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天种 > 第四百四十八章 找灵
    袁柯陪着白蛟在这岛上行走,一边去安慰这些受到惊吓的心灵。

    白蛟身上的金光是一个很好的照明工具,一走一过,所有人的吵闹声真的安静了下来。

    但鲸鱼口中的味道实在是难闻,众人纷纷有些埋怨起来。

    一圈走后,袁柯便和白蛟站在岛屿的第一层,沉默不语。

    他们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情况,甚至都不知道现在是在海里还是在海上。

    这种封闭暗淡的地方,实在令人感到不安。

    但此时,那卷风之中,已经漆黑无比,那透明的墙壁已经不在了,换上了鬼道。

    当常年的生之灵撤下后,整个旋风顿时缩小一圈。

    常年此时虚空坐在半空中,闭着眼睛。

    许久后,便看见上空飘着将近半根金色锁链,缠绕在常年的身体上。

    看是透明的,其实这枷锁常年已经背了千年。

    冬阳单手一挥,一把漆黑的刀出现在手中,扭动腰身,双手握住刀柄,唰!

    瞬间一刀砍下。

    噗嗤!

    刀刃看在那金色锁链之上,瞬间蹦出无数的金光。

    但这一刀未果,并没哟砍断一条。

    但却将常年震得浑身一颠,她张开眼睛,脸色沉冷“老东西,你必须把它劈开,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如同威胁的话说出来后,冬阳长出一口气“我会劈开的。”

    说罢,晃了晃手腕,手中的黑刀突然变得实质,黑光闪耀无比。

    常年带着这一身的锁链已经千年,锁的她的并不只是身体,还有那反抗的意识。

    只要想弄掉身上的锁链,她便浑身痛苦不堪。

    这是天之力。

    冬阳刀轻轻放在锁链上,没看他如何用力。

    卡拉!

    一条锁链忽然将断开了,化作淡淡金光飞向了天空。

    也是同时,周围的空间又小了一圈,那漆黑的鬼道抖得更加厉害一些。

    冬阳意识到这件事儿的严重性,便飞快的甩出手中刀。

    啵啵!!!

    肉眼可看,无数的锁链崩裂后,那中间的风力已经自由不到三米远。

    原本几十里的海面,此时缩小了这么多。

    当砍断最后一条时,冬阳拉着那已经虚弱无比的常年,沉声说道“走!”

    说罢,便遁入海底。

    而这风力彻底扭转在一起。

    从外面看去,这天地连在一起的疾风,变得更加紧实,并且能量格外的狂暴。

    在这片海域外的百公里,巨大的鲸鱼缓缓浮出水面。

    张开那令人兴叹的大嘴。

    缓慢的,一座岛屿慢慢浮现了出来。

    岛屿上的人宛如冲向光明,每个人都欢声雀语。

    袁柯却和白蛟腾空而起,看向远方。

    那两个人还没有出现...

    二人等待了许久,袁柯脸上有些焦急,刚要去一探究竟的时候。

    忽然,半空中突然出现一道裂缝,冬阳搂着常年的腰间,跳了出来。

    这让袁柯松了一口气。

    冬阳将常年放在岛屿上那花房之中,屋里布置的很有性格。

    到处都能看见花朵,就算是被单上,都是用花织成的。

    为常年盖上被后,冬阳望着她那虚脱的样子,叹了一声“这些年抗着天之力,已经身心疲惫。这次不懈余力的抵抗,也将她的身体透支了。我们在这里休息几天吧。”

    袁柯点了点头“只是我们要去什么地方去修行?只有三年的时间,我要突破成神境。不过你也看见了。相庄和白恒都破了成神境,依然没有打败天。”

    冬阳为此有些愁容,抱着双臂,沉默了一会儿“以你现在的实力还有天赋,只要拼命应该能突破到成神境,只是如何到成神境之外,就有些困难了。”

    “毕竟我现在也只是成神境的巅峰,那两个人突破后也没有来得及将这件事儿告诉你。”

    他说了一大堆,袁柯听见的只有三个字,不知道。

    这让他有些烦躁,揉了揉那头碎发,沉声说道“先不管了,先到成神境最为重要。”

    冬阳拉着他的胳膊走出了花房,淡声说道“坐下。”

    袁柯没想什么,盘膝而坐。

    “神体,神灵,成神。三境中,神体是自己的肉身到了极致,这个你能感觉的出来,凭借这身体,就可以和黄金巨龙硬对硬。但这也只是开始罢了。”

    冬阳站在他身前,面容清雅“这传说的三境本来是一位先人摸索而来,他的意识先练体,后练灵。”

    “而这神灵,便是自身的灵魂,以及大地万物的灵。”冬阳说罢,掌心中出现一缕黑气“我们修行的是鬼道,不同于常人,他是死灵,天地间只有你和我才能驾驭。”

    “常年是生灵,刚才从那卷风之中出来,那里面包含的是风灵。这大地万物中有无数的灵。”

    冬阳说罢,正视这袁柯“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沟通自己的灵魂,找到属于自己的死灵。”

    此声说罢,袁柯明显一愣,双自己微微一撮,一缕黑气缓缓出现“这不是死灵吗?”

