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像是,猎人在审视着猎物。

    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吞噬殆尽。

    容悦被他看得毛骨悚然,忽然又想到了他刚的那通电话。

    江湖上的规矩,不都是秘密一旦被第三者偷听,一听会灭口吗?

    他会不会因为她偷听到了他电话的内容,拿她怎样?

    容悦怔怔地任由他打量着,全身仿佛被冻僵了似的,骨头都是冷的。

    这么危险的人物,二哥为什么让她来应付?

    容悦心里暗自叫苦。

    手机背到身后,都做好了心里准备,只要对方一有举动,她立马一个电话打给容景墨。

    男人还在盯着她看,指尖的烟头已经慢慢燃尽。

    烟蒂被他摁掉,忽然,他站了起来。

    一步一步地,他向着她走了过来。

    容悦的心噗通一跳,容景墨的电话都已经快拨出去,男人的声音却缓缓响起,“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

    没有任何波澜的语调,听不出什么怒意,暗黑的眸,像是刚刚激起过一场风暴的海面,一瞬之间忽然又恢复了平静。

    容悦轻轻地吁了口气,按在拨号键的指尖收了回来。

    挺了挺身,抬起脸庞,目光迎上他的眼睛,她郑重地自我介绍,“我是容悦,容颜的容,我心悦你的悦,容景墨先生公司的实习员工!”

    容颜的容,我心悦你的悦!

    汇集了这个世界上最美好词汇的一个名字。

    我心,悦你!

    这是陆南祁第一次听见有人用这么美好的词,形容自己的名字。

    眯着眼睛,盯着容悦看了好半晌,拧开一瓶水,往口中送了两口,他的口气,依旧冷漠,“有事?”

    他动作的时候,浴袍会跟着摆动。

    里面的什么,容悦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竟然连底裤都没穿!

    容悦尴尬得眼睛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很想提醒他要不要先把浴袍系好,可是,她和他,压根还是完全陌生的人。

    对着一个陌生男子说这种话,这不是增加尴尬吗?

    未出口的话咽回,容悦只能迫使自己看到了当作没看到。

    来到他身边,把带来的合同摊开在他身边的茶几,容悦给他讲解,“这是容先生让我带过来的,说是之前和您聊了会儿,条条款款都是已经谈好的,您看一下有没什么问题,如果没问题的话,麻烦您签下我好带回去!”

    她这才第一天进入职场,却自带天赋,表达专业,从容淡定,半点都不怯场。

    容景墨说了,只需要把合同送到后,签好就可以回去了。

    容悦都来这么久了,和一个陌生男人,还是一个穿得这么让人想入非非的男人呆在一间房一个多小时,这个时候的她,无时无刻不想着事情办好了夺门而出。

    哪知,男人接过合同后,却没忙着签,而是一行字一行字地翻看了起来。

    容悦无奈,只能站在旁边继续等。

    和莫家的合同,涉及到的金额都是上亿的,认真点看没错。

    男人核对合同的速度很慢,房间里很安静,静得容悦仿佛能听见他的目光扫过每一个字的声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