敞的很,容纳我们三个没有问题,夜哭郎君没有吹牛。

    接着,夜哭郎君便抬起脚来,对准了二人的脑袋,准备来个一脚两命。

    我可以不管一清道人,但是不能不管刘鑫,我运足了气,再次一跃而起,手持打神棍朝着夜哭郎君冲了过去。夜哭郎君迅速发觉,准备踢向刘鑫和一清道人的脚,“砰”的一声踹在我的腰间,当时就把我踹出去七八米远,得亏我住的这个别墅挺大。否则踹到门外去了。

    这一脚踹得我可不轻,我感觉自己的脾脏都破裂了,巨大的痛苦侵蚀着我的身体,真的是一丁点力气都没有了。

    “图什么呢?想死还不简单,一个一个来嘛。”

    夜哭郎君轻轻叹了口气,再次用脚对准了刘鑫和一清道人的头。

    我也无奈地叹了口气,心想这次真是完了,还以为跟了一清道人就能纵横天下了,最后还是落了这么一个悲惨的结果。一清道人早不发病晚不发病,偏偏这个节骨眼上发病,不知道是不是天意?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就听院外突然传来大片的脚步声。一开始我还以为是我的援兵到了,毕竟我是阳城的王皇帝,阳城是我的地盘。结果后来发现不对,这些脚步声意外的齐整,像是训练有素,不像乌合之众。

    我探头往门外望,就见一大片持枪的刑警正在赶来,领头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宋孝文。这次行动,我并没有通知宋孝文,不知他怎么会来。但我很快反应过来,这边所住的人非富即贵,之前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怎么可能惊动不到警方!

    看到宋孝文现身以后,我的心中先是一喜,心想这次该有救了,随即又心里一暗,心想以夜哭郎君的实力,这些刑警显然也不是他的对手。

    而夜哭郎君,反应速度也是极快,迈开双腿奔向院中,双手抓住棺材挡在自己身前。

    与此同时,宋孝文所带的人也做好准备,在院外的柏油路上纷纷寻好卡位,同时端起手中的枪对准夜哭郎君。

    “夜哭郎君,你已经被包围了,奉劝你缴械投降,不要挑衅我们阳城警方!你的实力再强,也不能做出越界的事,现在已经没人能救你了,希望你能主动自首,争取宽大处理!”宋孝文拿着喇叭大喊。

    宋孝文显然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这次带来的人更多,也更专业,对面的楼顶上甚至还埋伏了狙击手。

    但可惜的是,宋孝文对夜哭郎君这种“武林高手”还是不太了解。实际上到了夜哭郎君这个级别以后,普通警方已经奈何不了他了,非得出动军队,或是求助龙组才行!

    果不其然,夜哭郎君完全不把宋孝文带来的人放在眼里,缩在棺材后面冷笑着说:“真是给脸不要脸,我不想和你们计较,你们还蹬鼻子上脸了?就你带来的这一点人,奈何的了我吗?大不了老子以后不在阳城呆了,倒要看看你们今天能怎么样!”

    宋孝文也是个酷吏,软硬不吃、油盐不进,而且一向不喜欢说什么废话。既然夜哭郎君不肯投降,他也不再手下留情,当场召集部下开枪,以夜哭郎君犯下的罪,已经完全可以将其当场击毙!

    就听“砰砰砰”的声音不断响起,现场至少上百条枪一起朝着夜哭郎君发射,埋伏在对面屋顶的狙击手也不断点射夜哭郎君。

    夜哭郎君也是完全豁出去了,既然已经到了这步,退让也没什么用,不如主动攻击。夜哭郎君挥舞手里的棺材,这家伙的力气也真够大,那具硕大的黑色棺材顿时上下翻飞,在夜哭郎君手中娴熟的像是一把刀、一柄剑,不仅遮住了天、遮住了地,也挡住了所有的子弹。

    无数子弹打在夜哭郎君的棺材上,“哒哒哒”地溅出数不清的火花,无论是普通的微冲,还是高处的狙击,竟然都伤不到夜哭郎君分毫。

    说句实话,我早就知道到了夜哭郎君这个级别,必然十分强悍、过硬,但是真没想到强至这个地步,上百条枪也奈何不了他。而且,夜哭郎君不仅挡着无数子弹,还挥舞着棺材往前冲去。结果也是一样,那些刑警挨着他后,不是死、就是伤,顿时飞出一片,惨叫声也响彻这片小区。

    外面的惨状暂且不提,只是这样一来,夜哭郎君肯定暂时没时间再来对付我们几个,我们最该做的就是趁着这个机会迅速逃走!

    我回头去看刘鑫和一清道人,他们两人显然也是这个想法,正在互相搀扶着努力站起。

    前院交战激烈,但我这别墅是有后门的,我们可以通过后门离开。我受的伤还蛮重,五脏六腑几乎都碎掉了,我努力地走到刘鑫身边,想要和他、一清道人一起离开,但一清道人的状况最惨,不仅身受痛苦折磨,刚才也挨了夜哭郎君几下重击,已经完全站不起来了。

    一清道人试了几下,始终不行,他又一屁股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地摆着手说:“我不行了,你们快走,赶快离开!”