    冬阳摇了摇头“他是鬼道,灵才是根本。你在现在拥有的只是表面。这需要很长时间,所以你要用心去感受。”

    “只要找到,就能突破到神灵了?”袁柯缓声问道。

    然而,冬阳却摇了摇头“那只是开始。先找吧。凝神,静气。”

    袁柯叹了一声,此时的他就像是刚入门的小学生一样,听着冬阳的教诲,他这一闭眼,就是五天。

    坐在这里,一动不动,身上的气息也很平静。

    常年在床上躺着三天,就已经恢复了。

    站在外面,呼吸这空气,都感觉很轻松惬意。

    有种重获自由的感觉。

    二人多年不见,自然要做一些事情。

    袁柯此时已经关闭的五感,如同他此时是醒着的,定然会错愕的狰狞起脸。

    因为两人就他面前就开始亲上了。

    直到将那房门关上,屋里的声音传来出来,是那么的令人身体酸软。

    但没多久,一股气息将其遮挡了下来。

    这些天里,东炎已经闹翻了天。

    所有的城都被天空之上的漆黑所震慑,有人说,这天要塌了,要毁灭这丑陋的世界。

    还有人说,那是天兵降世的前兆。

    众说纷纭,但唯独一人,拖着那重伤未愈的身体,游走在这些城中。

    那便是墨曲。

    跟每一位城主,推心置腹,威逼利诱的谈。

    多数都同意了他的意见。

    虽然还有人不愿意,但在墨曲的长剑下,已经不是问题了。

    今天,墨曲很是疲惫,牵着马走在外面的街道上,抬头望去,他现如今的这片天空还很好,阳光明媚。

    但在深处,却能看见那里面的黑暗是多么的诡秘。

    墨曲便是要去那里。

    而这些天谈的,就是把黑暗中的城市之人,都转移到这阳光下。

    花费了很多的金钱还有人力。

    墨曲还是第一次亲自做这样的事情。

    但这些天里,他感觉很充足。

    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自己已经没有野心了。一点都不想把启氓国在重新建立起来。

    就连袁柯,他都不恨,仔细想来,自己也没有什么可恨他的。

    这让墨曲感到很平静,很高兴做现在的事情。

    骑上了马,奔走在街道上,走过传送阵,便来到了漆黑的天空下。

    进了一座城主府,墨曲坐在上座,旁边坐的便是城主。

    屋里点燃了七八根蜡烛,但还是显得有些昏暗。

    城主看了他一眼“大人,您这次前来用意已经在这些天传开了。这天黑的突然,下面是议论纷纷。大人想要把城里的人,挪向他城,如果产生磨合我们该怎么处理。”

    “就算是去了,我面对那城的城主,又是什么身份。大人,这件事儿很难办。”

    城主是一个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看上去他并不像城主那般威严,倒像是一个生意人。

    墨曲翘起了腿,掸了掸裤子上的灰尘,清淡说道“我来不是听你说这些的。这种现象会有一个最终的解释。但为了防止意外,申屠家需要把人都聚在一起,这样能方便管理。在出事的时候,也会第一时间保护你们。”

    “申屠家的诚意我明白。也很感谢申屠家主的大义,但我们觉得自己能处理好。”城主含笑说道。

    气度很有修养。

    墨曲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道“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自然知道,您是申屠家的姑爷,叫木可。”城主堆上满脸的笑容说道。

    墨曲微微一笑,身上的气质慢慢变了起来“我不叫木可,我叫墨曲。”

    简短的一句话,令城主脸色顿时僵硬。

    试问现今天下谁还敢叫墨曲,就像谁起名叫袁柯一样。

    这两个名字极其敏感。

    城主浑身都是僵硬的,大气都不敢出。

    “准备好,申屠家随时都会有人来交接的。”墨曲说完这话,便起身离开了。

    独留城主在这烛火中,僵硬着。

    墨曲从这城离开,便去了别的城。

    而此时,申屠家内,申屠红和自己的父亲正在大肆的吵了起来。

    申屠红眉头倒立,在这富贵的大殿里高声喊道“父亲!你要明白,现在不是一个申屠家的问题,是这个大陆的安稳。”

    “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好,整个东炎的问题,岂是你们能够解决的!”申屠荣挥出长袖,高声喊道。

    申屠红铁青着脸,瞪着他说道“如果大陆都没了,你要申屠家能有什么用?!”

    “我就是有申屠家,你们才会这么安稳的过生活!要不然,在都是沙漠的时期,已经死于沙漠外了。”申屠荣站在那吊灯之下,声音震得整个房间哄哄直响。

    二人吵得的热火朝天。

    就在这时,一位士兵走了进来,看着二人那般怒气中烧的样子,小心翼翼说道“家主,小姐,有人求见。”

    申屠荣顿时愤怒望了过去“我不是说不要来打扰我吗?”

    这位士兵抿了抿嘴,缓声说道“这人说,他是姑爷的父亲。”

    此声说罢,二人脸色顿时一怔。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