    刘鑫着急地说:“不,师父,咱们一起走,我和王峰扶着你!”

    但我和刘鑫同样受伤不轻,自顾尚且不暇,哪有力气再扶一清道人?

    一清道人何其老辣,一眼就看穿了我们现在的处境,当即就虎着脸说:“不要废话,赶紧离开这里!你们两个要是有点骨气,就别把时间浪费在这,将来为我报仇!”

    我也是这个意思,我和刘鑫逃走,总好过三人都死在这。

    刘鑫要是念着他师父的好,那就努力练功,将来再找夜哭郎君报仇!

    但刘鑫还是不肯离开,哭着说道:“师父,我不走,我陪着你!”

    就在这时,外面的宋孝文也顶不住了,他带来的那一些人完全不是夜哭郎君的对手。宋孝文是想救我,但也不能完全罔顾手下兄弟的命,宋孝文大喊着道:“撤、撤!”

    宋孝文既是头头,说出的话当然管用,外面的那些刑警呼啦一下全部撤了。至于宋孝文是彻底溜了,还是打算再搬救兵过来。那就不清楚了。总之,夜哭郎君终于搞定了外患,再次扛着棺材朝着屋中奔来,打算继续解决我们三人。

    一清道人也急了,一耳光打在刘鑫脸上,用尽力气吼道:“连师父的话都不肯听了吗,我让你现在就走,将来为我报仇!王峰,带他离开!”

    眼看着夜哭郎君就要冲进屋子,我也不能再等下去,拖着刘鑫就往后门窜去。

    “师父、师父……”刘鑫痛哭着、哀嚎着,心不甘情不愿地被我拉着。

    我清楚地看到,一清道人再次一跃而起,朝着夜哭郎君冲去。

    这,应该是一清道人的最后一击了。

    不管这人到底多凶、多恶,但他在临死之前确实想着两个徒弟。

    或许,人都是这样的吧,再凶、再恶、再狠、再坏的人,总有想要保护的对象。

    果不其然,我看到夜哭郎君的棺材撞在一清道人身上,一清道人的身子顿时斜斜飞了出去,躺在墙角一动不动了。

    “师父!”刘鑫爆发出一声凄厉的呼喊,两行热泪从他脸上滑落。

    而我牙关一咬,拖着刘鑫往后门窜去。

    脚步声如影随形。沉重且有力,显然是夜哭郎君追了上来。

    他说要让我们全部死去,必然就要言出必行、有始有终。

    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不断拖着刘鑫往前面跑,我不知道我们能跑多远,也不知道我们能否逃出生天,但我确实尽了我自己最大的努力。

    拐过几道弯后,眼看着后门就在眼前,我们拼了命的往前跑着,然而就在推开门的瞬间,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嗡嗡”的破空声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朝着我们飞了过来。

    我回头一看。就见一口硕大的黑色棺材凌空飞来,朝着我和刘鑫的身体撞了过来。

    完了、完了!

    当时我满脑子就是这两个字,以我和刘鑫的身体状况,想要躲开这具棺材已经不可能了。

    果然,棺材狠狠撞在我们身上,带着我们两个一起飞出后门,“咣当”一声重重落在地上。棺材斜斜地倒在一边,我和刘鑫也受到极大的重击,歪歪扭扭地各自躺在一边。

    谁都站不起来了。

    这是一片小型的高尔夫球场,草地松软、微风轻拂,头顶是漫天的繁星。

    这么美的景色,我们却要死在这了。

    我和刘鑫各自躺在一边,目光绝望地看着对方。

    刘鑫的眼中满是歉意,他知道是他拖延了时间,才让我们两个落至这种地步。只是,我们谁都没有说话,也没必要再说什么了。

    脚步声渐渐响起,夜哭郎君从后门走了出来,并且朝着我们二人走了过来。

    “跑啊,继续跑啊。”

    夜哭郎君嘿嘿笑着,但他的笑声像是哭声一样难听:“我夜哭郎君想杀的人,没有一个能跑得了,你们当然也是一样。”

    夜哭郎君像是地狱里面走出来的死神,每靠近我们一步。死亡也就临近一点。

    很快,夜哭郎君就来到了我们身前。

    “你们那个师父,还真是废人一个,在我手上一招都过不了。我实在想不明白,他是怎么击败张鲁一的?算了,我也不想搞清楚了,我只要知道他不是我的对手就足够了。”

    夜哭郎君一边说,一边抬起脚来,对准了我的脑袋。

    “其实没有办法,我也不想杀你,但是既然做了,就要做的干净一点。省得日后留下什么隐患。旁边那个小子,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等他死了以后就是你了,咱们一个个来,别着急哈!”

    我知道这次彻底没有救了,只好闭上眼睛,安然接受死亡。

    夜哭郎君也不再废话,狠狠一脚朝我踹了过来,刚强的劲风顿时直冲我的面门。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潇洒、飘逸、中气十足的声音,突然从夜哭郎君的身后传来:“我再说一遍,我倒要看看,谁他妈的敢动我徒弟一下?”

    盘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